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十一章 唐鴻回國(上)

    海島上。(m.k6uk.com手機閱讀)

    基地內。

    雙層餐廳靜悄悄,有人吃飽了想要打嗝卻克制住;有人嗆到辣椒,臉龐憋得通紅,強忍著沒有咳嗽;有人吃完早餐習慣性掏出一包香煙,以往都是美滋滋點燃一根煙,做個活神仙,今天卻例外,下意識把香煙湊在鼻下聞了聞,看著煙嘴上的英文字母,坐在原位發著呆。

    這天的清晨時分,所有人擠在基地餐廳第二層的東邊角落,以東邊角落為中心呈現扇形擴散。

    世間百態,大抵如此,靜謐餐廳上演著一場無聲啞劇。

    兩位入圣者正坐在角落用餐。

    哪個敢失禮。

    是崇拜,是敬畏,是尊重,就像是信徒看見神,每一位入圣都是當之無愧的人類英雄。

    “真奇跡!”

    “唐圣者竟然親自到餐廳吃早飯。”

    眾人目光各異,不約而同的流露出驚訝之色,震撼之色。

    仿佛看到了天崩地裂的奇觀。

    違背常理,違背認知,徹底違背了眾人對唐鴻的心中印象!

    “唐圣者還沒有參觀過基地呢。”

    “是啊……今年四月份唐圣者接替方圣者坐鎮xc-dxy-雙子二號北祭臺,剛開始金紅色還能過去送物資,后來就全面禁止,不準任何人接近,我們都使用遠程遙控小車,送去日常生活的必備物資。”

    “他如何忍耐得了!”

    “整整兩個月,唐圣者一個人生活在海島北岸,不會難過嗎?”

    “要換我,恐怕會抓狂發瘋。”

    所有人都有同一個疑惑,想問唐鴻又不敢,默默用目光交流。

    孤島漂流還好說,四面八方,確實沒有人。

    唐鴻這情況,卻大有不同只要他隨便走兩步,便有人熱烈迎接,至少在這座島上,所到之處,無不是人們目光注意力的焦點,中心。但卻偏偏一個人住在北岸,與世隔絕的囚牢,斷絕大多數溝通,而唐鴻置身其內,沒走出半步。

    這得有多么強大的意志!

    千錘百煉的心靈!

    這時候,餐廳之內,眾人面面相覷的思索:“聽說唐圣者吃完還要逛一圈,太可怕,不正常……難道李雪空圣者真的出了事,唐圣者心情低落?”

    李雪空壽終正寢,尚在隱瞞,尚未公布。

    目前知情者:入圣,以及全球各國的研究機構。李雪空昨日逝去,宣告【為其延壽】的盛夏計劃失敗,也令所有入圣者燃起斗志。

    但人們的喜怒哀樂不相通。

    ……

    一張窗邊的餐桌。

    精致餐盤的食物已吃光。

    波浪卷金發少女偷偷瞄了眼唐鴻。

    清晨時分,吃著炸土豆,唐鴻一身簡潔莊重的黑衣,神態莫名肅穆,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無意識散發著異常沉重又輕松的古怪氛圍。

    沉重自是不用說。

    輕松是因為熬過漫長兩個月,實力有了大進境,又體會到久違的生活樂趣。

    瞄了眼,又瞄了一眼,金發少女舔了舔杯子邊緣的乳白牛奶:“唐圣者看起來不太開心,大家都不敢說話。”

    在她心目中,唐鴻就像是

    在她想象中,盛夏陽光照耀著廣闊無垠大西洋的海島沙灘,藍天白云,海鷗翱翔,清涼的風兒吹過,兩人應該

    很遺憾沒能實現。

    “哎。”

    “只好以后再說啦。”波浪卷金發少女的手肘撐在餐桌邊緣,托著下巴,藍色眼睛眨巴了兩下:“不過,我們還有以后嗎。”

    ……

    不遠處的餐桌。

    鋼蛋先生又加了一份高熱量多層數的漢堡包。

    咔嚓,咔嚓,他飛快咀嚼,鼓鼓囊囊的嘴巴像極了兩個氣球,抬頭時目光卻多出了一絲茫然。

    “唐鴻現身餐廳,他和入圣者司空勿易一起吃早餐,看來這兩位入圣者回國就在今天。”鋼蛋先生不參與盛夏之戰,仍不能松懈,他要一如既往地配合軍方鎮壓這兩座神之祭臺。

    幸好唐鴻和司空勿易合力把一尊災難神拖出祭臺范圍,鏖戰大海,硬生生斬殺一尊。

    鋼蛋先生松了松紅色領帶。

    xc級別,變成xb級別,沒以前那么窒息。

    “兩座祭臺。”

