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785章 抱歉,你連墊腳石都沒資格做。

    傅延慶正在指導學生,忽然看到白濠出現在了營地中,不由得詫異。(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小白,怎么了?”

    傅延慶知道白濠性格要強,遇到了困難,會直面而上,絕對不會服軟,可是今天,怎么這表情如此失落?

    白濠恍若未聞,徑直回了帳篷中。

    傅延慶表情凝重,估計出大事了,而且十有**與孫默有關。

    畢竟現在白濠最關心的事情,就是破關了。

    傅延慶對待天才晚輩,總是有很多的耐心,他打算喊一個人先去了解下狀況,再來安慰他,結果就看到苗幕一臉興奮的跑了進來。

    “大戲,大戲連臺呀!”

    苗木很振奮:“孫默搖人,殺了岳長刀。”

    “岳長刀?誰呀?”

    “這名字這么俗氣,一聽就不厲害!”

    “名字是父母給的,自己有什么辦法?”

    眾人議論紛紛,神情平淡,神之手殺個把人,有啥好驚訝的。

    “岳長刀是岳霸的親傳弟子。”

    隨著苗木爆料,有知道這個名號的人驚呼出聲。

    “岳霸?是那位霸刀嗎?”

    苗木點頭:“不過這都不叫事,最厲害的是,孫默把壁畫真意告訴了那些助拳的千壽境大佬。”

    “什么?”

    “我淦,孫默這么慷慨的嗎?”

    “敗家玩意呀!”

    一眾名師哀嚎連天,這么珍貴的秘密,你居然隨隨便便就說了?你讓那些參悟了十幾年都想不到真意的人該作何表情?

    忽然間,眾人轉頭,偷瞄傅延慶。

    “看什么看?教學生去!”

    傅延慶呵斥,他本來打算去鼓勵白濠幾句,可是往帳篷那邊走了幾步后,又忍不住回頭。

    “小苗,孫默進谷了嗎?”

    “不止呢,還帶著她的一個徒弟進去了。”

    苗幕趕緊稟告。

    “什么?帶著徒弟進去了?不應該呀?”

    傅延慶蹙眉,這一關,不是要殺夠一定數目的士兵才能通關嗎?難道說還有其他奧秘?

    這個疑惑,讓傅延慶抓心撓肺一樣難受,他揮了揮手,讓苗木離開,而后進了白濠帳篷。

    “小白,人生還很漫長,輸一場,不代表輸一世。”

    金玉良言爆發了,金光輻射,沁人心脾。

    “可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場。”

    白濠自嘲一笑:“更可笑的是,我把孫默當勁敵,人家眼中卻根本沒有我。”

    傅延慶沉默,心說孫默眼中,搞不好連我都沒有。

    “真失敗呀!”

    白濠頹然,他這次來,打算多參悟一些戰神壁畫,盡可能走的更深處一些,說不定成績非凡,就能登上名師英杰榜第一的位子了,結果被打擊的體無完膚。

    “你不用灰心,孫默說不定,發現了戰神峽谷真正的奧秘,他不是在用才智破關,而是直接知道了答案。”

    傅延慶猜測。

    “這怎么可能?”

    白濠震驚。

    “第五段峽谷,需要打士兵才能通關,但是他和他的學生都沒有做,你說呢?”

    傅延慶以前不告訴白濠通關訣竅,不是敝帚自珍,而是想讓他自己參悟,鍛煉他的腦力,可是現在,沒必要了。

    “孫默是走了捷徑的,你不用失落。”

    傅延慶起身:“我現在就去,把他的秘密挖出來。”

    眼看著傅延慶離去,白濠的神情,依舊沒有好轉。

    捷徑?

    人家能找到,那也是本事呀。

    ……

    李若蘭站在峽谷入口處,好幾次都有沖進去的沖動,可是她忍住了,因為會死。

    “哎,拍不到孫默破關的英姿,好難受呀!”

    李若蘭郁悶,然后便發現了傅延慶,剛要沖上去,采訪一下,就看到人家已經進入了迷霧中。

    其實傅延慶也超厲害了,如果不是孫默,他就是戰神峽谷中,最矚目的名師,只可惜,成了墊腳石。

    至于白濠?

    抱歉,你連墊腳石都沒資格做。

    ……

    孫明和釣魚翁是認識傅延慶的,畢竟能進入這里的就那么幾人,看到他后,雙方打了個招呼。

    “你不是說過不想浪費時間了嗎?怎么?現在又感興趣了?”

    釣魚翁調侃。

    “我是帶學生來試煉,進來看下,不然閑著也是閑著。”

    傅延慶嘴硬,眼神卻是快速的游弋,尋找孫默的身影。

    “那個孫默,你熟悉嗎?”

    釣魚翁好奇。

    “不熟!”

    傅延慶搖頭:“不過人家最近風頭正盛。”

    “應該的,老實說,我這種人,都有拜他為師的沖動,你是沒見,人家走著走著,就咻的一下,一道劍氣出現了,然后又咻的一下,一道劍氣出現了。”

    釣魚翁說的話略顯沙雕,但是傅延慶的面色卻凝重了。

    “怎么可能?”

