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277章 她來溫暖他

    藍言希把牛奶放在桌子上,看著男人正溫柔的注視著她,嘴角總是帶著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這種被人關注著的感覺,讓藍言希心跳加速,面紅耳赤。(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她一直覺的男人看她的目光很熱切,甚至……包含著一些曖昧因子。

    大家都算是成年人了,互生情愫也是正常的,更何況,孤男寡女獨處一室,沒有一點非分之想,那豈不是神仙圣人了嗎?

    “你要不要洗澡?”藍言希美眸閃動兩下,不去看他,只輕聲問。

    “我要怎么洗?我的傷口不能碰水,洗個腳倒是可以!”男人見她一臉羞澀模樣,心底里總有一絲癢癢的感覺,不知道哪一句話脫口而出,就又拐到了不可描述的方向去了。

    “那我給你提桶熱水過來!”藍言希轉身就去了浴室,不多會兒,她就提著半桶熱水到了他的面前,下一秒,她就蹲下身去,伸出小手要去抓男人的腿,男人卻俊臉脹的一紅,輕輕的避開了她的小手。

    “我自己來!”凌墨鋒還是很不好意思的,雖然說他是大男人,應該不拘小節的,可當著喜歡的女人面前,讓她幫忙脫鞋襪,他還是很難為情。

    “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藍言希看到男人害羞了,立即笑出聲來。

    “這種事情,不好麻煩你,你去洗澡吧!”凌墨鋒俊臉還是熱熱的,低聲催促她。

    “那行,我洗澡去了,你自己洗個腳吧!”藍言希也不強迫他了,徑直轉身去找她的睡衣睡褲,決定去洗澡。

    等到藍言希洗完了澡回來的時候,凌墨鋒自己把洗腳水給倒掉了,已經坐到床上去,手里拿著一只手機,似乎正在看東西,神態認真。

    看到藍言希進來,凌墨鋒幽眸微微一滯。

    藍言希是個愛美的女孩,所以,大晚上的,她也洗了一個頭出來,此刻,她一邊擦著滴水的長發,一邊呼呼的跑進來:“走廊好冷啊!”

    凌墨鋒有些無語的問:“既然這么冷,你怎么還洗頭,大晚上的洗頭,不怕生病嗎?”

    “沒事,我馬上就能吹干!”藍言希最不能忍受的就是頭發油了,所以,她不管冷不冷,都必須打理干凈。

    她拿了吹風機,就坐在她的化妝臺前,開始吹她的長發了。

    她的長發齊腰的位置,烏黑亮麗,呈現出一點自然的大波浪卷,她認真的吹著頭發,卻全然沒有發現,身后男人的那雙眼睛,又變的深沉了起來。

    女孩渾身上下都仿佛給人一種馨香氣息,非常的甜美怡人,凌墨鋒盯著那個自顧自吹頭發的女人,她手指輕撩長發的模樣,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風情,讓他很想靠近過去,吻吻她那一頭美麗的秀發。

    藍言希神經一直比較大條,她根本不知道身后男人那雙眼睛里有了狼性,就仿佛在盯著獵物一樣,緊盯不放,還想撲上來償一口。

    藍言希動作利索的把一頭長發給吹干了,她伸手撐了一頭額頭的散發,轉過頭來,把已經看的有些失神的凌墨鋒給驚了一下,他一雙幽眸趕緊錯開,俊臉沒來由的熱了起來。

    可能是因為房間里的燈光被凌墨鋒調暗了,他這一副害羞的表情,藍言希并沒有發現,她直接走到床的另一側,想要躺下去的時候,凌墨鋒卻低聲說道:“睡我這邊吧!”

