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786章 最后關卡,生死之局!

    對于能不能拿到戰神圖錄,孫默并不是很熱衷,因為到現在為止,他的收獲已經非常巨大了。(看啦又看小說網)

    首先是名氣。

    作為半個月連闖六段戰神峽谷的人,孫默想不出名都不行,絕對有很多人愿意花費重金來換取一些經驗。

    要是孫默愿意,這一波就能吃個腦滿肥腸,后半生無憂。

    再次,便是靈紋學上的收獲了。

    破解這些戰神壁畫,讓孫默從另一個全新的角度,開始認知靈紋這種事物。

    再來峽谷之前,他認為靈紋就是一種使用靈氣的圖案,類似于圖騰符咒那種東西,可是現在發現,靈紋應該是一種語言。

    靈紋是一個統稱,可以擁有不同的表達形式。

    比如1和0,可以組成二進制,就是一種全新的語言。

    為什么孫默可以如此之快的破解戰神壁畫?

    除了他本身在靈紋學上,的確有不凡的天分外,這些壁畫中,也從入門到精通,詳細地介紹了這門語言。

    可以說,孫默學會了這種語言。

    “可惜,估計除了子柒,這個世界上,也沒人可以和我用這門語言交流了。”

    孫默自嘲一笑,幸虧花費的時間不長,不然就虛度光陰了。

    這就像努力了三年,學了一門小語種語言似的。

    “其實在這段峽谷,也能收獲很多東西了。”

    李子柒感慨。

    她已經知道了第六段峽谷的奧秘,雖然巖壁上沒有靈紋,但是靈紋又無處不在。

    一花一草,一山一水,那些全都是以靈紋的形態羅列的。

    可以說,整段峽谷,就是一個非常復雜的多重靈紋,一環扣一環。

    這些靈紋中,蘊含著那位戰神用心斬出的一道道劍氣,感悟這些劍氣,就像是被戰神喂招,可以收獲頗豐。

    這些靈紋,在緩緩地自發汲取峽谷中的靈氣。

    當靈氣充滿,靈紋激活,便會釋放出一道劍氣,然后又開始重新汲取靈氣,進行一個循環。

    孫默之所以走到哪里,都有劍氣生成,是他主動在靈紋中注入了靈氣,加速了這個自然激發的過程。

    “走吧!”

    孫默當先走向了峽谷深處。

    “嗯!”

    李子柒乖巧的跟在了后面。

    參悟失敗?

    被迷霧中的劍氣斬殺?

    不存在的!

    孫默現在,甚至可以讓峽谷的禁制失效,畢竟理解了原理后,一切都變得簡單了起來。

    “第六段峽谷像仙境一樣,也不知道第七段,會是什么樣子的?”

    小荷包有些小憧憬,因為想看到一個瑰麗神奇的世界,只是在跨出迷霧的瞬間,她就愣住了。

    “這是啥?”

    李子柒茫然失措。

    孫默沒有回答,而是望著眼前。

    他們出現的地方,是一個正方形的房間,邊長大概是10米,墻壁的顏色是潔白。

    這本該是純潔的色彩,可是當在寂靜無聲,白到了極致的時候,就會給人一種恐慌感。

    “老師……”

    小荷包下意識的緊走了幾步,拉住了孫默的袖子。

    她的聲音不大,但是造成的回音,卻格外的響亮,甚至于有些滲人了。

    “這是幾個意思?”

    孫默皺眉,還好自己沒有幽閉空間恐懼癥,不然非嚇死不可,不過小荷包就不行了,呼吸明顯急促,心跳也加快了。

    “先離開吧!”

    孫默扶住了李子柒,然后退入了迷霧中,可是等到十幾秒后,走出來,兩個人傻眼了。

    因為還是在這間房子中。

    “要遭!”

    孫默眉頭,已經皺成了山字。

    “老師!”

    李子柒有些恐慌,剛要抓緊孫默的袖子,就被一只大手抓住了,頓時,溫暖的感覺襲來。

    “不要怕,一切有我。”

    孫默安慰,干脆摟住了小荷包的肩膀。

    “我……我……”

    李子柒很自責,這里明明什么危險都沒有,可是我為什么就這么不舒服呢?簡直給老師丟人。

    “不要自責,這是一種先天的心理疾病,與你本人無關的。”

    孫默揉了揉小荷包的頭,表面上云淡風輕,內心中卻是格外的慎重。

    這一關,不會是破不了就出不去吧?

    那自己豈不是死定了?

    畢竟沒吃沒喝,這誰受得了呀?

    “我大概可以堅持七到八天,但是子柒扛不住的。”

    孫默有些后悔,除了沒帶補給品,還包括把子柒也輕易帶了進來。

    哎!

    我也是心態膨脹,飄了呀。

    說實話,孫默有那么一丟丟炫耀的意思,想讓傅延慶和釣魚老頭看看,自己不僅可以進來,還能讓親傳弟子進來。

    結果悲劇了。

    所以說,做人不能飄,飄了就挨捶。

    孫默不敢耽擱,抱著小荷包,開始參悟破關的奧秘。

    ……

    夜幕降臨,西陸軍校的營地,死氣沉沉。

    苗幕看著這種氣氛,臉色凝重:“得想個辦法激勵士氣呀,這可不是咱們西陸的風格。”

    西陸軍校,輸人不輸陣,就算死,氣勢也不能弱。

    “怎么激勵?”

