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2章 尋夫

    “你說你這孩子,真是想不開,白走了那么遠的路,什么都沒得到,我要是你啊,就收了這一錠銀子,總比沒有強吧!”

    小叫花子覺得她這話也在理,有勝于無,算了,他有回過頭去,走到陌清妤的身邊。(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姐姐,我說,你把銀子給我吧!”

    “你先說。”

    “馬車去了沉香谷,我親眼看見車里的人進了沉香谷。”

    “沉香谷是什么地方啊?”陌清妤根本就不知道這是個什么地方,更別說是去了。

    “姐姐,你連沉香谷都不知道啊?那里可是有名的禁地,方圓幾里寸草都不生,只因為那里香毒天下第一。”小叫花子一本正經的對陌清妤說道。

    香毒?

    蕭泠徹去那里做什么?為什么要瞞著自己?

    看著出神的陌清妤,小叫花子一下子搶走了陌清妤手里的銀子,迅速的跑開。陌清妤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跑遠了。

    她還打算問問沉香谷怎么走呢!

    直覺告訴自己,一定要去搞清楚狀況,蕭泠徹葫蘆里到底賣了些什么藥

    “碧竹,碧竹。”

    “來了,小姐。”

    碧竹從外面跑了進來。

    “小姐,怎么了?”

    “我要出去一趟,你讓人給我備一輛馬車。”陌清妤已經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就準備出發了,想來想去,還是要帶著自己的醫藥包,萬一有什么意外呢!

    “小姐,您這是要去哪啊?”

    “你就別問了,快去給我備車吧。”陌清妤覺得,既然蕭泠徹去沉香谷這件事情連自己都沒有告訴,王府里的人更不會知道了,那自己還是再去之前不要隨意跟別人透露了,免得惹事端。

    碧竹看著小姐,還是有些猶豫

    “小姐,可是王爺讓您在府里主持家事,您這么一去,王府里可怎么辦啊?”

    碧竹要是不提醒的話,自己倒還是忘記了這件事了,估計自己趕走韓芊芊入住偏殿這件事,韓妃已經知道,為了避免在自己不在的這段期間韓芊芊再一次搬來,她還必須得想個對策。

    陌清妤小腦袋瓜一轉,想到了一個辦法。

    她從自己的醫藥包里掏出了一個小藥瓶,遞給碧竹。

    “這瓶里的藥,我走之后,若是長青閣有動靜,要讓韓芊芊搬到偏殿的話,你就將此藥均勻的撒在床下,知道嗎?”

    “這是何物啊?小姐。”

    “你怎么這么多問題,撒就對了。”陌清妤就不信,韓芊芊到底多大的膽量住進來。

    “那,好吧。”

    “這就對了,在府里幫我看家,我去去就回。”陌清妤輕輕拍了拍碧竹的肩膀,說道。

    太子府。

    借朝中各位大臣的吉言,蕭暮玨就要去押運糧草了,他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畫虎不成反類犬

    看著蕭暮玨帶著大隊人馬就要出發了,陌清妘從急匆匆府里跑出來,想要再看一眼他的夫君。

    見陌清妘走了出來,蕭暮玨跳下馬,示意隨從們稍等片刻。

    “清妘,我不在的這段日子,若是沒什么事情,你可以回陌府去居住,畢竟太子府只剩你一人,我也不放心。”蕭暮玨關切的看著陌清妘,生怕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太子妃過得不好。

    “殿下,臣妾知道了,只是這紙條是父親命我交給你的,無人之時打開看。”陌清妘將手中之物小心翼翼的交給了太子殿下,蕭暮玨接過了紙條,似乎有些不明白其中奧義的看著陌清妘。

    陌清妘對蕭暮玨點了點頭,示意他放心就好,有她在,一切安好。蕭暮玨一把抱住了陌清妘,摟著她,久久不能松手,對于陌清妘,蕭暮玨的心里是由內而外愛護的

    陌清妘倒是看起來無所謂的樣子。自己這些日子每每不能忘記的是自己當日的落水之仇。蕭暮玨對于這些個女人的事兒并不感興趣,還每次提醒她不要擅自行動,這次他不在,自己剛好可以

    陌清妤坐著馬車,顛簸了差不多兩個時辰,終于到了沉香谷。

    陌清妤孤身一人跌跌撞撞的走到了門口,可是門外侯著的門童卻不讓她進入。

    “我來找齊王,我是齊王妃。”陌清妤無視他的阻攔,直接扔下一句話就想硬闖,誰知還是被人攔了下來。

    “那我要找你們沉香谷的主人,去幫我通傳。”

    “對不起姑娘,這也不可以。”門童又一次拒絕了陌清妤。合著這沉香谷,就是點名道姓不讓她陌清妤進了?

    既然軟的不行,那就來硬的,陌清妤摸著自己背在胸前的醫藥包,一點點的拔出一根針,捏在手里,趁著門童不注意,一下子將針扎在了門童的后腰處,門童瞬間失去了知覺,睜著眼睛,跌坐在門口,眼睜睜的看著陌清妤大搖大擺的進了谷。

    跟她斗,還嫩了點!

    陌清妤走到沉香谷里,只可惜不熟悉路,走的暈頭轉向,也是奇怪,連個問路的人都沒有,再自己走一會兒,就真的迷路了。

    自己的尋夫之路漫漫啊!

    正在陌清妤走得快要迷失方向之時,突然覺得身后有人用匕首之類的硬物抵住了她的后腰,讓她動彈不得。

    “你是何人,竟敢私闖沉香谷。”

    “我是來找人的。”陌清妤慢慢轉過身去,對于抵在腰間的匕首,她似乎沒有亂了陣腳。

    姜苓心收回了手中的匕首,淡淡的問道:“你要找何人?”

    “蕭泠徹。”

    姜苓心的心一陣悸動,眼眸微抬看著眼前這個絕世傾城的女人。

    難不成,她就是齊王妃?

    “我們這里沒有你要找的這一號人。”姜苓心恢復了平靜,直接了當的想要打消她的念頭。

    陌清妤早已料到是這樣的結果,不過這女人,一定和蕭泠徹有什么關系

    混蛋蕭泠徹,到底有多少個女人啊!

    “敢問姑娘尊姓大名。”

    “姜苓心,沉香谷的少谷主。”

    “那請問少谷主,沉香谷里有多少人,都叫什么名字?”陌清妤平靜的問道。

    “我憑什么告訴你?”

    “你是沒必要告訴我,但是你認識蕭泠徹,這是事實,因為我只說了一個名字而已,你就急于告訴我沒有這一號人,難道你們沉香谷都有誰,你早已銘記于心。”

    陌清妤就不信,這位姜苓心大小姐的腦子難不成比二十一世紀戶口調查的電腦還厲害,電腦還需要查詢的時間呢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