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四十五章 拜壽一

    趙金發道“蕭少俠,我知道的就是這些了。(www.nfvsie.live)還請你遵守諾言,放我走吧。”

    蕭爻道“你走吧,不過我建議你今后能收斂收斂,別再強兇霸道。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人生來就比別人矮一等,也沒有人生來就注定是被人欺負的。”

    趙金發道“我今后一定依從少俠的建議,再也不欺負別人了。”趙金發說完,向眾人抱了抱拳,跨上大道,與另外兩名錦衣衛武士一道離去。

    公孫翼先前曾答應過不會再找趙金發的麻煩,果然守信,沒阻攔趙金發。

    這時已是晌午。仙霞派四女中大師姐鄧佩如忽然說道“你們打算去哪兒呢?”

    蕭爻聽到這話,便知要與眾人分別。抬眼向林佩蓉瞧去,見她一雙妙目正瞧著自己。蕭爻心道“她要向哪里去呢?”道“我四處走走。”又道“對了,你們又要去哪里呢?”

    鄧佩如道“我們要去南京。”

    蕭爻道“南京?我也正好去南京。你們去南京是為了什么事嗎?”

    鄧佩如道“下個月初八慕容大俠做六十大壽,前幾天將請柬送到仙霞山上,師傅不得空,叫我們去拜壽,說是讓我們在江湖增長點見識。”

    蕭爻心道“慕容掃北果然名望很高,連仙霞派也請了。”道“我也正好要去南京,不如我們一起去吧。”

    鄧佩如道“我們出門時,師傅吩咐過,說要我們小心些,江湖上壞人很多。蕭少俠雖是一片好意,但我們還是各走各的吧。”

    蕭爻吃了個閉門羹,心中一塞,略有些失望。

    卻聽鄧佩蓉說道“當然我們不是信不過蕭少俠。只是我們都是女子,與少俠同路的話,多有不便,還請少俠諒解。”

    蕭爻聽她說得十分有禮,卻是冷漠的有禮。心道“既然人家不愿跟我同行,我若是強求的話,那又有什么味道?”道“有什么諒解不諒解的。”心中失望,這句話也說得有氣無力的,幾乎都沒人能聽得到。

    鄧佩如道“告辭!”公孫翼抱拳還禮,蕭爻也行了一禮。

    鄧佩如與另外三人一道往大道上行去。

    蕭爻眼望著林佩蓉的背影,越看越覺得她很像紀詩嫣。心道“偏偏她們是兩個人,林姑娘與詩嫣長得真是太像了,可惜她又要走了。”忽見林佩蓉轉過頭來,嫣然一笑。

    蕭爻心中一跳,叫道“林姑娘。”林佩蓉卻又轉過頭去。不一會兒,就消失在前面的大樹林里。

    蕭爻只感到胸中氣塞,不大順暢。卻聽公孫翼說道“蕭兄,我也要告辭了。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咱們后會有期。”

    蕭爻道“后會有期。”公孫翼也離去了。蕭爻嘆了口氣,轉頭看時,鳳鳴秋也不知何時已離去了,只留下一個酒壇子。

    蕭爻心中空落落地,不知哪個方向才是去南京的路。迷迷糊糊地向前走去,不一會兒,來到一條大街上,街市上人煙籌集,熱鬧喧囂。走得幾步,卻見迎面是一個大客棧,那客棧構造宏偉,蓋過了鄰近一片的屋舍。又是在三岔路的當口,因此格外地突出。蕭爻走近兩步一看。見門額上寫著‘醉香樓’三個正楷大字。一陣陣酒肉的香味自店內飄散出來,或是鮮鴨燒鵝,或是豬蹄熊掌,聞來令人食欲大增。

    蕭爻正感饑餓。心道“先填飽了肚子。”便走進店內。

    醉香樓的店小二打躬作揖般的來問候。躬身問道“客官,要吃點什么?”