    其他名師,卻是百無聊賴。

    白濠被孫默打擊自閉了,躲在帳篷中不出來,傅延慶進了峽谷,雖然大家嘴巴上都沒說,但是心里明白,他是去看孫默參悟壁畫真意了。

    一個六星要觀摩二星,這本身就是一件極其打臉的事情了。

    “詢問一下參悟進度吧?利用競爭和獎賞來調動學生們的積極性如何?”

    苗木提議。

    “有意義嗎?”

    一位名校苦笑:“學生們現在參悟壁畫真意,就算走遠了,也是靠了孫默的講解,又不是自己的本事?”

    說實話,別說學生們了,就連他們這些名師,都被打擊到了。

    孫默真的是強到可怕。

    “你們說,孫默能不能全部破關,拿到戰神圖錄?”

    “拿不拿得到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肯定出名了。”

    “真羨慕孫默那些學生呀,年紀輕輕,就能參悟參悟壁畫真意,進入峽谷深處試練,增加見聞,我當年要是有這種好老師,提升會更大。”

    老師們說著說著,話題就偏了,字里行間,溢滿了羨慕。

    苗木無奈,然后放棄,加入了討論中:“聽說有人頓悟了戰神圖錄后,峽谷中的壁畫會消失,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這一句話,直接讓四周安靜了下來。

    不少人,頓時有了一種緊迫感,感覺失去了什么寶貴的東西似的,可是讓他們努力,又無所適從,畢竟參悟這種事,又不像礦山搬石頭,只要肯干,就有收獲。

    “你會不會聊天呀?”

    有人無語。

    于是營地中的氣氛,更低落了。

    ……

    “孫默,你真是越搞越大呀,連霸刀的親傳都殺了。”

    賀偉坐在桌子前,正在寫信。

    把這里發生的重大事情上報,這是他的工作。

    “不過比起殺人,孫默進入第六段峽谷,才是重中之重。”

    賀偉覺得岳長刀死了,孫默也不會有事,只要他肯用壁畫真意做籌碼,有的是大佬愿意為他出頭,抗下霸刀的怒火,

    “所以說,名師的才氣,便是縱橫九州的資本,殺你的親傳怎么了?要孫默真的頓悟了戰神圖錄,殺你全家,你都不敢吱一聲的。”

    賀偉感慨著,幻想著自己要是做到了,怕是會被副門主大人姿態隆重的請回去吧?

    等等,我都頓悟戰神圖錄了,我還巴望著調回去干嗎?

    肯定是找個地方修煉這部神功,成就一代宗師呀!

    寫好信,賀偉把信件交給了助理,讓他安排人去寄送,然后自己則進了峽谷,機會難得,自己也要努力了。

    爭取借著孫默這股東風,多參悟一些壁畫。

    ……

    當天晚上,孫默和李子柒沒有回來,顧秀就覺得出事了,等到了第二天早上,依舊不見孫默人影,抖m的臉色已經變得非常凝重了。

    “必須通知安姐姐了。”

    顧秀連早飯都沒心思吃了:“孫默一定出事了。”

    “你不要急,肯定是壁畫真意太過于奧妙無窮,以至于孫默忘了時間。”

    金木潔勸說。

    “這才一天罷了,要是換成我有孫默這種機會,肯定十天半個月不來。”

    說起來,孫默這種斷斷續續的參悟者,才是另類。

    “不會的,以孫默的性格,不會沉迷的,就算要連續參悟,他也會自己或者安排子柒出來傳個話吧?”

    抖m還是覺得有問題,于是起身:“我去西陸軍校那邊問問。”

    現在,只有傅延慶有資格進入第六段峽谷,也就是唯一的知情人了。

    “我和你一起!”

    梅子魚也有同樣的擔心,孫默那么溫柔,心思那么細膩,是絕對不會做出讓人擔心這種事情的。

    兩個女孩去了西陸的營地,得到的答案是,傅延慶還沒有回來。

    “我覺得老師出事了。”

    鹿芷若也有這種感覺,可是無可奈何,即便心急如焚,也進不了峽谷。

    顧秀安排了學生守著峽谷口,一旦看到傅延慶出來,立刻來報,接著她焦急的等待了兩天后,才得到傅延慶出來的消息。

    “孫師在做什么?我不知道!”

    傅延慶聽完梅子魚兩人的來意,便回了一句。

    “傅老師……”

    梅子魚陪了個笑臉。

    顧秀沒地位沒背景,她一個人來,絕對什么都問不出來,但是梅子魚就不同了,她的六星名師娘親,就是她最大的依仗。

    “我真的不知道呀!”

    傅延慶無奈一笑:“孫師進第七段峽谷去了。”

    唰!

    隨著傅延慶說完這句話,整個西陸的營地中,瞬間鴉雀無聲,那些正在吃飯的師生們,愕然抬頭,看著傅延慶,忘了吞咽。

    您開玩笑的吧?

    這才幾天?

    孫默就進了第七段峽谷?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