    藍言希美眸微微一訝,就看到男人很迅速的移到了她的那一側了。

    “干嘛,副總統先生是在給我暖床嗎?”藍言希已經看出他的用意了,立即瞇著美眸,笑的無比開心。

    “你不是說怕冷嗎?”凌墨鋒卻記住了她說的話,說她容易手腳冰涼,他這才主動給她暖了床的。

    “那就真的太謝謝了,我不客氣了!”藍言希立即繞過去,然后掀被躺了進去,果然是暖洋洋的感覺,這份溫暖,驅逐了冬的冷寒,暖到人的心窩里去了。

    “你要怎么睡啊?你不能壓到你的傷口了!”藍言希發現自己一個人睡的安穩好像有些不太好意思,這才側過臉去望著他,關心的問。

    “我只能側著睡了!”男人說完,也躺了下來,側過的身子,正好就對著她這一邊。

    其實,凌墨鋒剛才是故意把她要睡的那一邊暖好被窩的,等到他往這一邊側睡的時候,正好可以面對著她,男人的小心機,有時候也會用在自己心愛的女人身上。

    藍言希美眸微微眨動了兩下,完了,這一整個晚上,男人都是面對著她睡嗎?

    “那個……你冷嗎?要不要靠過來一些?”藍言希這才發現,男人竟然很規矩的睡在床沿邊上,并沒有朝中間擠壓過來,她只好主動的關心問他。

    “可以嗎?”凌墨鋒幽眸微微一亮,內心卻是狂喜,聽到她竟然不介意他靠過去,他當然開心了。

    “當然可以了,你都傷成這樣了,難不成我還會怕你啊?”藍言希立即笑出聲來,感覺他正人君子的樣子很好捉弄,想欺負他了。

    凌墨鋒卻微微挑了一下眉宇,不贊同的說道:“那可不一定,男人一旦瘋狂直來,他可什么都不會在乎的!”

    藍言希嬌小的身子微微抖動了一下,真的是這樣嗎?

    凌墨鋒說完了話之后,健軀就突然靠近了她,藍言希想反悔,來不及了。

    “我睡了,晚安!”藍言希還是很不習慣身邊多出一個人來的,更何況,還是一個充滿是男性危險氣息的凌墨鋒,她本能的一側身,背對著他,強迫自己閉上眼睛,趕緊睡著。

    凌墨鋒剛才還狂喜著的心情,在看到她背轉身去的那一瞬間,俊臉一下子就僵住了。

    這個女人怎么可以對他這么不友好?

    難道聽不出來,他剛才的話是在故意嚇唬她的嗎?

    她如此防備的睡姿,實在令凌墨鋒有些受傷。

    心里不爽,凌墨鋒當然要再試探一下她了,于是,他伸手過去,摟住了她的纖腰,健軀也直接貼了過去。

    藍言希本來就睡不著,腦袋清醒的厲害,男人的每一個動作,包括他沉穩的呼吸聲,她都能感覺的一清二楚,更別說腰間位置突然多出來的那只溫暖大掌了,她渾身一顫,緊接著,就繃緊身子。

    “你……你干嘛?”藍言希緊張的問他。

    “沒什么,你身上好暖!”凌墨鋒低沉的嗓音在她身后傳來。

    “你覺的冷嗎?”藍言希微微一怔。

    “嗯,有點,可能是失血過多了,元氣大傷,以前不覺的冷,今晚卻覺的格外冷!”凌墨鋒很是委屈的自嘲道。

    他的聲音剛停下,就感覺背對著自己的那抹小身子,猛的轉了過來,下一秒,她就直接伸手過來,抱住了他的健腰,將她溫暖了的身子貼到他的懷里去,粉潤的臉蛋也靠了過來:“現在還會冷嗎?”

    凌墨鋒一臉受寵若驚的表情,這個女人真的就這么好騙嗎?

    他不過是裝了一下可憐,她竟然就這么同情他了。

    “嗯,很暖了!”凌墨鋒真的不敢再作惡多端了,他繃直了身子,一動不敢動的任由她貼靠著。

    藍言希現在心里什么雜念都沒有,聽到他說元氣大傷,她只有心疼。

    在溫暖的被窩里,藍言希很快的就睡著了。

    凌墨鋒卻要面臨著失眠的危機了,可能是他想的比較多,而且,內容也比較豐富,誰讓懷里窩著的是一個透著甜美香氣的女孩呢,那幽幽氣息,甜而不膩,一直刺激著他的鼻端,令他想安安穩穩的睡個好覺,都不可能。

    懷里女孩子呼吸均勻了,可見是深睡過去了,凌墨鋒默默感嘆,果然,想做點壞事,就是難啊。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