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278章 做壞事被抓了

    這一夜,藍言希睡的還算安穩,除了偶爾的會把纖細的腿兒架到男人的腿上去,兩只小手也會在毫無意識的情況下亂摸一通,除此之外,還算老實的,凌墨鋒肩膀處隱隱作痛,令他根本不能翻身,所以,這樣側著睡,真的不太舒服,一直到清晨,他才睡了一小會兒。(www.nfvsie.live)兩

    個人是被藍言希定的鬧鐘給吵醒的,藍言希幾乎是本能的坐了起來,揉了揉眼睛,發現旁邊還躺著一個人,她瞇著的眸子瞬間睜大。

    凌墨鋒也緩緩的用一只手撐坐起來,薄唇朝她勾起一抹慵懶的微笑:“早啊,昨晚睡的好嗎?”

    藍言希扯了扯已經凌亂不堪的長發,笑了笑:“睡的還好,感覺兩個人睡,就是更暖和一些。”“

    當然了,兩個人睡的益處還多著呢,以后慢慢告訴你!”凌墨鋒大清早的就開始不正經了,說完,他掀被下了床,打了一通電話,就對準備去浴室的藍言希說道:“我先走一步了,我的人在樓下等我。”

    “你的傷口沒事吧?要不要我給你換了藥再走?”藍言希知道他是想避嫌,所以大清早就走,可她更擔心的是他身上的傷口。“

    沒事了,你別擔心,我有醫生在樓下!”凌墨鋒說著話,走到她的面前,又故意的揉亂了她的一頭長發:“如果有時間,我會抽空過去看你的!”“

    嗯!”藍言希臉紅了起來,為什么她有一種暖心的感覺。可

    明明這個男人很可惡的把她的一頭長發給弄成雞窩了。

    凌墨鋒也有些戀戀不舍的離開了,藍言希端著本個杯子,小嘴里塞著一支牙刷,靠在窗簾旁邊,一邊刷一邊望著樓下那一行車隊離去。“

    就這樣走了?”藍言希在心里低嘆了一聲。奇

    怪了,她這是什么情緒?患得患失了嗎?可她根本什么都還沒有得到,怎么就有失去的感覺呢?

    藍言希趕緊用力的刷了兩下牙齒,不讓自己又有機會胡思亂想。

    洛錦御的私人公寓里,夜幕下,雨雪紛紛,陽臺外面還是一片白雪堆積,臥室里氣溫卻是溫暖如春。洛

    錦御剛洗了個澡,正要從浴室走出來,卻看到身穿著粉色睡衣的楊楚楚正彎腰不知道在干什么。男

    人拿著一條干燥的毛巾,正打算把利落的短發擦干,看到她那作賊心虛的樣子,不由的閃身到了浴室的門簾后面去,薄唇勾著笑意,決定看看這個小東西要做什么壞事。他

    以為她肯定又在玩什么驚喜等著他了,他喜歡看她這可愛的樣子。

    就在這個時候,楊楚楚好像痛下決定了似的,起身,快速的跑到她的化妝臺上去了,打開一個小盒子,手指拿了一個東西出來,然后又飛快的跑回了床頭柜旁邊。

    “她拿的是什么?”洛錦御俊眸一片困惑。

    就在洛錦御決定過去看看她在玩什么花樣的時候,他放輕了腳步。

    走到她的身后,雙手環胸看著她的一舉一動。就

    看到那個小女人手里拿著一根細細的針,另一只手拿著兩個每天晚上要用的小包裝袋子,緊接著,洛錦御看到她拿針去擢那包裝袋子。

    “楚楚,你在干什么?”看清楚這一切的洛錦御,一張俊臉也是一片驚震。“

    啊……”突然被男人的聲音嚇住的楊楚楚,作案工具一下子就從手里掉了下去,另一只手趕緊將那兩包東西緊捏在掌心里,背到身后去,強扯了一抹笑容說道:“沒……沒什么呀,你洗好澡了嗎?”