    因為他知道劍氣意味著什么,也知道那東西多么的珍貴。

    “你問孫名師!”

    釣魚翁呵呵一笑:“我當時還以為我出現幻覺了呢!”

    “確實如此!”

    孫明點頭。

    傅延慶沉默了,原本還有些矜持,偷偷地找,現在直接光明正大的尋找孫默的身影,可是什么都沒有發現。

    “人呢?”

    傅延慶凝神靜氣,將六感提升到了極限,可是依舊什么都沒有發現。

    “你仔細找找,孫默帶著他的學生游玩呢。”

    釣魚翁百無聊賴的坐在地上發呆,連魚都沒心情釣了,至于看李子柒接劍氣?

    我閑的呀!

    看到她頻頻失誤,我會氣死的!

    哎!

    那些劍氣,給了我多好呀!

    傅延慶腳步匆匆,繞了一圈,還是沒看到人:“出去了?”

    “還沒找到?”

    孫明也不淡定了。

    “他們才趕緊進來不久呀,而且即便參悟不了,泡在濃郁的靈氣中也很舒服呀,他們出去干什么?”

    釣魚翁說著說著,就看向了通向第七段峽谷的那團迷霧。

    “他……他們……不會進去了吧?”

    “你說什么傻話呢?”

    傅延慶皺眉,呵斥出口,手腳卻是微微的有些發抖。

    這是他最想聽到,又最不想聽到的答案。

    “應該是進去了!”

    孫明神色嚴肅,起身,走向了迷霧。

    釣魚翁就不夠矜持了,直接竄了出去,速度極快,然后爬在地上,觀察蹤跡。

    一刻鐘后。

    “我的天呀,他們真的進去了。”

    釣魚翁驚呼,因為他看到兩雙腳印,走進了迷霧中。

    “有動靜嗎?”

    傅延慶追問。

    他的意思,如果激發了劍氣,孫默死,如果沒有……

    釣魚嗡和孫明誰都沒有說話,只是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然后,峽谷中,出現了短暫的寧靜,再幾分鐘后,釣魚翁突然抬手,狠狠地抽在了自己的臉上。

    “我發什么呆呀,最重要的事情都給錯過了。”

    釣魚翁懊惱的想撞墻,就算孫默不告訴真意,自己看一看他的參悟過程,也是大有收獲的。

    可惜了。

    “我矜持個什么勁兒呀,早點進來多好?”

    傅延慶也在后悔。

    孫明望著那團迷霧,心思復雜難明,然后下意識的抬腳,就要走進去。

    “孫師!”

    傅延慶嚇了一跳,趕緊拉住了他:“你不要命了?”

    “命?”

    孫明苦笑,要是能用命換到通關的奧秘,我就豁出去了。

    “這個孫默,到底是何方神圣呀?”

    釣魚翁驚嘆:“亞圣的親傳?”

    傅延慶翻了一個白眼,你問我,我問誰去?我現在都懷疑,苗木那家伙告訴我的有關孫默的來歷都是假的。

    一個垃圾學校畢業的學生,連個親傳老師都沒有,能厲害到這種程度?

    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不信。

    “不管他以前如何,反正今天以后,他出名了!”

    釣魚翁說完,又覺得這個詞不給力,于是補充道:“出大大的名!”

    是呀!

    戰神峽谷存在了數萬年,能最終走近第七段峽谷的人,并且還活在世上的,已經屈指可數了。

    孫默不僅自己進去了,還帶著他的親傳學生進去了。

    這要是傳出去,絕對轟動整個修煉界。

    “難不成戰神圖錄,真的要出世了?”

    孫明呢喃。

    “你想多了,第七段峽谷,估計更難。”

    傅延慶完全是出于本能的反駁。

    隨后,三個人不說話了,站在迷霧前,宛若雕像一般,一動不動。

    ……

    時間往前倒回一點點。

    迷霧前,孫默詢問:“明白了嗎?”

    “明白了。”

    李子柒點頭:“其實這一關,接那些劍氣,感悟經驗和戰神意志,并不是通關的方式,那只是戰神的獎勵。”

    “想要通關,必須要掌握靈紋學,然后以此為基礎,解讀出這些壁畫上蘊含的靈紋!”

    “這些靈紋中,才蘊含著過關的鑰匙。”

    聽著小荷包的論述,孫默欣慰的點頭。

    “孺子可教呀!”

    孫默揉了揉小荷包的頭。

    “那位戰神,也太惡趣味了吧?”

    李子柒無語,偷偷回頭,看了看被樹蔭遮擋了孫明兩人,壓低了聲音:“他們要是知道,自己不懂靈紋學的話,一輩子都破不了關,會不會氣死呀?”

    “我覺得會!”

    易地而處,孫默絕對要氣死的。

    這就像你在跑馬拉松,結果最后快通關了,人家裁判告訴你,拿冠軍的方式是掌握一門外語。

    這誰受得了呀。

    “這也許是那位戰神的驕傲吧?”

    李子柒猜測:“在戰神看來,只有和我一模一樣的人,懂的靈紋這種語言的人,才配知道戰神圖錄,或者說,戰神圖錄就是用靈紋語言描寫的?”

    小荷包激動了,老師說不定,真的能拿到那部神功呢。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