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24、第 124 章

    伯尼豎完中指, 全場安靜。(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警|察們無話可說,那個語音系統也沒再發出聲音。

    劉綜第一個反應過來,他用步話機下令與院方協調的人員馬上查看醫院機房,調查醫院的計算機系統管理情況。

    伯尼淡然道:“來不及了, 他們現在肯定已經撤了。”

    劉綜看著他:“亞力克斯?勞倫斯?”

    “你可以叫我伯尼。伯尼.陳。”

    劉綜:“……”幾個名字這是。

    “剛才說話的那人是保羅。保羅.史維特。暗網殺人平臺bird幕后操縱者。不過警方一直沒有找到確切扎實的證據。至于保羅在中國的合作伙伴,你應該比我更熟。”

    “保羅認識你?”

    “很熟, 他追殺我很多年。我八年前死在他安排的一場刺殺中, 所以現在他再次見到我,有點小激動。”

    “他為什么要追殺你?”

    “私怨而已。與現在的案子無關。”

    “所以保羅認識你的時候你叫勞倫斯.金。”

    “對。但你不用查, 查出來的都不是我。我的信息在網上是隱蔽的。”

    劉綜:“……”怎么這人說話讓他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就是很不討人喜歡的那種感覺。

    伯尼又道:“其實他也沒完全認出我, 當初我是另一個樣子,但他肯定起疑心了, 剛才那聲招呼就是在挑釁試探而已。不過你們也不必擔心, 他在這里不會動手的。想殺我,他還沒有準備好。”

    劉綜心里默默吐槽, 確認了,這語氣是真的熟悉。倪藍就這調調。

    劉綜道:“保羅和秦遠都是我們要追緝的目標。今天你救了姜誠, 謝謝你。但現場有五人死亡,我們需要你配合調查。”

    “好的。”伯尼態度上是很配合。

    劉綜心想這是知道調查會核實證件所以就叫伯尼.陳了嗎?

    劉綜清清嗓子, 又道:“既然保羅對你不懷好意, 我會派人保護你。”

    “多謝。我暫時不會離開醫院。還有,我剛才在三樓男洗手間看到一位先生被人襲擊倒地,麻煩你派人上去查看一下。”

    劉綜無語, 這位伯尼.陳是把誰打了?

    劉綜派人上樓,伯尼在一旁找了椅子坐下了打電話,看似不經意,但劉綜覺得地點是精心選擇的。因為正好在監控死角。劉綜并不回避,走到不遠處站著,豎著耳朵聽。伯尼也不在意,自顧自講自己的。

    伯尼說的英文,語速很快,中間夾了一些也許是他們通話里特有的簡稱,劉綜能聽懂百分之八十。

    伯尼告訴電話那頭自己已經跟保羅對上號了,對方應該是問他具體情況。伯尼就把發生的事說了。對方說了什么,伯尼傲嬌道自己既然沒法見死不救,插了手,就預料了被保羅發現的可能。早晚會被他確認的,再繞圈子顯得自己沒種。

    接著伯尼話鋒一轉,問電話追蹤情況,又說什么“你管好你自己,成天搗蛋沒點用,這么大的人了還需要家長出來收拾爛攤子很丟臉”云云,又說“我早說了會如何如何”等等。

    劉綜忽然覺得,電話那頭應該是倪藍。

    果然伯尼忽然轉頭問他:“倪藍回來后,是不是馬上又要被送回牢里。”

    “對。”劉綜應。

    伯尼就對電話說了一通,看來對方確實就是倪藍。

    伯尼掛了電話,對劉綜道:“今晚能安排我跟倪藍在一個牢房呆著嗎?”

    劉綜愣了愣。

    “我有些事情需要跟倪藍談。需要一個清靜、安全、沒人打擾的地方。”

    所以拘留室是這么一個美好的地方嗎?劉綜想了想,答應了。

    伯尼再次拿了手機打電話,這次他走到角落,又是監控死角。但明顯這回要避開所有人。劉綜識趣沒再跟過去,他站遠了,但仍確保伯尼在他的視線范圍內。

    倪藍一行順利到了機場。倪藍什么都沒管,行李什么都是藍耀陽處理,她只顧著盯電腦。

    但沒有任何進展,崔庚的電話確實出問題了。倪藍讓李木去探問,李木找了個理由,說自己想去買杯咖啡,問崔庚要不要,結果崔庚電話打不通。崔庚皺著眉頭說自己手機不知道是什么情況,剛才想發信息,但是手機死機,然后黑屏了。