    蕭爻向那店小二看了看。見他一團和氣。便說道“先來十斤女兒紅。有什么好菜,也盡管弄三五樣來。”

    店小二不由得吃了一驚。心道“十斤女兒紅?你一個人喝的完嗎?看你這瘦削的身板,喝下十斤酒去,又裝在哪里?”卻答道“好勒。”說完,轉身回廚房。

    店中來了不少賓客,幾乎已將位置占滿。蕭爻看了看,選中一個靠窗邊的座位,走過去。忽然,旁桌一個大漢說道“鳳鳴九天知秋來。”卻是北方的口音。

    蕭爻不知其意,便沒搭話,正要坐下時。那大漢忽然說道“這張桌子我已經訂了。你到別處去。”

    蕭爻向那大漢看了看,見那大漢一人占了一桌。大漢的桌上只有一只茶壺,幾個茶杯,此外更無別物。心道“占了桌子,又不點菜。還想一個人霸占兩桌,豈有此理?”鼻子里重重一哼。便坐了下去。

    那大漢忽然跳起來。走到蕭爻身旁。怒道“老子叫你滾到一邊去,你是聽不懂人話嗎?”

    蕭爻朝大漢看了一眼,見他身材高大,滿面虬髯。料想是一北地的蠻漢。說道“你的老子我不想滾,你的老子我肚子餓了,你的老子我要在這里喝酒吃飯。我的兒子你餓不餓?我的兒子你想不想喝酒吃飯?我的兒子你如果不想喝酒吃飯,就在一邊待著,我的兒子你如果不想待著,我的兒子你想滾就自己滾。”

    鄰桌那邊忽然傳來嘻嘻的笑聲,蕭爻瞟眼望去。只見四個妙齡少女占了一桌,一個個粉面含笑,赫然便是仙霞派的四名女子。蕭爻微微有些吃驚“這四人怎么會來這里呢?”

    蕭爻一時驚喜不定,想上前去打招呼,可又想起鄧佩如說過的話。心中又想“她們既然不愿意與我同行,那自是不喜歡跟我在一塊了,我又何必過去招人討厭。”

    虬髯大漢聽他老子兒子的說了一大推,似在說繞口令,繞得云里霧里。怒道“老子叫你滾開,你亂七八糟的放什么狗屁?”

    蕭爻正感到落寞失望,虬髯大漢卻在這當口來滋事,正好要借他疏散心情。忽然捏住了鼻子。說道“那你放的又是什么亂七八糟的豬屁馬屁?怎地光天化日之下,一點也不知道檢點。就是有屁要放,也該藏著掖著。躲到無人問津的深街陋巷,再放也不遲。你非得在眾目睽睽之下大放豬屁馬屁,誰跟你有深仇大恨了,想熏死人嗎?”

    那四名女子,已笑不可支。你看看我,我瞧瞧你。似是在說‘這個怪人又來了,他懟這虬髯大漢,一個蠻惡,一個瘦削,可不知要鬧出什么事故來。’

    林佩蓉忽然說道“師姐們,你們說他跟我們怎會這么有緣呢?剛才在茶亭遇到他,嘻嘻,這才隔了不到兩個時辰,又在這里撞到他了。”

    一個身量豐韻,臉蛋圓橢的女子說道“是啊,鄭師妹,我也正想問你,我們跟他怎么會如此有緣呢?一次又一次的撞到他。”

    一名頗為成熟的說道“我看是林師妹和他有緣,我們跟著沾光。真正想撞到他的人,也是鄭師妹。這就叫夜有所思,日有所撞。”

    林佩蓉道“什么夜有所思,日有所撞了?二師姐,你……你也亂七八糟得很。”

