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百一十三章 久別重逢

    第四百一十三章  久別重逢

    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和南宮曼曼在回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軍營的路上稍加耽擱,就順利的回到了驃騎大將軍馬少群的軍營駐地。(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三哥,你看真的來了許多人,這下子馬少群馬大將軍的實力真的是不容小覷了。”南宮曼曼和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并肩騎在馬上,用手遙指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的軍營說道:“你看那些人他們自己在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軍營旁邊安營扎寨呢?”

    “這些人好像不是那些災民,那些災民哪有這個條件啊?”武林盟主阿三少俠順著南宮曼曼熟知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見有許許多多小帳篷,圍在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軍營的周圍,不過和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的軍營是顯得格格不入,只聽見武林盟主阿三少俠接著說道:“一看就知道這些人根本不是災民,他們說不定是盟主堡的那批人到了。”

    武林盟主阿三少俠說完雙腿一夾馬的肚子,那匹絕世名駒“萬里追風駒”就像風卷殘云一般,疾馳而去,直直的沖向哪些在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軍營旁邊安營扎寨的地方。

    南宮曼曼緊隨其后,追著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的背影,一路狂奔,轉眼之間,就已經到了那些在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軍營外面安營扎寨的地方。

    “什么人,休得再往前一步,要不然讓你吃暗器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剛剛策馬狂奔來到了這些零零散散的帳篷的地方,忽然有人躲在帳篷的樹叢處大聲說道:“這里是軍事要地閑雜人等全部避讓。”

    “爾等是什么人?敢在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軍營外面安營扎寨?”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厲聲喝道:“出來見面說話!”

    “哦,原來是侯爺。”那個躲在樹叢里面說話的人一眼就認出了這個騎在馬上之人原來是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俠,就急忙從樹叢中現身而出說道:“侯爺,大家伙正在等您回來拿主意呢?”

    “你們是跟隨誰一起的?”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對著那個從樹叢中走出來的人問道:“難道這些都是你們一起的人嗎?”

    “我等全部是跟隨‘逍遙觀’掌門人殘月道長的,他現在就在大帳篷里面等您呢!”那個從樹叢中走出來的人一邊說一邊帶著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和南宮曼曼他們兩個人往一座看似比其他帳篷稍微大一點的帳篷前停了下來說道:“‘逍遙觀’的掌門人殘月道長就在里面。”

    “侯爺,你可來了,老道正在犯愁呢!”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剛想掀開帳篷的門簾走進帳篷,哪知道帳篷的門簾被里面的人掀開之后,那個“逍遙觀”的掌門人殘月道長從帳篷里面走了出來,當他看見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和南宮曼曼之際,歡喜之情溢于言表,只聽見他接著說道:“侯爺、公主,大家伙都想你們了,快快請進。”

    武林盟主阿三少俠低著頭走進了這座看上去比別的帳篷稍微大一些的帳篷里面,他就發現這座帳篷里面全部是熟悉的面孔。

    “我等拜見侯爺!”帳篷里面的眾人看見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和南宮曼曼走進帳篷之際,大家全部都是雙手抱拳躬身說道:“我等拜見公主。”

    “諸位武林前輩們辛苦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俠雙手抱拳說道:“諸位武林前輩本可待在家里享福,可是為了天底下的黎民百姓的安危,隨著本侯爺四處奔波,真是勇氣可嘉,本侯爺在此先替那些受苦受難、無家可歸的黎民百姓謝謝諸位武林前輩們!”

    “我等愿意追隨著侯爺,緊跟著侯爺,為黎民百姓做一些善事和力所能及的事!”帳篷里面的眾人齊聲高呼著說道:“侯爺就是我等的指路明燈。”

    “諸位武林前輩,我們現在就處在離那個神秘組織很近的地方,大家晚上不要擅自行動,因為就在剛剛,本侯爺化解了那個神秘組織對本侯爺的暗殺,現在對方反而要求跟著我們打擊那個神秘組織。”武林盟主阿三少俠雙眼望著在座的眾位門派的掌門人接著說道:“還有那個唐家堡剛剛也逃過那個神秘組織的算計,不知道現在善后事宜做得怎么樣了,說不定就在今晚或是明天早上,要有大批災民前來投靠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到時候大家都去維持秩序。”

    “侯爺,唐家堡在江湖上立足已有百年,難道那個神秘組織他們也敢對唐家堡動手不成?”這個時候峨眉派掌門人焚心師太驚愕的說道:“唐家堡在武林中、江湖上可是響當當的,江湖上一般人都不敢輕易的招惹唐家堡的。”

    “那個神秘組織先用計將唐家堡的唐四公子抓住羈押在官府的大牢里面,然后找唐家堡堡主唐嘯天談條件,讓他們唐家堡派人去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的軍營里面刺殺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所以本侯爺才急著趕往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的軍營,若不是本侯爺一路狂奔,正好拿捏準時間,恐怕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也有生命危險。”武林盟主阿三少俠臉上又露出了那種似笑非笑的神情接著說道:“唐家堡堡主唐嘯天只好派唐家堡的姑爺龍五太子和女兒唐五姑娘前來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的軍營里面執行刺殺任務,這份危機本侯爺正好趕上,就一一化解了。”

