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百九十三章 唐凌的船

    臭小子!

    黃老板在心虛之余,又恨得有些牙癢癢。(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這小子是故意將幽影號認為是他的船嗎?他憑什么覺得自己應該給他弄一條像幽影號一樣的船?

    要知道這幽影號是黑暗之港為黑暗九羽準備的船,為了這一次出海能夠順利,還特別讓五大船塢之一的梅利船塢加工過。

    黑暗之港財大氣粗的,又是造船業的龍頭,唐凌的船算下來能夠買這艘船的一塊船板吧?

    想到這里,黃老板心虛又占了上風....

    他咳嗽了一聲,指著這艘船說道:“唐凌,這艘船哪里好了?甲板都沒有一個,人只能悶在船艙里....出一次海,不能擁抱大海,算什么出海?”

    唐凌看了一眼帥氣的幽影號,果然這艘船是一體的,沒有發現甲板什么的。

    那會很悶的吧?唐凌也不太懂船,聽黃老板這樣一說,他也深以為然,否定了幽影號。

    “那這就不是我的船了?”唐凌之前還覺得幽影號很帥氣,現在生怕幽影號是自己的船,想著要悶在船艙里,唐凌就覺得出海少了很大的樂趣啊。

    “當然不是,這樣的貨色它不配。”黃老板吹牛是不會心虛的。

    唐凌天真的放心了,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繞過了一艘艘巨大的捕魚船和航海船,唐凌發現了望海港口的東南方,停泊著一艘艘小許多的船。

    “這些,應該就是大家的船了?”唐凌看了一眼這些小一些的船,詢問了黃老板一句。

    “嗯,應該是了。”黃老板看了一下這些停泊在港口的船,心中忽然開始罵娘。

    是誰出的主意,把所有少年們的航海船都停在這里的?

    這些船,唔,盡管從金錢的角度來看,有著天差地別的差距,可是從細節卻不難看出,這些船的制造都充滿了誠意。

    是用心和傾盡了全力的,畢竟這一次搶奪資源是一件大事。

    這些少年背后的勢力或者支持者不可能不重視。

    如此對比之下,唐凌的船...咳,唐凌的船也很好啊!陣紋一出,那不是數一數二的的?

    盡管黃老板在安慰著自己,可是心虛的汗珠還是布滿了額頭。

    好在唐凌天真,現在還沒有發現什么誠意之類的問題,還在兀自嘀咕著:“那艘黑色的船怎么不停在這里?”

    “廢話,那是黑暗之港的黑暗九羽的船,自然可以不停在這里。”黃老板有些心不在焉的答了一句。

    而唐凌已經滿是興奮的開始一艘艘看起這些船來。

    “好帥啊,這艘軍綠色的船火力應該不錯吧?”唐凌誠心的贊美著。

    毫無疑問,這軍綠色的,安裝了前文明的輕型武器,甚至還有一個小型護城儀改裝的超科技武器的船,的確就像一只武裝到了牙齒的戰狼。

    看著,就讓人有熱血沸騰的感覺。

    “又不是打仗!這船沒用...你們這次出海的船講究實用功能,就比如...”黃老板趕緊站出來否定,在心中已經將翰皇罵了一遍。

    至于嗎?給正京七子準備一艘小型戰船?

    “哦。”唐凌抓抓腦袋,不好嗎?

    算了,反正不是自己的船,不好就不好。唐凌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哇哦,這船好漂亮。”唐凌的目光立刻又開始閃動光芒。

    “華而不實。”黃老板撇嘴。

    “這船好厲害,竟然有那么大的弩塔,這風帆...”

    “你懂不懂啊?這怕是比起前文明最早的海盜船都不如。”

    “這船...”

    “不好!”

    唐凌一路走一路看,發現不少的好船,但黃老板跟著一路否認,反正唐凌眼中所有的好船,到了黃老板的口中全部都是垃圾。

    真有那么差嗎?唐凌已經開始懷疑,不過此時讓他更疑惑的問題在于,明明就七八十個人,還要各自組成船隊,為什么會有那么多的船?