    “一尊神化階段災難神。”鋼蛋先生坐在椅子上,輕輕搖晃。

    ……

    忽地瞧見唐鴻和司空勿易有說有笑站起身,顧不得再吃,鋼蛋先生急忙迎上去。

    同時。

    眾人也都看過去,大氣不敢喘,豎起耳朵聽。

    “各位。”

    只見唐鴻轉過身,面朝眾人,環視全場。

    他坐在餐廳二層的東邊角落,眾人又呈現扇形分布,一眼看見所有人。

    “這段時間和大家共事很開心,十分感謝大家的支持,協助,讓我有機會從史上最弱小入圣戰力成為能肩負入圣使命的先驅超凡者,是這座海島所有人給了我一個最佳環境,讓我學習到很多,日夜變強,天天向上。”唐鴻一口氣說完,便與司空勿易飛出餐廳第二層的敞開窗戶。

    隨后。

    飛到窗外。

    唐鴻又回頭祝福了幾句,清朗聲音傳入在座眾人的耳邊,蘊含著一絲絲喜悅之力。

    霎時間,有的人喜上眉梢,有的人滿面春風樂開花,或是站在窗戶邊,歡呼雀躍,送別唐鴻,或是手舞足蹈的表達內心喜悅之情。

    唐鴻一句話,使得離別變成了皆大歡喜的場面。

    眾人都心潮澎湃,望著唐鴻與司空勿易兩人站在望塔之上,標記著華國國旗的專機從天邊飛至。

    兩位入圣者回國!

    當地時間上午八點二十分,兩人正式離開該島嶼,準備從大西洋戰區回歸祖國。

    入圣使命,鎮守神之祭臺,而現在有了更為重大的使命全員集結,只為一戰定存亡。

    ……

    良久后。

    鋼蛋先生總算是恢復冷靜,扯了扯紅色領帶,皺眉不語。

    “唐圣者剛剛好像說的是成為一位肩負入圣使命的……先驅超凡者?”

    “可是。”

    “我也先驅超凡啊。”

    鋼蛋先生不由得掩面長嘆,天底下誰不把唐鴻視為入圣者,唯獨唐鴻自己不這么認為。

    可能天才對自身要求更嚴格?

    原名是gabriel sanchez,中文名字是鋼蛋的中年男子又披上紅夾克,繼續巡守北邊的神之祭臺。

    其余人也都散了。

    各就各位,各司其職,眾人都不敢松懈。即使入圣者回國休息,亦是為了調整到最佳姿態迎接浩劫。

    專機上。

    機艙空間很寬闊,沙發座椅,還有著棕色書柜,擺放著各類書籍,僅有唐鴻和司空勿易兩個人。

    唐鴻閉目感知了一下,看向舷窗之外的遼闊云海:“我們在飛往北極方向。”

    “耗時最短的航線。”

    司空勿易低頭抿了口熱茶,低頭翻看世界各國的雜志,他出行經驗比唐鴻豐富多了。

    畢竟,唐鴻初次出國,而司空勿易自從入圣之后,就開始承擔起國際層面的鎮守使命,基本上世界各地全都去過。

    “比如從華國飛往美國的航班通常會在北極之上繞一圈。從地圖上看,最短路線是橫穿太平洋,實則不然,因為地球是圓的,橢圓球體,實際飛機路線將會拉長。”

    “安全也是個問題。”

    “大海上沒有任何的備降機場,一旦出現事故,沒地方維修。”

    說到這兒。

    司空勿易停頓了一下,看了眼面色古怪的唐鴻:“你怕我烏鴉嘴?”

    唐鴻搖頭:“我在想萬一遇到騰空類型危險神襲擊怎么辦。”

    “哦。”司空勿易了然道:“危險神很少會襲擊人類,除非飛機上運送異空間結晶、十九型設備。況且南北極乃是神禁區,們絕對不會進入南北極范圍。”

    可能是磁場原因,氣候原因,也可能別的緣故。

    反正至今也沒人查得出禁區根源。

    去年十二月,中央研究所桑博士請動李雪空和方南洵兩位入圣者協助,就在北極做實驗,以貨真價實的兩枚異空間結晶作為誘餌,那尊如同五彩云霧的災難神也不曾進入北極范圍內。

    “對了。”

    司空勿易抬頭道:“聽說你的弒神信念比屠神更厲害,弒神就變強?”

