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七百零三章 凡世帝國

    “鬼修?還是輪回者的真身?”越雨隨手將手上的斧子一放,下一剎那便出現在了白墨身后。(看啦又看小說網)

    隨著修煉理論的進步,鬼修這條道路被越來越多的修煉者所了解、接受,人類甚至折騰出了,讓活人主動化為陰魂的靈術。

    一切都是為了讓自己活得更久。

    起初是一些**受了重傷,已經沒有復原希望的修士,他們為了延續自己的生命,不當廢人,主動邁出了由人變鬼的禁忌一步。

    既然身體沒救,甚至是成了一種負擔,那就只用靈魂活下去好了。

    西爾德斯方舟跟二次元之城為此也提供了技術支持。

    前者全體正式成員都是主動放棄身體的修士,后者則是專注人類意識數據化的團體,目前已經成功數據化超過八千人,其中絕大部分都是曾經是癱瘓或者重度殘疾患者。

    只是人類意識完全數據化的過程,死亡率仍然十分恐怖,只有不到百分之二十的成功率,其余的百分之八十失敗者,都是以死亡收場。

    只要能夠活下去,維持自己的存在不滅,人類愿意嘗試各種路子。

    什么“萬劫陰靈難入圣”,壓根沒人在乎,反正本來就算是走正常途徑,也沒幾個人真能成圣,都只不過是想多活些時間。

    “我們,有五十年沒見了。”白墨緩緩現出身影。

    也就在現出身影的同時,他感覺到有無數蓄勢待發的陣法已經瞄準了自己,越雨在云劫轉世之身住的房子周圍,布置了一個極為完備的防御體系。

    她不能承受云劫再死一次的事情。

    因為他死不起了。

    “是你,渡完劫了?”越雨看見那張臉后,收起了手上的斧子,雖然她也不靠那玩意殺人。

    那是一張沒人敢冒充的臉,所以她很放心。

    白墨當年在地球上有一段時間,人稱“順網砍”,因為無論地球上哪個角落有人吐槽他,第二天都會神秘死亡。

    到現在就更加了。

    不說仿冒會被感應到這事,他的本體形象如果不加掩飾,普通人多看幾眼就會被洗腦。

    誰敢冒充他的臉,就跟靈河之秋以前,拿塊核輻射源掛在胸前當吊墜一樣蠢。

    這就是七階以上仙人的恐怖之處,哪怕只是一個虛擬的形象,都包含著足以扭曲精神的危險信息。

    ……

    面對越雨的疑問,白墨輕輕地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她突然注意到,白墨所站的位置,附近的地面似乎在以他為中心緩慢扭曲,浮現出了一些奇特的紋路。

    這些紋路像是有自己生命一樣,不斷地往外延伸,侵蝕著原來的世界。

    “他就要醒了。”白墨接著說道。

    “是嗎?”越雨強行按捺住自己內心的激動確認。

    她在莽荒界等了幾十年,就是為了等這樣一個結果。

    “三五天內。”

    “你千里迢迢過來,就是為了告訴我這個消息?”越雨可不相信,白墨會閑到這種程度,這次過來一定是有點別的事情。

    “最近我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組織。”

    “……”

    “他們自稱‘凡世帝國’。”

    “……”

    “你的兩個女兒,恰好是‘凡世帝國’的高層。”

    “一個在聯邦里毫無名氣的小組織,何德何能會讓您關注上。”

    越雨回憶起十多年前,女兒云茹在給她寄的一封信里,確實是有提到那么一件事,只不過她向來不干涉孩子的事情,更何況云茹也是個四五十歲的人了……

    根據她多年來的經驗,被白墨留意上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他們想要回到百年以前,回到那個只有凡人的世界。”

    “可能嗎。”

    “誰知道呢。”

    無論越雨還是白墨,兩人都是現在超凡體系的受益人。

    哪怕自己的兩個女兒,現在都進入了這種奇怪組織,越雨也一點都不看好這個“凡世帝國”的未來。

    因為超凡者集團太強大了,即使旁邊的這個男人不插手,單靠普通人起義,去對抗有著幾尊仙人壓陣的聯邦政_府,也是絕無一絲勝算。

    數量,無法彌補質量上巨大差異。

    盡管在聯邦里,超過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口都只是普通人,四百億人口里,只有不到二十億的超凡者。

    “小茹肯定是有什么巨大的變故瞞著我,不然以她當年的性格,怎么可能加入一個革超凡者的命,為凡人謀利益的組織?”

    越雨現在還清楚地記得,八歲不到就已經擁有二階實力的云茹,當年心底里根本就不將自己跟普通人當成是同一種生物。

    身穿常規動力裝甲的普通士兵,照樣擋不住八歲小女孩的一記粉拳。

    “假如她來找你,將這個小禮物交給她。”白墨手里變出了一個銀色的十字吊墜,吊墜底部的尖端閃爍著異樣的寒芒,看起來充滿詭異的危險氣息。

    “說不好,哪天能救她一命。”他意味深長地補充了一句。

    越雨從白墨的眼里,看到了一絲似乎是欣賞的目光?

    “你在聯邦里手眼通天,直接讓你的人交給她不就完事了,誰能攔住你。”越雨一邊說著,一邊從白墨的手里接過十字吊墜。

    她對白墨的反應感到十分奇怪,自己的女兒明明是要革超凡者的命,那個男人居然還會用欣賞的態度去支持?

    白墨沒有回答。

    “事了,我走了。”他又一次像流星一樣,匆匆地離開了莽荒界,留下被許多謎團困擾著的越雨。

    “……”

    “真是走了都不讓人省心。”越雨望著家門口到處都是符文,輕嘆了一口氣。

    “乾坤挪移啟!”少女扭了扭脖子,使出了她強大的空間能力,將周圍一片被白墨“污染”掉的土地,全部空間傳送到村外。

    要是不這樣干的話,恐怕很快就會有一堆奇遇獵人過來湊熱鬧,打擾到云劫弟弟就不好了。

    自從妖邪在五十年前徹底消失以后,莽荒界就迎來了冒險者的黃金時代。

    數不清的冒險者,開始出沒于以往只有妖邪才能呆的荒山野嶺,尋找數千年來積累在妖邪巢穴的寶物。

    像鬣狗一樣的他們,也被稱為奇遇獵人。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