    “老板,怎么那么多人出海?”唐凌沒有打算憋著,直接就問出了自己的問題。

    “是的,這一次很多人。黑暗之港這一次開放了港口,只要出錢,就能夠獲得出海權。”想起這個,黃老板的心情就微微有些沉重,他實在看不明白黑老究竟想要做什么?

    “為什么?”

    “我也不知道,大概黑暗之港想要撈一筆?反正這一次世界最高議會已經決定,除了少年外,其余勢力就包括黑暗之港本身都不能參與這一次的資源搶奪。”黃老板隨口說了一個自己都快要相信的理由。

    但實際上,黑老并不是重視這些小利益的人。

    “這樣啊。”唐凌倒是相信了,畢竟多少人出海他都不在意,只要這一次能夠拿到足夠自己以及伙伴們晉升的資源就夠了。

    “是這樣的。”黃老板的目光落在了這個停泊著少年們出海船港口的一個角落,那里也停著不少的船。

    可是這些船,和剛才唐凌稱贊的船天差地別,很多船看起來盡管極力做了防護,就比如在木制的船身上包上一層b級合金皮什么的....但這樣的船不要說出海,就算在內漁場捕魚都堅持不了幾天。

    這些船,是那些小勢力的船。如果可以,誰不想拼一把呢?如果僥幸獲得了資源,那他們的勢力中就可以成長起來幾個很不錯的紫月戰士....

    “唐凌啊,這一次出海。如果可以,我是說在你能夠保全自己船的基礎上,你也可以對一些你覺得不壞的,能夠幫忙的少年,伸出援手...”黃老板莫名的有些憂心。

    “沒問題啊。”唐凌并不覺得有什么問題。

    “當然,必須在你的能力范圍以內。”黃老板微微皺了皺眉。

    “老板,你怎么那么嗦?”唐凌覺得黃老板今天的話實在太多了一些,他忽然指向了一艘看起來無比顯眼的船,極度興奮的說道:“老板,那是不是我的船?”

    唐凌所指的船是一艘大船,這里所謂的大是指和這些少年的出海船相比....

    它有兩層,上一層是一個獨立的船艙,由四根柱子支撐起來,看起來有些像前文明的飛機,但并沒有飛機的雙翼,原本應該是雙翼的部分立著兩個巨大的桅桿,桅桿上各自有一個封閉的望臺,望臺下是巨大的卷起來的船帆。

    下層則是巨大的船體本身,通體都是合金結構,在下層有著寬闊的甲板,兩側則有炮臺,后方立著一個不小的煙囪狀的物體,應該是動力全開時,排氣用的?

    這船看起來雖然怪異,像是兩件東西組合在了一起,可是卻有一種莫名的科技感和強大的感覺....

    而在船頭,雕刻著一個巨大的猛獸圖騰,這圖騰應該是光明洲傳說中的神獸獅鷲。

    在夜色下,這獅鷲的口中泛著金屬的光澤,唐凌仔細觀察了一下,原來這獅鷲的口中藏著一根巨大的角....

    這讓唐凌想起了前文明的海盜船,往往會裝上巨大的撞角....莫非在關鍵的時刻,獅鷲的口中會彈出一根撞角?

    而在船身的兩側,一把把巨大的合金巨刀則貼著船身收攏著...

    這些應該也是可以在戰斗的時候彈出來的嗎?

    除此之外,這艘通體白色的船上,還貫穿著神秘的紋路,這些紋路看起來是如此的眼熟,唐凌一下子就想到了超科技紋路....

    想起自己交給黃老板的圖紙,莫非這船還真是自己的船?黃老板短短幾個月就給自己造了一艘那么牛的船?