    那二師姐笑道“是,是。小師妹。我是亂七八糟的胡猜,你是一本正經的瞎想。”姓林佩蓉有些著惱,朝二師姐瞅了一眼,便又向蕭爻這邊看來。

    只見那虬髯大漢滿面怒容。一把封住了蕭爻的衣領。似是要將他提起來,仍到一邊。虬髯大漢這一動手,頓時驚嚇了四座的客人。有些膽子小的,生怕兩人打起來時,會累及自己。飯還沒吃完,便匆忙跑出了客棧。一邊跑一邊嚷“打架啦。”“殺人啦。”紛紛攘攘,搶道而出。滿店的客人頓時去了一大半。

    那虬髯大漢抓住蕭爻的衣領,正在使力,要將蕭爻提起來。他光著膀子,只見他兩臂上肌肉鼓突,顯是用了很大的力。但蕭爻穩穩坐著,竟似巋然不動。說道“你這人好沒道理,無緣無故,抓你老子做什么?”

    虬髯大漢喊道“起來!起!起……!”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但覺得如抱千斤石柱,想挪動一分一毫,也是不能。虬髯大漢連使了三次力,仍沒能提起蕭爻。不禁心中驚駭,知道遇到了高手。罵道“他媽的,見……見鬼啦!”便想放開。哪知,雙手被一股極強的力道吸住。

    虬髯大漢又使了三次力,想要放開手。但抓住蕭爻的衣領,竟似不能分開。隱隱覺得一股極強的力道自手臂上傳來,瞬間灌注全身,整個身子被那股力道鎮住了。

    不由得一臉惶恐,額頭上汗水淋漓。說道“英……英雄,在下有眼不識泰山。多有得罪,還請……還請手下留情。”蕭爻說道“老子這件衣服,可是花了十兩銀子買的,你若是抓破了,老子要你賠。”

    虬髯大漢如同僵立了一般。說道“在下不敢了。還請英雄收回神功。這就放開我吧。”

    蕭爻說道“我有個問題想請教閣下,不知閣下愿意作答嗎?”

    虬髯大漢說道“請教不敢當。英雄有什么要問的,盡管問。只要在下知道,一定……一定如實奉告。”

    蕭爻心想“要是我的武功不如他,肯定要被他欺辱了。”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虬髯大漢說道“在下的諢名是胡亂取的。叫作屠大郎。”

    蕭爻問道“你是哪里的人?為何要來此地撒野?”

    屠大郎說道“在下是北直隸涿州人。初來貴寶地,并、、、、、、并不敢撒野。”

    蕭爻問道“那你來做什么?”屠大郎向四周看了一眼,似乎不敢說。

    蕭爻問道“你想在這里站一天嗎?”

    屠大郎說道“不……不想。在下是奉家師嚴命,來拜壽的。”

    蕭爻問道“你的師傅是誰?要你給誰拜壽?”

    屠大郎料想不說不行。便一五一十的說道“在下的師傅叫做陸孝濂,他要在下先來。三天后,給三師伯慕容掃北慶賀六十大壽。”

    蕭爻微微一驚“陸孝濂與慕容掃北同是關天賜的弟子。屠大郎又是陸孝濂的弟子。神劍山莊敗倒之后,世人只知神劍八雄已分散了。然而這八人必然還有聯系。”問道“你為何一個人要占兩張桌子?”

    屠大郎說道“在下是在等人。因為人數有點多,所以先訂下兩張桌子。”

    蕭爻說道“這么說來,我來搶占你的桌子,倒是我的不是了?”

    屠大郎心下驚恐。說道“不……不是。還有別的桌子,英雄你就坐這桌。我……改訂別的桌子。”

    蕭爻說道“你等的都有誰?”

    屠大郎說道“是其他幾位師叔師伯的弟子們。家師一共有八個師兄弟,家師排行第五。像排行第一的鳳鳴秋鳳師伯,和排行第八的莫不信莫師叔,并沒有開山授徒。因此,他們是親自來。”

    蕭爻心道“難道鳳鳴秋和莫不信也會來?慕容掃北做六十大壽,邀請他的同門師兄弟前來慶賀,本屬常情。但周大爺曾說過,關天賜的八大弟子向來不和,慕容掃北和司馬鎮南更是敵仇。假如另外七人同來南京,倒怕要鬧出一番事來。”

    屠大郎見他怔怔出神。問道“英………英雄。在下知道的都已說完了,你…你可以放過在下了嗎?”