    李木悄悄把情況通知倪藍。

    倪藍不高興,這下好了,這個通訊app肯定是被全部棄用了。不止崔庚的電話,其他人肯定也是如此。想用這條線追查是沒戲了。

    藍耀陽安慰她:“起碼我們重創了他們的通訊網絡,使得他們沒辦法再順暢的利用自己的平臺溝通。他們需要用公眾平臺再聯絡,或者打電話,這樣暴露信息的可能性大多了。只要網警加強這個方向的監控,會有辦法把他們抓出來的。”

    倪藍撇撇嘴:“還把亞力克斯暴露了。”

    “但是亞力克斯及時救下了姜誠。還發現他們居然有無人機武器。這種改裝的設備是需要特殊渠道的。無人機都有編號,從廠家可查出處。我們離掌握證據又近了一步。還有他們損失了五名殺手,毫不手軟,這表示他們手上還有更多可用的人。擁有這種規模的組織,代表著秦遠與本市的黑社會勢力有勾結,他需要人把這些打手管理起來,像公司一樣,是需要管理系統的。這又比散兵游勇好查。這些組織絕對不是清白的,在警方肯定有案底。這又是線索。我們可以從秦遠的經濟狀況入手。就像鋒范、瑞盾這些公司一樣,他肯定手里還有別的,他需要大量的洗錢,應該不止是輸送給保羅,還有這些原因。”

    倪藍認真看看他:“藍耀陽,你還真的可以做偵探啊。”

    藍耀陽有些得意,抬了抬下巴:“就說我很厲害的。”

    倪藍伸手掐掐他的臉,跟逗小朋友一樣。

    藍耀陽拍開她的手,倪藍哈哈笑。笑完了趕緊憋回去,鬼鬼祟祟觀察了一下周圍,生怕被別人拍到。

    周圍沒人注意他們。他們是紅眼航班最后一班機,又在貴賓室,人很少,很安全。

    倪藍一看沒情況,又得意笑起來,覺得自己占到了藍耀陽的便宜。

    藍耀陽看著她的笑臉,有些心疼:“你回去還得回拘留室嗎?”

    “對。”倪藍倒是不在乎,“沒事的,很快就能出來。亞力克斯在處理了。”

    “不會再有什么意外吧?”

    倪藍想了想:“你這么一說……”

    “好了。快閉嘴。”藍耀陽道:“你的黑體質,少說話吧。”

    倪藍又笑了。

    藍耀陽的手機震了震,他起身去接電話。今天他的電話也一直沒停過。畢竟姜誠出了事,各家娛樂公司都關注。姜誠受槍傷后,藍耀陽還把自家公司的人手調過去,以便第一時間給予照顧。藍高義和許娟白天過問藍耀陽帶倪藍出門,晚上過問藍耀陽插手姜誠,這兩個事聯系起來真的會有很不好的聯想,他們生怕兒子沾上什么危險。

    卓愷就更是跳腳了,打了好幾個電話,還在鐵桿群里狂發消息。

    因為姜誠是在他的房子里出事的,那里居然還死了人。從屋里死到屋外還死到了天臺上。據說血都從天臺流到了地下停車場。

    卓愷簡直是捶心肝,痛心疾首控訴:我以為你是要在那筑愛巢,沒想到你把它變兇宅啊!

    我買下來吧。藍耀陽道歉的姿態很誠懇了。

    卓而很煩:誰要你買!老子缺錢嗎?老子房子有得是。

    那你再借我一套。藍耀陽借房子的態度也很誠懇。畢竟在他名下的話容易被查到了。

    下一秒他又反應過來了:哦,不行。不用借了。現在你名下的也不方便了。

    卓而很煩:……

    段偉祺插話了:自從二藍投身警界后,跟我們境界不一樣了。我們惦記著掙錢,人家想著破案,兄弟也聯絡得少了,八卦也不聊了,女人也不討論了。

    二藍神:我什么時候跟你們討論女人?

    卓而很煩:你說得最多!

    二藍神:滾蛋!