    雖然這船全身上下都透著強烈的戰意,不是太友好的感覺。

    不過,看在這船這么牛的份兒上....唐凌決定就不和黃老板計較了。

    想到這里,唐凌剛想說一些什么?黃老板卻率先開口了:“這不是你的船。”

    “不是?”唐凌揚眉。

    “當然不是。”黃老板沒有開玩笑的意思,反而眼中透露出了一絲沉重。

    這船是什么勢力的?怎么感覺比正京城,黑暗之港這樣數一數二勢力的船還要厲害?

    唐凌不識貨,黃老板是絕對識貨的。

    這船就是組合體,在關鍵時刻,第二層的像前文明飛機的那個船艙,就是一艘中型的飛行器。

    而不管它的撞角也好,巨型的鋼刀也罷,都是s級合金打造的,如果沒有看錯,那些巨型的鋼刀在最前和最后方的兩把,是加入了不少的超合金打造的。

    雖然,連一階超合金武器都達不到,可是已經能夠發揮一些屬性能力了,主要是船本身能夠給這些武器提供像萬能源石這樣的能源的話。

    那么,那根撞角不用猜測,也應該是花費了重金打造的。

    船身兩側的炮臺,都有簡單的超科技紋路,說明了這些炮臺一旦發威,威力不容小覷....

    至于那個廢氣鍋爐上也有超科技的紋路,雖然做了一些處理和掩蓋,看起來就像一般的紋飾....可這還是瞞不過制器大師黃老板的雙眼。

    這說明了這艘船的動力也絕對不俗。

    最讓人在意的是,貫穿了全船的超科技紋路...這些是做什么用的?以黃老板的眼光竟然都沒有半絲頭緒....但僅從貫穿了整個船體這一點上來看,這些超科技紋路也絕對不是那種簡單的組合,說不定比唐凌船體上的超科技紋路還要厲害。

    這只是表面上能夠看出來的東西,那隱藏在表面之下的呢?

    讓人擔憂的并不是這船本身有多好,而是....這背后的勢力給自己的天才少年拿出如此高調的船,在這一次舉世矚目的資源搶奪上,意味著什么呢?

    而且,這還是一個自己都不熟悉的勢力啊。

    可是說不熟,看著那船頭的獅鷲圖案,黃老板又隱隱覺得有些眼熟....

    黃老板努力的回想,卻被唐凌有些抱怨的聲音打斷了思路:“老板,我的船到底在哪里啊?”

    這讓黃老板背上立刻滲出了冷汗。

    媽的,只不過是準紫月戰士晉升紫月戰士的資源搶奪,這些勢力何必像打了雞血一樣興奮啊?拿出那么多好東西給這些少年造船,如此奢侈,像話嗎?就連那些小勢力也是....船不好就不要弄表面功夫嘛,一個個弄得人模狗樣的,也不實用是不是?

    “咳,我們的船在那邊。因為太好了,所以要低調,你懂什么是低調處理嗎?”黃老板心虛歸心虛,但以他的為人絕對不會坐以待斃,他決定從一個另類的較多告訴唐凌,他的船有多好。

    “是嗎?”看著黃老板的表情,唐凌心中忽然有了不好的預感。

    不過想起每一天黃老板都很勞累的回到嗔癡樓,甚至有些時候眼睛都是通紅的....他的船或許不會太差?

    **

    望海港口,東南角,特別開辟出來給出海少年們停泊船的一片區域。

    此時,在這片區域最邊緣的一角,唐凌緊緊的握著雙拳,全身都有些顫抖的看著自己的船,有一種想要暈過去的感覺。

    黃老板啊,黃老板!你這是為什么啊?我也沒有強要你送我船,對不對?

    你如果真的困難,也不是沒有各方勢力想要贊助我一艘船,只要我給他們帶回來一些晉升紫月戰士的資源....

    再不濟,我自己之前也有錢,想辦法湊一湊,再努力的賺一些,大不了賣一些‘財產’都好,我也能弄一艘船....

    你現在弄出這么一艘船,你是在消遣我嗎?