    蕭爻回過神來。說道“撤手。”

    屠大郎被他拘得久了,生怕他不肯放過自己,便用力往回縮。跟著,只覺得一股極強的力道向自己奔涌而來。屠大郎收不住勢,向后急退。重重地砸在一張桌子上。咔嚓一聲響,方桌的兩條腿,頓時被他壓斷了,桌上的碗筷、杯子、碟子一股腦地滾落到地上,摔得乒乒乓乓的響,屠大郎神色狼狽。

    這時,店小二正好端著酒菜送出來。見到客人走了一大半,心中先吃了一驚。又見屠大郎無緣無故地壓斷了桌腿。店小二一臉愁苦。說道“這……這是怎么回事呢?”

    蕭爻忽然站起身來]走向屠大郎。說道“兄臺怎么就摔倒了?沒傷到吧?”屠大郎心知自己抽開手時,是他暗使內力推了自己一把,將自己推到的。但想他武功高深,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和他動手,只有徒增恥辱。而師傅與眾位師叔、師伯們曾經是江湖中叱咤風云的大人物。要對付這小子,可說是綽綽有余。等他們到來時,便將此間的事情告訴他們。讓他們收拾這小子,給自己出這口氣。心中盤算已定,便裝作沒事一般。

    屠大郎站起身來。心想“我受這小子的捉弄。而師叔、師伯們又不知何時到來。倘若這小子心虛,來個溜之大吉。我這頓氣不是白受了嗎?須得設法留住他才是。”向店小二說道“小二哥。打壞的桌子,連著那位爺臺的酒菜錢,一并算在我身上。”店小二見他肯賠償,那是求之不得。便說道“便依照客官說的辦。客官說什么就是什么。打壞了桌椅,連同這碗筷、杯子、盤子一共是二十兩銀錢。那位客官的酒菜錢共是三兩銀子。”

    屠大郎說道“一共二十三兩,我叫屠大郎,你先記在我身上,一會兒只管來找我。”

    店小二便將酒菜端到蕭爻的桌前。說道“客官慢慢享用。你的酒菜錢,由屠大客官支付。”向屠大郎指了指。

    蕭爻也聽到屠大郎的話。微微一驚“我如此捉弄他,他竟要為我買單。天下間哪有這么便宜的事?”略想了想。已明就里“這王八蛋定是怕我跑了,所以甘愿請我吃喝,以便留住我。好等他的師叔們到來時,讓他的師叔們收拾我。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此言果然非虛。”便說道“那………那怎么好意思呢?”店小二擺好酒菜。說道“嘿,有人買單,還不好嗎?我可從來沒遇到過這等好事情呢。”

    蕭爻說道“小二哥,那我請你。怎么樣?”

    店小二說道“客官的盛情,在下心領了。只是我做了這行,時刻離不得的。就是想去,也去不了啊。”

    蕭爻倒了一碗酒。說道“小二哥,也不用出去。在下借花獻佛,就在這店中,請你喝頓酒。”

    店小二雙眼一閃。心道“這會子有人替你買單,你便好做人情。用別人花錢買下的酒來請我喝,一來得我一個人情,二來也好替你喝掉一些酒。你要了十斤酒,果然是怕喝不完了,想要我給你喝掉一些。我偏偏不領你這個情,倒要看看,你怎么喝下這十斤酒?”

    店小二便說道“在下不會喝酒的。客官你請慢用。我廚房里還有事呢。”說完,竟頭也不回地轉進廚房去了。

    蕭爻說道“還有不會喝酒的店小二?”見店小二一去不回頭。昂起脖子,喝了一碗。贊道“好酒!”便放開胃口,自顧自的吃喝。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