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863章 吃醋不自知

    第1863章  吃醋不自知

    吃了晚飯,夏心念就把時間留給了父子兩個,她拿著電腦和一些資料上樓。(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管家大叔把她的行旅送到了一間客房,這就是夏心念以后要居住的。

    “夏小姐,有什么需要直接吩咐我,旁邊就是少爺的臥室!”管家大叔交代一句就走了。

    夏心念漂亮的眉兒皺了起來,這里房間很多,怎么就偏偏安排到這個男人的隔壁去了?

    是故意的?

    夏心念嘆氣,算了,這點事情,她就不計較了,反正那個男人保證不會對她怎么樣的。

    夏心念坐在沙發上,拿著繪筆,不停的在描著,旁邊有她扔棄的幾張廢品。

    不知道為什么,在這里她竟然什么靈感都沒有了,可能是心理受到束縛,連腦子也混鈍起來。

    最終,夏心念放下了筆,走出了房間。wavv

    她下了客廳,就聽到旁邊傳來了鋼琴的聲音,彈奏的是一首她很熟悉的歌曲。那首歌,曾經她也愛彈奏。

    一時心緒上涌,想到自己在夏家長大的日子,內心悲酸不己。

    如果沒有五年前的陷害,爺爺不會那樣對她的,爺爺一直對她都還算不錯,這一切,全部都是夏舒然毀掉了。

    想到**歲的自己坐在鋼琴前,彈奏著這首曲子,那個時候,爺爺會坐到她的身后,閉上眼睛聽,這仿佛變成了很長一段時間,爺孫兩的相處方式。

    不知不覺中,已經淚流滿面。

    突然,鋼琴的聲音停下,夏心念猛的回神,發現自己失態落淚,立即轉身往客廳外走去。

    牽手出來的父子兩個,臉上卻掛著笑意。

    “爹地,我去看看媽咪!”小家伙突然有些想媽咪了。

    旁邊一名傭人阿姨指了指門外:“剛才夏小姐出去了!”

    季慕城微怔:“她出去干什么?”

    “不清楚,像是哭了!”

    “爹地,媽咪是不是在這里住的不習慣呀?她怎么會哭了?”小家伙漂亮的臉蛋一片的著急擔憂。

    季慕城也沒料到這個女人竟然戲份這么多,住在這里,就真那么委屈她了?

    “羽宸,你在這里等著,我出去找你媽咪!”季慕城一定要問清楚,哪里值得她哭?

    夏心念也只是突然聽到熟悉的曲子,卻想到再也見不到的人,內心一時難受,才會眼眶濕潤的。

    她獨自一人,沿著路燈下的花園小道往前走去。

    四周清靜,她的心情也漸漸的平復了下來。

    突然,她聽到身后沉穩的腳步聲,不由的回頭去看,只見一抹高大優雅的身軀,從昏黃的燈火中朝她大步走來。

    夏心念嚇的神色一變,趕緊抬起手,將眼角未來得及干去的淚水抹掉。

    “哭什么?”男人聲音清冷的傳過來,帶著質問。

    夏心念吸了吸鼻子,立即淡聲道:“誰說我哭了!”

    季慕城腿長,眨眼間就站在她的面前,借著路燈的光線,看到她眼角濕潤的樣子,還嘴硬。

    “我虧待你了?還是住在我這里水土不服,愛掉眼淚?”季慕城至所以有些氣惱,是因為聽到兒子的擔憂,如果這個女人繼續哭下去,只怕會影響到兒子在這里的歸宿感。

    他絕對不允許那種事情發生。

    夏心念心情難受,突然聽到他這樣質問,她也有脾氣:“不關你的事,我想哭就哭,你還管我啊?”

    “我當然不管你,但你不要讓兒子知道你哭。”季慕城壓低了聲音警告:“你最好考慮一下兒子的感受。”

    “他怎么會知道?”夏心念皺眉,小聲嘟嚷。

    季慕城見她低下頭去,那雙沾了淚水的濃密長睫在光影中閃著淚光,就像蝴蝶的翅膀輕扇著,好不迷人。

    季慕城似乎還沒有仔細的盯著她的臉打量過,此刻,他卻能靜下心來欣賞她的美麗。

    夏心念五官小巧精致,線條柔美,肌膚也是白晰盈嫩,猶帶著少女的紅潤感。

    季慕城見慣了濃妝艷抹的女人,眼前這個素凈的小女人,倒給了他一種特別的感覺,就像出水的芙蓉,盛開在雨后的早晨。

    夏心念暗咬了一下唇,抬眸,就對上男人放肆入骨的目光,她渾身僵住。

    季慕城被她抓住,他的目光也不避不閃,依舊坦然鎮定。

    “兒子有個地方像你!”季慕城嗓音淡淡的說,化解了他的難堪。

    夏心念猛的背過身去,不想讓他如此放肆的打量。

    “我生的,當然像我!”夏心念氣憤道。

    “皮膚像你,很白晰!”季慕城帶著一抹調笑說道。

    夏心念瞬間怒目,轉身瞪住他,感覺這個男人在捉弄她。

    “除了皮膚,他全部都像我!”季慕城微挑了眉,很是驕傲得意。

    “懶得理你!”夏心念更加氣惱,想到自己辛苦生下養大的兒子,竟然沒有遺傳到她的長相,這已經是一件很扎心的事,現在,這個男人還要用這種得意的口氣說出來,真過份。

    “為什么哭?”季慕城突然伸手過來,強行的扣住她纖細柔嫩的手腕:“不給我一個理由,我不讓你走!”

    “你放開我!”夏心念沒想到這個男人竟然對她動手動腳,他承諾的話,被狗吃了嗎?

    “是因為聽到我剛才彈的曲子?”男人聲線驟沉,一語道破。

    夏心念腦子一空,回過頭望著他。

    “這首曲子對你有什么特殊的意義嗎?”季慕城見她的眼神,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夏心念氣的小臉發白。

    “你不說,我也猜到了,是不是讓你想到何嘉軒了?你難過?”

    “莫名其妙!”夏心念聽到那個令她惡心的名子,臉色瞬間變的難看,狠狠一甩,將他的大手甩開,快速的往前跑去。

    她反映這么激動,難道自己又猜對了?

    “何嘉軒!”男人咬牙默念著這個名子,心情瞬間變的煩躁起來。

    這個女人是在回憶那個男人嗎?她哭,不是因為他季慕城,而是那個混蛋?

    想到這個原因,男人臉色越發的陰沉難看。

    季慕城在門口抽了一只煙,心情平復了一些,這才上樓。

    夏心念已經給兒子洗了澡,從箱子里拿出一套睡衣給他穿上,小胳膊小腿兒,一放到床上,就像脫韁的野馬,在床上又跳又滾的,還哼著小曲兒,好不歡騰。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