    唐鴻倚著書柜,一邊挑選心理方面的書籍,一邊開口道:“每次弒神全都有磨礪意志,洗滌心靈的奇效,使我更強大。可惜現在災難神不好殺,其余的神之祭臺又進入龜殼模式。”

    龜殼模式?

    司空勿易忍俊不禁的笑道:“今年盛夏,六月一號,降臨之時,地球大氣層邊緣的所有異空間裂縫將會臨時性融合,化為一條能容納真正神降臨顯化的龐大通道。與此同時,世界各地的神之祭臺隔空配合,讓那條異空間通道穩定。”

    人類這邊為了盛夏做準備。

    神之祭臺也一樣。

    要不是李雪空油盡燈枯,有了回光返照的跡象,那兩座祭臺內部的災難神不會殺出。

    “要知道異空間裂縫融合……”

    “只需一天。”

    司空勿易搖晃著手里茶杯,清淡的茶香飄散,機艙內陷入寂靜。

    另一側。

    倚著書柜的唐鴻低頭沉吟:“假如再給我一年時間,這一戰必勝。”

    “時間還是太少了。”

    “論戰力,我不如天才入圣,論作用也不如以生命為代價,一條命,換取一擊之力的入圣者。”

    唐鴻對自身定位很清晰。

    而隨著眼界拔高,地位攀升,他隱隱意識到今年盛夏……單憑超凡入圣與科技力量的各式配合,實在差太多,劣勢太大了,三年前百位入圣,如今只剩三十多位入圣者,人類完全打不過。

    除非一夜之間多出幾十位入圣。

    又或者消失多年的第一天才驀然間歸來。

    “這些都不切實際。”

    “我們怎么打。”

    唐鴻沉默地看著書籍封面:《自卑與超越,遇見未知的自己》

    華國境內。

    廣南省份的省會。

    一間斬破異空間的上品序列之信念擁有者、第三天才坐在街角蛋糕店的落地窗座位上,也在思考唐鴻思考的這個關鍵性問題。

    “以入圣的命,換取真正神的神軀淡化,這條路已經行不通。”

    當今世界沒那么多入圣者!

    “即使核彈升級為氫軸彈,加上去年研制成功的電磁武器,作用也不大。”

    科技武器對神幾乎無效,此乃多年阻擊戰的寶貴經驗,公認事實!大多數科技武器淪為無用功,唯有極端的炙熱高溫有機會融化神軀。

    況且神有智慧。

    戰略級武器最多命中一次。

    “三十多位入圣者天才入圣共有十一位,巔峰入圣有八位……我們到底怎么才能打贏三日之后的浩劫,雙方差距太大了。”

    她與唐鴻相同,也希望留給人類的時間更多些。

    但……時間從來不等人。

    強如天才入圣,信念無與倫比,第三天才也只能暗暗祈禱【一劍斬破異空間】的第一信念,歷經痛苦所打磨這么多年的最終一劍,最好阻止降臨。

    ……

    北湖省份。

    入圣者方南洵與第二天才許賢見面。

    “巔峰入圣?”

    “不止。”

    第二天才許賢打量了一眼方南洵。

    他清晰察覺,方南洵體內有一股異常恐怖的力量不斷提升,眼看著快要凌駕于巔峰入圣之上。

    這股力量,天才入圣也心驚,甚至令許賢感到一丁點死亡威脅。

    方南洵搖頭:“有用,也沒用。”

    許賢:“我不管這些,盡全力就好了。”

    說完,許賢回到木屋內,好像不怎么關心作戰計劃。

    “唉。”

    方南洵有點犯愁:“我們應該怎么分配呢。”

    ……

    帝都附近。

    中央研究所之內。

    桑博士專用休息房間,夜明珠散發著微弱光芒,映出那一張疲憊不堪卻亢奮的冷酷臉龐。

    “一關,兩關,三關。”

    “只要過了前兩關,我們人類就有更多的時間。”桑博士冷漠目光落在屏幕上,喃喃自語:“第三關最多傷亡幾千萬,運氣好的話,損失幾百萬人口。抱歉了,只有如此才能贏。”

    饒是桑博士冷漠瘋狂,眼底也閃過掙扎之色。

    夜明珠繼續發光。

    有加熱裝置為其提供發光的必要能量。

    只見桑博士側身,拿起枕頭,表面縫制一朵朵俗氣的紅色花朵。

    嗤啦!

    一把撕開枕頭!

    桑博士從枕頭里面掏出一支血紅顏色的蠟燭!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