    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就把唐五姑娘來刺殺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的前因后果講了一遍。

    各位門派的掌門人聽后都是嗟嘆不已,想想一個屹立在江湖上百年不倒的武林世家,竟然遭遇了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事情,還沒有地方去喊冤。

    大家都在想這些事情若是發生在自己身上該怎么辦?如果唐家堡不是和武林盟主阿三少俠有淵源,恐怕也是難逃此劫。

    “侯爺,算算時間,咱們盟主堡的第三批人馬也應該到了吧?怎么到現在都沒有他們的消息?”這個時候峨眉派的掌門人焚心師太憂心忡忡的說道:“按道理他們這批人在少林寺方丈主持大覺禪師的帶領下,也應該早就到這個點的地方了?為什么到現在他們是音訊全無?”

    “不錯,本侯爺算算時間,他們也應該在這個時間應該到這里了,那他們為什么會沒有音訊呢?”武林盟主阿三少俠陷入了沉思當中,一會兒摸摸頭,一會兒站起來在帳篷里面轉圈,只聽見武林盟主阿三少俠接著說道:“如果明天他們再沒有消息,本侯爺就要派人回去找他們問問了。”

    “師父,派我去,我現在已經不是一個小孩子了!”這個時候那個機靈可愛的小道士清塵跑到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俠面前拉著他的胳臂,臉上露出了那種甜兮兮的樣子撒嬌的說道:“師父,清塵可以擔當此任。”

    “呵呵,需要你的時候本侯爺會讓你去的!”武林盟主阿三少俠一邊說一邊用手摸摸這個長得機靈可愛的清塵的頭,微笑著接著說道:“最近有沒有偷懶啊?武功有沒有進步啊?還有那個鐵娃怎么樣了?怎么沒有看見他們啊?”

    “侯爺,那個‘三刀追魂客’駱三刀駱前輩喜歡清靜,自己帶著門下弟子,駐扎在前面的營帳里面,本道現在派人把駱前輩叫過來,大家一起熱鬧熱鬧?”“逍遙觀”的掌門人殘月道長聽到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在詢問鐵娃之際,連忙上前說道:“鐵娃現在的武功不容小覷啊!少年之中,唯有清塵能和他比一比!”那個“逍遙觀”的掌門人殘月道長忽然一拍腦門說道:“差一點忘了告訴你,你的好兄弟顧埋劍和他的夫人玫瑰還有歐陽花雨、棄丐他們都在大營里面,今天晚上真是熱鬧了。”

    “哦,他們現在在哪里?快帶本侯爺前去。”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回過頭拉著南宮曼曼的手一臉笑意的說道:“曼曼,我們有多長時間沒有看見顧埋劍和玫瑰了,走,我們去找他們去!”

    “好,曼曼也正有此意。”南宮曼曼那張冷若冰霜的臉上,終于展開了一些笑意,只聽見她接著說道:“不知道玫瑰的孩子現在怎么樣了?肯定會在地上爬了,肯定好可愛!”

    “小劍兒,快到爹爹這里來!”偌大的營帳里面,有一個長得極其可愛,還留著口水的小孩子,在鋪滿地毯的地上東張西望的那一雙大眼睛烏黑溜圓,煞是可愛至極,只聽見顧埋劍拍著雙手說道:“小劍兒,快點過來,爹爹給你吃奶了!”

    “瞧你,連小孩子都騙,你哪里的奶啊!”坐在一旁看著地上小孩子在歡快玩耍的玫瑰用手指著顧埋劍嘲笑著說道:“你一個大男人哪里來的奶,你這個專門騙孩子的大騙子。”

    “我沒有奶,小劍兒的娘親有啊!”顧埋劍忽然哈哈大笑著說道:“小劍兒,那你去娘親那里吧,爹爹這里沒有你要的奶!”

    “你這個大騙子,出來,有人找你!”正當顧埋劍和玫瑰在營帳里面相互調侃之際,忽然營帳外面有人在大聲叫道:“你再不出來,我可要沖進去把你的小劍兒抱走了。”

    “快穿好衣服,三哥來了!”玫瑰用手指著營帳的大門口對著顧埋劍說道:“好久未見少主了,有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的地方,就有咱們的少主南宮曼曼,你趕快出去陪三哥去聊聊天,讓 少主來營帳里面瞧瞧我們的活潑可愛的小劍兒。”

    “三哥,我來了!”顧埋劍聽到了營帳外面的聲音,甚是開心,因為他終于見到自己的生死兄弟武林盟主阿三少俠了,這么多天來,他一睡覺就想起和武林盟主阿三少俠還有南宮曼曼他們認識的情景,久久不能忘懷,現在他一直思念的好兄弟就在外面,他能不開心嗎?顧埋劍急急忙忙的穿好衣服,掀開營帳的門簾,就看見那個長得其貌不揚的好兄弟武林盟主阿三少俠正和南宮曼曼兩個人站在營帳外面冷冷的風中,顧埋劍大叫一聲說道:“三哥,你想煞小弟了!”