    卓而很煩發了語音:“ 翻記錄!我今晚不睡了也要給你整理出來。哪個哪個新人不錯,哪個聲音甜,哪個演技不行但是長得好!!!我到底要不要簽她呢?算了,她眼睛有問題,拋起媚眼來像抽筋。還有好多,我肯定能翻出來。”

    二藍神:滾滾滾!

    段偉祺:翻!他之前還說了好多倪藍的壞話,給他裝訂個冊子,寄給倪藍!

    二藍神:……

    卓而很煩:還敢不敢買我的兇宅了!配個插腰圖。

    二藍神:不敢了。

    卓而很煩:還借不借我的房子了?再配插腰圖。

    二藍神:借。

    卓而很煩:給你!丟過來兩個地址。

    卓而很煩:一個沒裝修但通水通電,躲殺手應該挺好的。一個二手舊房子,大隱隱于市。明天讓司機給你送鑰匙過去。

    段偉祺:有什么事你要提前說,鬧得這么大,我們早點有心理準備也好幫你的忙。還以為你鬧著玩呢,結果血從天臺流到車|庫……

    卓而很煩:就是,還是不是兄弟了?我們也是看偵探片長大的,要錢有錢,要人有人,能幫忙的。

    二藍神:對方是國際殺手集團,國際刑警都來了。

    段偉祺:這么刺|激!

    卓而很煩:哦,那偵探片我們只是看看,要錢有錢,要房有房,要車有車,人就算了。

    藍耀陽笑起來,知道好兄弟故意用這樣調侃的方式支持他。

    藍耀陽又接了幾個電話,是公司那邊的人打來的。說鋒范的人來醫院了,他們就離開了。有很多記者問話,他們都回避了,只說正好負責公關的同事在這醫院看急診,看到姜誠出事,因為平常就相熟,所以留下幫忙維持次序,也很快通知了鋒范。blue只是同行幫忙,跟事件沒有關系,也并未介入鋒范的內部事務里。

    藍耀陽了解了情況,同意在必要的時候公關以這個口徑發聲明。又細問了姜誠的情況,聽說他已經從手術室出來了,轉入了特護病房,人還沒有蘇醒,但沒有生命危險了。

    “鋒范那邊應該會想把他轉到私立醫院去。”公關總監報告。

    “好的,這個鋒范自己處理,我們就不插手了。”藍耀陽交代完,掛了電話回來。

    正好倪藍也收到了姜誠手術順利平安度險的消息,羅文靜聽罷,喜極而泣。

    倪藍見得如此,與藍耀陽有感而發:“我覺得,如果沒這件事,也許他們早就散了。畢竟娛樂圈里誘惑太多。”

    藍耀陽有些吃驚:“你這么悲觀的嗎?”

    “悲觀嗎?我只是覺得現實就是這樣。如果姜誠沒有身陷黑暗里,而恰好在進入黑暗之前,羅文靜就拉住了他的手,他們早就身處兩個空間了。因為他們彼此只有對方,所以只能緊緊拉住對方。你說他們之間有多愛,得看這事結束,他們完全沒有負擔了之后吧。磨難考驗人性,但并不考驗愛情。安逸享樂才是。”

    “因為在磨難里,他們只能被迫選擇對方?”

    “嗯。”

    藍耀陽認真想了想,道:“你說的有道理。所以我們應該努力,讓他們能撐到那個時候,證明自己的感情,對吧?”

    倪藍轉頭看他,看他的眼睛,清澈干凈。她真喜歡他這個樣子。

    “你一定過得很幸福,藍耀陽。我真喜歡你。你就像我向往的生活。”

    自由的、單純的、善良但是不軟弱、理想化但是不愚蠢,光鮮靚麗,交很多朋友,被大家認識。

    藍耀陽被她夸得有些飄飄然,但她前面的那些話又讓他有些郁悶。她對感情這么沒信心嗎?還是對生活。她明明這么厲害,無所不能。

    藍耀陽想到了亞力克斯。亞力克斯并不喜歡他吧?

    倪藍把筆記本收了起來,現在情況平靜下來了,沒什么需要盯著的。

    醫院那邊確實查不到什么。也沒有人試圖闖入襲擊姜誠或是伯尼。以倪藍對保羅的了解,確認了伯尼身份對他來說應該算是天上掉下的餡餅,沒有把握是不會輕易出手的。

    保羅跟秦遠不一樣,這里是秦遠的地盤,但不是保羅的。秦遠有他的目標,而保羅的目標是伯尼,或者,還有她。

    兩個人的目標有沖突嗎?這種情況可以制造什么可乘之機破解他們的關系嗎?

