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五百七十五章 拿起屠刀佛也成魔23

    夜云嵐扯出一個假笑來:“雕蟲小技,何足掛齒,小女子擔不得國師大人一個謝字。(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夜云嵐的話讓霍焰楓再次挑眉,他感覺著身上的清爽,心情很是愉悅:“當然要謝。”

    “淺淺姑娘一個小小的術法,可是省了我很多的麻煩呢。”

    “哦?”夜云嵐不置可否的發出一個單音節。

    霍焰楓揮手關了機關暗門,走到夜云嵐的對面坐下,拿起茶壺來,緩緩給自己倒了杯茶。

    茶香四溢,驅散了他鼻腔內的血腥氣息,他整個人跟著放松下來,這才不緊不慢的啟唇說道。

    “太監總管失蹤一事,明日便會鬧得沸沸揚揚。”

    “第一個會被懷疑的,當屬宰相。”

    “第二個就是我。”

    “宰相今日的衣服上,會沾染上這位九千歲的血污,尸體也會出現在相府地牢中。”

    “而我身上的衣袍未變,干干凈凈,自然就會洗脫嫌疑。”

    “若我換了一身衣袍,自然也要被人懷疑幾分。”

    “雖然抓不住什么有用的把柄用以攻擊于我,卻也會浪費一番口舌,做那無聊的口舌之爭。”

    “現如今,淺淺姑娘的舉手之勞,就免了我這么多的后續麻煩。”

    “淺淺姑娘當得這一句謝。”

    夜云嵐:......

    好嘛。

    人家長篇大論的結果,就是為了告訴她。

    她其實也是幫兇。

    她剛剛替他掃尾,把他身上的血腥氣,還有可能沾染上的血跡等,一個術法給清理干凈了。

    這下子人家毫無破綻了。

    她是知情人,被她強行綁在了一條船上,拴在了一根繩子上。

    啊呸!

    她才不是螞蚱。

    總之,她回去后想要告密,勢必要惹得一身騷。

    夜云嵐怒瞪老神在在品茶的家伙,她之前怎么就沒發現這貨這么欠抽呢?

    夜云嵐忽然有了三分把握,這貨應該是換了芯子了。

    至于是什么時候換的?

    也許第一面的時候,他就不是他了。

    不然一個位高權重的國師,一個佛法高深的和尚。

    為什么偏偏不愿斬斷紅線,非要跟她牽扯不清?

    她是不是才附身的時候就被他發現了?

    所以他才會救她?

    又或者他早早就掐算到了她出入哪一個小世界,早她一步就等在這里了?

    不然怎么自圓其說?

    她改變了原主的死劫,掉下懸崖,他就恰巧等在了崖底呢?

    夜云嵐越想越覺得就是這么回事。

    尤其她之前一再試探他的底限,都沒看出個所以然來。

    他似對她很縱容。

    還故意控制住了主動權。

    這是前面那些個小世界當弱雞憋屈到了,所以這次發現一上來修為就比自己高,迫不及待的想要農民翻身把歌唱了?

    夜云嵐懷疑的目光瞥向了對面。

    霍焰楓接觸到那個目光,心中一個咯噔。

    面上卻是不動聲色的又換了一個笑容:“淺淺姑娘為何這般看我?”

    夜云嵐張了張嘴,又忽然閉上。

    她也拿起了桌子上的茶杯,淺淺的啜了一口,這才慢悠悠的開口:“有一事想不通。”

    霍焰楓壓了壓心底的慌亂,平復好了心情,笑容再換。

    “哦?有何事想不通?”

    夜云嵐抬眼,那平靜的目光,像是要直直穿透他的靈魂,看清他的一切。

    霍焰楓被這目光看得全身發毛,卻是強自鎮定的跟著認真了目光。

    如此,夜云嵐倒是看不出個所以然了。

    她卻沒有收回目光,一字一頓的問道:“國師大人三番五次與小女子糾纏不清,是何用意?”

    “小女子記得沒錯的話,國師大人并未還俗,而且國師一職也不能娶親的吧?”

    這話很是直白了。

    也很不留情面。

    霍焰楓一時沒有接話,卻是在與夜云嵐對視片刻,率先移開了視線。

    他知道她的本事,所以在眼看著自己的情緒,要影響眼睛產生波動被她洞察之前,他只能垂眸,遮住眼底的一切。

    “淺淺姑娘如此說,是還沒忘記以身相許之事?”

    一句調侃,把皮球踢了回去。

    也好似他并沒有什么逾越的想法,一切不過都是她胡思亂想罷了。

    夜云嵐:......

    她現在認定了,這貨應該就是那位仙友無疑了。

    而且她的想法應該也有偏差。

    之前的花和尚不會避開她的目光,反而會挑釁或者饒有興趣的看著她。

    雖然他的眼睛像隔著一層霧,但想法太露骨的時候,她還是能夠讀取到一部分他的想法的。

    就比如他曾經想過她有趣,想要逗弄她。

    又比如他忽然間黑化的想法,想要把她囚禁起來。

    可現在,他好似對她很了解。

    看似與之前一樣,卻在細微處小心處理,反而露出了破綻來。

    夜云嵐笑得妖嬈了幾分。

    這樣妖嬈的笑容,是絕對不會出現在花淺淺的臉上的。

    小姑娘年歲不大,笑容不多,但笑起來的時候,要么嬌憨,要么可愛。

    這種幾萬年的狐貍才有的笑容,還有那一瞬施展而出的魅惑,也絕非一個十五歲的小姑娘可以做到的。

    這是夜云嵐最瘋狂的一次試探。

    若對方芯子沒換,就是那個花和尚。

    看到這個笑容,必然會掐住她質問她是誰。

    十成十認為原主被什么可怕的老妖怪奪舍了。

    然而,眼前的國師卻是一時失神,被她魅惑住了。

    不過也只是片刻。

    片刻后,他臉上掛上了極其危險的笑容,眼中也是火光熊熊。

    “小丫頭,這般魅惑貧僧,就不怕貧僧一個沒忍住,獸性大發?”

    “畢竟,如你所說,我是個男子。”

    夜云嵐感覺自己像是被什么猛獸盯上了似的,后背一瞬就被冷汗打濕了。

    不是她心理素質不行,而是對方釋放而出的威壓,讓她有些難以支撐。

    她現在沒趴到地上,已經是極力硬抗的結果了。

    雖然對方生氣了,但與夜云嵐的預期完全不同。

    夜云嵐已經能夠肯定了,這么別扭又忽然生氣的家伙,絕壁是那貨。

    相處了近千小世界,他的脾性習慣,仔細想想,她還是總結出了一些的。

    如今這個反應,恰好就是其一。

    自相矛盾,瞬間生氣炸毛,語氣眼神都如出一轍。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