    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看到飛撲而來的顧埋劍,張開自己的雙臂,將這位生死兄弟顧埋劍緊緊的抱在懷里,兩個人久久不肯分開。

    “兄弟,你好像長肉了?是不是自從有了兒子小劍兒之后,現在對武功這方面沒有追求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俠松開自己的雙臂,望著自己的好兄弟顧埋劍的臉說道:“這張英俊瀟灑的臉好像也長肉了,有點兒胖呼呼的了。”

    “三哥,我的武功你也是知道的,唬唬外行人還可以,如果遇到了了像你這樣的真正的武林高手,根本不值一提。”顧埋劍伸手摸摸自己的肚子,然后尷尬的說道:“不過,有時候對武功這方面沒有年少時那種沖勁了。”

    “兄弟,有時候武功越高責任就越大!”武林盟主阿三少俠若有所思的說道:“最近總覺得有點兒疲憊,但是又不敢對自己放松要求,等這件事情結束之后,真的要退隱江湖,陪著曼曼云游天下了。”

    “三哥,走,我們去看看曼曼和玫瑰還有你的小侄子小劍兒去!”顧埋劍一邊說一邊拉著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的手,往這個營帳走去,顧埋劍對著武林盟主阿三少俠說道:“三哥,我現在也沒有以前的那種雄心壯志了,只想把小劍兒和玫瑰照顧好就行了,其他的事情,我都聽你的。”

    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用手拍拍好兄弟顧埋劍的肩膀,用力的點點頭。

    “小劍兒,快點到干娘這里來,干娘疼你。”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站在營帳外面就聽見南宮曼曼在營帳的里面,在歡天喜地的招呼著顧埋劍和玫瑰的兒子小劍兒,好像十分的開心和愜意,只聽見南宮曼曼對著玫瑰說道:“當初咱們可是說好了的,你的兒子就是我南宮曼曼的干兒子!”

    “少主,你既然那么喜歡孩子,何不自己生一個。”營帳里面這個時候傳來玫瑰在嘻嘻哈哈的聲音說道:“你和三哥住在一起這么長時間了,你怎么不問問三哥,你們到底什么時候能修成正果啊!”

    “你再說,瞧我不撕爛你的嘴。”營帳里面傳來南宮曼曼嘻嘻哈哈的笑聲,只聽見她接著說道:“我和三哥你以為像你們那樣,說住在一起就住在一起,說生孩子就生孩子啊,我們到現在雖說住在一起,可是每天都是我睡床上,三哥睡在地上的,哪像你們那樣,干柴碰到了烈火,一點就著。”

    “說不過你,少主,不過像三哥這么優秀的男人可不好找喲,你當心三哥被人搶走了!”營帳里面就聽見玫瑰在和南宮曼曼開玩笑的說道:“三哥現在可是江湖上的少男少女的偶像喲,好多少女都想見上三哥一面哦!”

    “唉,玫瑰!”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和顧埋劍在營帳外面就聽見營帳里面的南宮曼曼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然后幽幽的對著玫瑰說道:“玫瑰,曼曼現在真的感覺到有危機感了,我和三哥碰到了那個長得傾國傾城、有著絕世容顏的唐五姑娘,曼曼也看得出來,那個唐五姑娘一直對三哥是戀戀不忘,她每次看見三哥,眼睛珠子都快掉下來了!唉,玫瑰,你說我該怎么辦呢?”

    “少主,你快別哭了,你一哭,玫瑰心里也很難受!”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和顧埋劍在營帳外面就聽見營帳里面的玫瑰接著說道:“少主,從前看見你都是非常開朗和愛笑的樣子,這一次你怎么變得如此憂郁呢?是不是三哥惹你生氣了?”

    “那倒是沒有,三哥一直和我說了,我在他心里,是任何人都不能代替的!”營帳里面傳來南宮曼曼的聲音接著說道:“曼曼只不過心里一時想不開而不開心而已!”

    “少主,等這件事情結束之后,你和三哥趕快也喜結連理吧,等你們兩個人真的在一起的時候,你就放心多了。”營帳里面玫瑰的聲音接著說道:“少主,好東西人人想要,所以你不能給任何人機會!”

    “嗯。”營帳里面只聽見南宮曼曼嗯了一聲,就再也沒有聲音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和顧埋劍剛想掀開門簾走進去之際,忽然有一個穿著盔甲的士兵連跑帶奔的來到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俠!

    “侯爺,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有請!”這個氣喘吁吁的穿著盔甲的士兵說道:“馬大將軍讓您現在就去他的軍營。”

    那么,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的軍營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呢?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