    唐凌看著眼前這艘屬于他的船,腦中冒出了無數個念頭,心中卻只有一個想法最多,最多后天就要出海了,現在換船還來得及嗎?

    根本無視了唐凌此時悲憤的模樣,黃老板的臉上帶著慈愛的微笑:“唐凌啊,這艘船是不是很帥氣?”

    “不是。”唐凌拳頭上的青筋鼓了起來。

    “你太膚淺了,萬事只看表面!你看看這船,恰到好處的甲板,吹海風是多么的愜意?充滿了前文明抽象藝術的雕刻,讓你走到哪里都是萬眾矚目的地獄崖挑戰王者,看看這配色....”黃老板兀自的沉醉了起來,其實背上已經被冷汗濕透了。

    他忽然想抽自己一百個大嘴巴,干嘛興致勃勃的呆著唐凌來看船?要是等待出海的時候,再將唐凌和他的小伙伴強行的塞上船,說一聲拜拜,唐凌又能將他怎么樣?

    但沒有辦法啊,他貪污了唐凌一萬個多黑海幣,這么大筆錢不用船來當借口,他也想不出來別的借口了。

    “閉嘴。”唐凌忽然轉頭,眼神悲憤的看著黃老板,手幾乎是有些顫抖的指著那艘飄在波濤中的船:“黃老板,這是我的船?”

    “你直接說吧?你和我有什么仇?什么怨?你揍我一頓好了啊!你要是嫌我吃得多,我可以克制的!你為什么要弄出這樣一艘船來消遣我?”唐凌快要說不下去了,眼圈都紅了。

    他還是一個少年啊,哪個少年不要臉的?黃老板這艘船簡直....安全把唐凌的臉放在地上摩擦了。

    這是一艘什么樣的船呢?其實整體還是能夠看出來是一艘船,嗯,一艘木船。

    它有船艙,也有桅桿,也有風帆....只是船體上,這些明顯就是東拼西湊,顏色都不一致的木板是怎么回事兒?連刷上一層漆的錢都沒有嗎?

    好吧,就算這些木板的顏色或深或淺,也并不是不可以忍耐,畢竟它們也好歹整整齊齊的排列在了一起,構成了船體....沒有說因為是拼湊的,就露個洞啊,整個縫隙什么的。

    可是,那風帆是怎么回事兒?盡管它現在是卷起來的,可并不妨礙唐凌能夠看見它是‘五顏六色’的,比船體那些明顯拼湊起來的木板還要絢爛多彩,而且上面還有明顯的補丁....

    連一個風帆也要拼湊?黃老板是窮的弄一張完整的帆布錢都沒有了嗎?

    上百黑海幣,已經能夠買到一大張頂號的普通風帆布了,不是?

    好吧,這風帆唐凌也忍了。

    可是,船頭的雕刻是怎么回事兒?在這里任何一艘船的船頭都很帥氣,就算不帥氣普通的,也會讓人覺得多少帶點兒氣勢,自己的船頭雕刻著一根肉骨頭算什么?

    不至于吧?沒錢就不要雕刻啊,為什么要弄個肉骨頭?!宣布自己是‘哈士野豬’的身份嗎?

    除此之外,船舷上還有各種‘抽象’的雕刻,吃到一半的魚,海螺,貝殼....最過分的還有一盤炒菜!

    唐凌有一種想將那炒菜掰下來塞進黃老板口中的沖動。

    都不期待了,船的動力,船上的武器,船本身的防御....唐凌蹲了下來,被一層陰影籠罩著,他就要開著這樣的船出海嗎?

    別人會不會以為他是在混雜在船隊中要飯的?

    “那個,唐凌啊....”黃老板也難得有些臉紅了,他試圖安慰唐凌。

    “不要和我說話,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唐凌蹲著,他能怎么辦?面對黃老板這種賤人,打也打不贏的說。

    或許,去找夢客的老板娘,撲倒她的懷里訴盡委屈?