    “把手伸出來!”洛錦御一步一步的朝她走過來,嗓音低沉嚴肅。

    “我手里沒什么東西啊?你要看什么?”楊楚楚一張俏臉就紅了,果然不是做壞事的料啊,她為什么要那么焦急的挑在這個時候下手呢?完

    了,被抓現場了。

    男人已經朝她伸出了大掌,那強勢的目光,令楊楚楚心虛的只能把小手張開,手里的東西就掉在他的掌心上面去了。

    “你為什么拿針去擢這個?你想干什么?”洛錦御眉宇一擰,真是越發的不懂她的心思了。“

    我……我就是……”楊楚楚低著個小腦袋,一副做錯事等著被訓的孩子模樣,她下意識的對了對手指,然后抬頭,鼓足勇氣說道:“我就是想看看我們兩個人生出來的孩子,會找的像誰!”

    洛錦御:“……”

    楊楚楚說到這里,有些不安的抬眸去偷看男人的表情。“

    你怎么會想這些東西?”洛錦御簡直要對她哭笑不得了。“

    我為什么不能想啊,我們交往這么久了,我媽和你媽也都同意我們在一起了,接下來,不就是想孩子的事情嘛。”楊楚楚嘟嚷著反駁。洛

    錦御彎腰,將她剛才掉落的那根針撿了起來,轉身,放回了她的小盒子里面,又將那兩個被她擢破的包裝袋子隨手扔在了垃圾桶里。

    最后,他才轉過身來,目光帶著疼惜的走到她的面前,一只手搭在她纖細瘦弱的肩膀處:“楚楚,你答應過我的,我們沒有結婚之前,不會要孩子!”

    “我是答應過的,但我現在想反悔!”楊楚楚一雙美眸也直直的望著他:“我今天去看慕琳姐了,她已經有六個月的身孕了,我看到你媽很喜歡的盯著她的肚子,一直在看,她肯定很希望多生幾個孫子吧,我就在想,我也是女人啊,我也成年了啊,我為什么不能生?如果我能生下你的孩子,你媽媽……”

    “楚楚,你記住,你現在還很小,你自己都還像個孩子,你怎么可以考慮這種事情?”洛錦御心疼極了,一把將她摟到懷里,薄唇抵在她的額間,輕聲喃喃:“我不準你去想這些東西,我說了,我們沒有結婚之前,我不會讓你承受任何的質疑目光。”楊

    楚楚被男人緊摟在懷里,臉蛋貼在他胸膛的位置,她明明聽到男人心跳的很快,可為什么他的聲音卻那么的沉穩呢?“

    洛錦御,對不起!”楊楚楚突然很自責,她能感覺到男人很生氣,很震怒,一切都因為她剛才的行為是不對的。“

    你以后不要再胡思亂想了,我媽那邊,我會跟她說清楚的,現在我弟弟的孩子馬上就要出生了,她也不會有心情再管我們有沒有孩子的事情!”洛錦御將她輕輕的推開,目光盯著她的俏臉,一字一字的告訴她。

    “我知道了,我以后再也不會這樣做了!”楊楚楚知道男人這么生氣是因為想保護她,其實,她也是很糾結很害怕的,她其實并不是真的那么要生孩子的,她就是覺的,洛錦御的母親喜歡,她如果也能懷孕的話,她會不會更加的接受自己?

    “如果讓我抓到你繼續做這種無聊的事情,看我怎么收拾你!”洛錦御嘴上是責罵,可卻伸手溫柔的摸著她的長發。“

    只要你不喜歡的事,我都不做了,我保證!”楊楚楚立即伸手發誓。

    “好了,沒這么嚴重,時間不早了,睡吧!”洛錦御輕笑起來。“

    就這樣睡了啊?”楊楚楚一雙美眸偷偷的看了看他的臉色,生怕他還在為剛才自己的行為生氣。

    “不然呢?你今天不是工作了一天嗎?剛才晚飯的時候,你都喊累,這會兒不累了?”洛錦御對她真是無可奈何了。“

    你不會是怕我把所有的東西都做了手腳吧?”楊楚楚不是一個能藏心事的人,所以,她就直接問出聲來。“

    那你自己說說看,做了沒有?”洛錦御微挑著眉宇盯著她。“

    當然沒有,我就擢了剛才那兩個,別的都沒擢!”楊楚楚一臉認真焦急的解釋道。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