    倪藍陷入了沉思。

    倪藍他們的飛行旅程非常順利,沒有突然跑出來歹徒,也沒發生任何意外,連晚點都沒有。

    倪藍一路上想著保羅,還有爸爸、媽媽。藍耀陽也陷入自己的心事。卓愷和段偉祺提醒了他,倪藍也戳了他一下。

    藍耀陽反省自己這段日子對案情的投入,恰當嗎?是他想要的嗎?他對倪藍的喜歡,是因為刺|激好奇嗎?能經得住平淡生活長久歲月的考驗嗎?倪藍對他呢,只是羨慕向往嗎?

    飛機安全落地。

    劉綜帶著人馬來接,全是便衣。

    歐陽睿押著喬義、鄭然還有羅文靜迅速走到警方隊伍里。

    藍耀陽一眼就看到了人群里的亞力克斯。

    亞力克斯朝倪藍走來,倪藍也快速朝他奔去,藍耀陽趕緊跟上。

    但他沒看到父女情深的擁抱,反而兩人一碰頭就開始說醫院的系統怎么樣,秦遠的技術和監控勢力等等等等。顯然伯尼在這段時間也沒干等著,他向劉綜了解了不少情況。伯尼跟倪藍的英文說得快,一大堆的專業術語,有些詞有些話就算是中文藍耀陽也聽不懂。

    兩人腳程都很快,藍耀陽得加快腳步才能跟上。他看著他們的背影,挺拔瀟灑,從容颯爽,有著同樣的氣勢氣質。跟他不是一國的。

    藍耀陽不禁放慢了腳步,亞力克斯完全沒顧及后面的人,藍耀陽離他們越來越遠,但倪藍卻說著話忽然回頭看了看。

    只那一眼,那在尋找他蹤跡的一眼。

    藍耀陽的心忽然安定了,突然肯定了。他與她在從前,確實是不同世界的,他們的差別很大,他比不上亞力克斯,他甚至也比不上倪藍。

    但他懂倪藍。在倪藍并不知道自己身處黑暗的時候,他已經握住她的手了。她向往他的生活,他就給她。只有他能給她。

    “藍藍。”藍耀陽叫倪藍。

    倪藍停下腳步,毫不猶豫地轉身朝他走來。

    藍耀陽笑起來。

    在她想邁出她的世界,來到他的世界時,他必須緊緊握著她的手。

    他們其實就在同一個世界。

    “怎么了?”倪藍走到藍耀陽面前,抑著頭看他。

    藍耀陽道:“我忽然有個靈感。”

    “什么?”

    “你知道我的微信id叫二藍神吧?”

    “我早就改成精致boy了。”

    藍耀陽:“……”

    倪藍抿著嘴俏皮地笑。

    “我想,我把這個id改掉,然后,等這事過去,我們注冊一個工作室,跟blue沒關系,就你跟我的。就叫二藍神工作室。你想用來做什么都可以。”

    這沒頭沒腦地在說什么?伯尼皺了皺眉。還二藍神,幼不幼稚。

    但倪藍的眼睛卻亮了。“好呀!”

    她懂,她真的懂。他懂她!

    “有自己的工作室了,這么大牌,那必須拿下一個影后啊!”倪藍眉飛色舞,跟剛才與伯尼交談的那個她判若兩人。

    藍耀陽:“……”這個志向會不會遠大了一點?

    “行。”藍耀陽苦著臉點頭。她想當影后,他就幫她實現。她就會逗他,但是她高興就好。

    倪藍真的很高興。她大笑著擁抱藍耀陽。遠處有路人似乎認出他們,在竊竊私語指指點點,有人拿手機出來。

    劉綜不得不提醒:“那些有點知名度的人士請注意點,我們得趕緊離開。”

    倪藍與藍耀陽都不介意別人做什么了。

    倪藍像個正常22歲年輕姑娘似的,高興了會蹦,笑得哈哈哈。

    “陳世杰,你聽到沒有,我會有自己工作室,是會當影后的人。”

    伯尼給她一個白眼。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