    “唐凌啊,其實這船并不像你看見的那樣。不然我給你詳細的講解一番?”黃老板擦了一把冷汗,這外表他已經竭盡所能弄得利索了。

    “走開,莫挨老子。”唐凌現在只想蹲在這個角落,畫一萬個圈圈讓自己內心得到平靜和救贖。

    如果實在不成,就厚臉皮蹭別人的船?比如正京七子?黑暗九羽?他們要是不答應,就揍他們!

    反正自己不可能游泳出海吧?

    唐凌對這艘船的抗拒已經到了極限,特別是看見船頭那肉骨頭就想要流淚....

    黃老板此時卻憤怒了,特么的淺薄少年!竟然敢對自己說出‘老子’這種話,還讓自己不要碰他?

    想著,黃老板直接就在唐凌的腦袋上拍了一下,抓起唐凌的手臂就跳到了船上。

    “你說,你是誰的老子?”黃老板將唐凌摔在了甲板上,直接怒指唐凌。

    “臭小子,竟然敢在我面前稱老子!”黃老板一把抓起了唐凌,唐凌沉默以對,好慘啊,能怎么辦呢?黃老板竟然開始使用暴力了。

    剛這樣想,唐凌就看見黃老板已經捏起了拳頭....

    要揍自己?不能反抗啊,一日為師終生為父,雖然黃老板賤是賤了一些...所以,唐凌只能縮起脖子閉上了眼睛。

    其實,比賤自己也不怕的....可是黃老板真怒了,唐凌還是不敢賤的。

    ‘嘭’的一聲悶響,拳頭并沒有落在唐凌的身上。

    唐凌小心的睜開了眼睛,看見黃老板竟然一拳打在了甲板上。

    “老板,啥意思?羞憤的想毀了這艘船?”唐凌眨巴了幾下眼睛。

    “老子羞憤個屁!我什么實力?我的一拳什么威力?你看看這甲板破了嗎?”黃老板又將唐凌摔在了甲板上:“給老子睜開你的眼睛仔細看。”

    唐凌趴在甲板上,很仔細的,甚至運用了精準本能看,還用手反復的摸了幾遍,沒破?!

    如果記得沒錯,黃老板可是六階紫月戰士,就算不是全力的一拳?

    “呵呵,不信?你自己試試?”黃老板心中舒了一口氣,剛才那一拳他還是收著力的,要是他全力一拳的話....

    不過,他是六階紫月戰士啊!

    不用他催促,唐凌已經握緊了拳頭開始試了,他果然不信黃老板。

    ‘嘭’‘嘭嘭’‘嘭嘭嘭’,結果是唐凌用盡了全力,這木板都沒有絲毫的破裂,

    這些木板顏色不一,唐凌怕有的好有的話,他仔細的都試了一下,真的很耐打啊!

    “現在信了?知道怎么回事兒嗎?”黃老板鄙視的看著唐凌。

    唐凌站起來,揉著疼痛的拳頭,搖頭。

    “這些木材看起來普通,其實都是來自二級以上的兇植!有的甚至是三級兇植的材料!并且,還不是什么兇植的都行!我選擇的都是堅硬,防水并且相對要輕巧的那種!憑你現在的本事,就算釋放戰種,也打不破這艘船。”黃老板義憤填膺。

    唐凌的眼睛亮了,忽然間對這艘看起來像是海上行乞的船就不是那么抗拒了。

    黃老板說得是實話,但他隱瞞的卻是這些材料都是他從船廠順來的邊角料,小料....雖然這些也值錢,可是對于財大氣粗的船廠來說,卻頗為雞肋,樂得送給黃老板做人情。

    黃老板只是盡職的挑挑揀揀,就有了這東拼西湊的船體。

    其實,挑揀也沒有怎么費勁兒....原本船塢選擇用來造船用的兇植材料,就一定是適合航海所用的啊。

    天真的是唐凌啊。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