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百四十七章:勁敵們(下)

    “這個女孩,是玄陽門的玄陽神女,確切的說,是玄陽門自從其創始人之后的唯一一任神女,按理說,能夠被冠以這樣一個名號的必然是天賦驚才絕艷的之輩,但是這個女孩卻似乎并沒有顯現出這樣的才能,十五歲的戰者修為雖然還算是湊合,但是還絕沒有在玄陽門這樣的宗門里擔任‘玄陽神女’這樣的程度。(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所以說,這件事情的背后必然有什么蹊蹺,這個女孩也必然很不簡單。”

    “至于東極宗的這位想必在場的絕大多數人對于他的了解都比我熟悉吧?”說罷了燎云兒的事情之后,向步才頓時話鋒一轉,將自己的目光看向了在場的所有人。而所有人也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他們對于東方心仇出現在這上面的狀況絲毫不感到疑問,畢竟早在七忠院的時候他們多多少少就猜到了東方心仇的身份,畢竟,在東極域,也就只有那么一家能夠使用這樣的姓氏,所以今天,東方心仇出現在東極宗的出戰名單上,也絲毫不意外。

    “向步才,為什么這份資料上,沒有標明東方心仇的修為?”

    會議室當中沉默了好一會兒的時間,凌霄志最先發現了向步才所給他們的那一份資料上面的些許端倪,在東極宗的出戰表上,其余隊員的各方面信息都寫得非常的完善,但唯有在身為隊長的東方心仇一欄,資料這些卻少得可憐。而且最重要的是,這一份看似詳盡的資料居然沒有標注東方心仇的如今的修為,東方心仇一年半前離開七忠院的時候修為是五段戰衛巔峰,經過一年半的苦修,加上東極宗本身的天地靈脈,東方心仇晉級到九段戰衛,甚至是晉級戰尊他們都不會感到絲毫的意外。但是,這張表上卻索性沒有東方心仇的記錄,這就簡直是讓人感到匪夷所思了。

    “沒有標注那是理所當然的,那是因為,我們根本就不知道我們的這位以及畢業的‘東方學長’的具體修為,而且,在這過去的一年時間里,東方心仇,以及之前我提到過的玄陽門的玄陽神女燎云兒,根本就沒有再出現過。”

    “沒有再出現過?”

    “對,根本沒有出現過,自從上次在向城的拍賣會結束之后,就沒有人任何人見過他們,也沒有任何人知道他們的消息,就宛若是人間蒸發了一樣,包括東極宗和玄陽門內部,也沒有出現過這兩人的行蹤。”向步才說道這里,又緩了口氣,一臉放松的表情再度開口道:

    “不過,就算不算上這兩人,在這兩個宗門當中也還有相當棘手的對手,東極宗的主要對手,是他們的副隊長東方啟和隊員陸雯雯,東方啟是最近東極宗出現的新星,實力應該是四段戰尊左右,而陸雯雯雖然只有一段戰尊,但是她是陸家家主的親孫女,修得陸家符術的真傳,實力非常了得,至于東極宗的其余隊員幾乎清一色的高階戰衛,實力最低的也有著六段戰衛,我們如果真的遇上,獲勝的機遇簡直就是少得可憐。”

    “至于玄陽門,或許要稍微好一點,這次玄陽門的副隊長是陳炎,這個人曾經在靜修院寄讀過一段時間,不過很快就回到了玄陽門,關于這個人,蕭學長想必很熟悉吧。”向步才一邊說一邊又將目光投射在了蕭易寒的身上,蕭易寒也隨之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這個陳炎不是別人,正是當初靜修院進犯七忠院的時候所遇見的那人,那一手火焰玩弄得甚是精妙,即使是蕭易寒也感覺有些棘手,雖然當時自己的確是勝利了,但也只是抓住了機會,不然的話或許場面還能夠拖得更長。

    “這個陳炎的背景我查過,不是什么名門望族,在玄陽門當中也只是算得一般的內門弟子,但是從靜修院回到玄陽門之后,修為卻可以說是突飛猛進的增長,實力從五段戰衛飛速晉升到了三段戰尊,想必玄陽門的玄陽天罡法也已經修煉,是一個棘手的對手。除此之外,玄陽門剩下的弟子也非常不錯,兩位八段戰衛,兩位九段戰衛,還有一位應該進入半步戰尊的境界!”

    聽罷向步才的這一席話,會議室當中氣氛頓時就變得無比壓抑起來,雖然他們之前早就已經算是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當真正看到對手的實力的時候,他們還是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無論是東極宗還是玄陽門,他們的精英弟子所組成的戰隊從各種方面來講都可以說是高出了七忠院一個層次,或許凌霄志和蕭易寒二人還可以與之相提并論,但是其他人頓時間就要遜色很多了。不過,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講,如果沒有這樣的實力,東極宗和玄陽門,又怎么可能成為東極域最強大的兩大宗門幾十年來都雷打不動呢?想到這里,眾人的心中的壓力也稍微有所好轉,凌霄志深吸了一口氣,看向了白板上寫下的最后一個勢力的名字,開口說道:

    “那么,我們真正的敵人,七忠院呢?”

    “我們真正的敵人,也是我們七忠院這次東極域大比的究極敵人靜修院。靜修院和我們有著同樣的天地靈脈的修煉條件,也和我們一樣有著二十二歲的年齡限制,這某種意義上或許也還算是一個好處。靜修院的大部分隊員都不需要很在乎,我們尤其需要注意的是這兩個人——”

    “靜修院代表隊的隊長玄衣,以及副隊長墨宸。”

    當提到玄衣這兩個字的時候,葉朝梟頓時精神了起來,隨后下意識的看了看坐在自己旁邊的白煙若,只見得白煙若那原本有神的雙眼里卻是無止境的深邃,似乎正在思考一件什么極為重要的事情。葉朝梟看白煙若是越看越奇怪,從進入東極城的時候白煙若幾乎就一直是這樣的狀況而且,葉朝梟隱隱約約的能夠感受到,在向步才說出‘東方心仇’和‘玄衣’兩個名字的時候,白煙若的眼神當中似乎出現了某種特別奇怪的沖動,然而,這畢竟只是一種感覺,葉朝梟也只是看著而不敢說些什么。

    “靜修院戰隊隊長玄衣,修為已然是三段戰尊,在這次整個東極域大比當中都算是頂尖水平,當初靜修院進犯的時候,就是這個玄衣擊敗了東方心仇,那個時候他的修為也不過六段戰衛,但真正的實力也可見一斑了。”

    “而他們的副隊長也絲毫不差,同樣也是三段戰尊,墨宸,來自東海城墨家,也是現任墨家家主墨玄唯一的孫子,也是墨家幾十年來最早突破戰尊的天才,從小就收到墨家最精英的培養,如果我們和靜修院正面對上,很有可能會不適應他們的打法。”

    “至于其他的人員,也都已經寫在了這資料上,倒是和我們的實力相差不多,所以也沒有什么特別要注意的地方。不過,有趣的是,包括墨宸在內的將近一半的靜修院成員都是在東極域大比開始前三個月才正式加入靜修院的這做作的程度還真是光明正大啊。”

    向步才說完這些話,便從會議室的前方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上,良久,這會議室也沒有什么聲響,仿佛一片寂靜,每一個人的心思似乎都無比的沉重,面對的這一次的東極域大比,無論是誰,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