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21章 易容者

    “進來坐吧,來人,看茶。(www.nfvsie.live)”姜苓心的待客之道還算是可以,畢竟最近沉香谷似乎也沒有什么生意,默言的到來對于自己來說無非就是如珠似寶一般。

    默言坐在位置上,上下打量了一下姜苓心。

    沒想到沉香谷的主人竟然是個女子,而且瞧著年歲也不大的樣子。

    “請問您是沉香谷的谷主?”

    “少谷主。”姜苓心回答道。

    原來如此,默言還以為她就是谷主。

    “不知你千里迢迢的來到這里,究竟是所為何事啊?”

    默言瞇了眼,抬頭看向姜苓心,緩緩而道“不知姜過身體里種下毒針之法啊?”

    默言說得倒是很直白,并沒有拐彎抹腳,他現在急于知道沉香谷能不能解決自己身體里種下的毒針

    “毒針?”姜苓心還是第一次聽說還有把針種在任的身上的這種事情。

    “沒錯。”

    姜苓心還有些好奇。

    “把手給我,我來搭一下脈。”

    默言伸出了手,姜苓心簡單的搭了一下脈。過了不久之后,抬眼意味深長的看了默言一眼,并未言語。

    默言捕捉到了她的目光。

    “姜小姐,如何啊?”

    默言滿是皺紋的臉上更是皺了皺,只見姜苓心緩緩起身,背著手,準備走出去。

    默言見姜苓心想要走,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馬上叫住了姜苓心“姜小姐請留步,這事何意啊?”

    姜苓心停住了腳步,回頭看著他道“你這病,我治不了。”

    可是默言卻不相信她說的任何一句話,她只是搭了一下脈而已就告訴自己治不了。

    “這是什么話?”

    “本小姐不跟有所隱藏之人做生意,若是連自己的臉都隱藏起來,鬼知道你是個什么人物。”姜苓心診出了默言的脈象不對,看著默言垂垂老矣的面相,這脈象卻如同個壯年一樣宛若新生,富有生機。再看看默言的臉,滿是褶皺,可是手腕的皮卻不想個老人的樣子。

    況且誰會將毒針刺如一個老人的身體里呢?

    聽聞西丹盛行易容術,今日,姜苓心算是見識到了

    默言見姜苓心和自己攤牌,便也知道根本就偽裝不下去了,本以為自己可以隱藏自己的身份,伸不知鬼不覺的來這里看看究竟能不能醫治自己的病癥,可是如今卻也不得不亮出自己的真實面目。

    倘若姜苓心真的沒有法子的話,自己剛剛叫住她的一瞬間她就不會回頭了。

    只見止默微微一笑,當著姜苓心的面,直接卸下自己準備多時得這一張人皮面具,在止默看來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但是在姜苓心的眼里卻顯得尤為驚悚

    這個男人竟然在自己的面前卸下了臉皮,雖然姜苓心自己知道他是易容假扮的,可是當他真的卸下偽裝的這一刻,姜苓心還是愣住了一下。

    這世上竟然真的有易容術,而且是如此精妙。

    此刻止默的一張精致的異族面龐呈現在了姜苓心的面前,緩緩開口道“這樣可以了嗎?姜小姐。”

    姜苓心審視著他,瞇了瞇眼,道“你到底是誰?”

    姜苓心小心謹慎,怕是惹了西丹人的話,到時候朝廷來找自己,那豈不是惹禍上身

    沉香谷歷來不涉政,這是規矩,也是沉香谷安然存在這么多攆的原因,誰也不能破了這個例。

    “我是西丹質子,止默。”

    “止默?質子?”

    “沒錯。”止默點了點頭。

    “那你為何今日會來到這里,又為何會深中毒針?”

    姜苓心覺得自己有必要問一問這些事情。

    可是止默似乎并不想告訴姜苓心,他倒是覺得自己給銀子治病就好。萬一在這泄露了些什么的話,就不好辦了。

    “這不是姜小姐應該知道的事情。”

    “那我就有權拒絕你的要求。”

    姜苓心誓要弄明白這西丹質子究竟在隱藏些什么,先是隱藏自己的身份,甚至隱藏自己的臉,現在又要隱藏自己中毒的原因

    “不如這樣,我可以向你保證,這件事覺對只是我自己私事而已,絕對不會涉及到任何不相館的人或者事,你如果幫我治好的話,我可以給你5兩,如何?”

    止默為了能夠取出毒針也是煞費苦心,畢竟這件事是自己做任何事情的障礙

    姜苓心對于止默的開價是心動的,這價格相比其他的人來說,可是高處了十倍都不止

    既然他說無關政事的話,那自己是不是就可以試一試了?

    可是她卻沒有一個辦法可以取出這毒針。

    “姜小姐想好了嗎?”

    “我沒有能力取出毒針,但我可以壓制,而且我知道你每到固定的日子就會疼痛難忍,因為這是一個周期,毒針循環的周期,經過心臟必然會引起劇痛。”

    “那你如何壓制。”雖然止默沒能得到自己最想要的結果,但是既然姜苓心這么說了,他還是愿意一試

    “可以壓制毒針的運行速度,換言之就是改變血液的流動速度,這樣的話,周期就會變長了不少,以前是一個月,現在有可能是兩個月,三個月,而且止痛我也在行。”

    姜苓心的這番話無疑是給了止默無限的希望,如果真的能成功的話,那和至于也沒有什么區別了。

    “我愿意一試。”

    “好,那就成交,請您將銀子奉上。”姜苓心害怕這其中有什么變故,到時候自己人財兩空。

    “我會分幾次將銀子交給你的。”

    止默不是傻子,今天自己才剛剛來到這里,總不能馬上將錢就交給她。

    “這樣也好。”

    姜苓心想了想,自己有一萬種的方法留住他,還怕跑了不成,只是這些都是下下策,若是能讓他將銀子一次付清,自然是好的,他不愿意,那自己也不得不防著他。

    今日是蕭泠徹監國的第三天。

    大殿之上,文武百官在下面一一匯報著國事。

    “齊王殿下,西丹本是戰敗過,已經是我們的附屬國,可是西丹質子的府邸卻和王爺的級別一樣,這是不是說明我們天盛朝把西丹人當做貴賓一樣看待啊?這樣是不是也會讓西丹人誤會些什么?”

    陌正恒率先發問,身后的眾位大臣也都有意無意的跟著點頭,但是蕭泠徹卻覺得,這不是發問,而是發難

    陌正恒第一個為難自己。

    這件事,眾所周知是蕭擎之定下來的,而且,府邸是蕭擎之賜給止默的,當時大臣們也沒有什么意見,可是現在自己剛剛負責監國,陌正恒就聯合各位大臣們上書,看這樣子,明顯就是商量好的。

    蕭泠徹此刻點頭,那么就一定會有人說,自己剛剛監國,就開始擾亂皇上之前的安排,不把皇上放在心上,胡作非為。自己此刻若是不點頭,事情就擺在這里

    這就是陌正恒給蕭泠徹挖的第一個坑。

    蕭泠徹看向殿下的眾位大臣們,只是輕松的一笑道“這些都睡覺我父皇的決定,而且父皇為仁君,不能虧待任何人,父皇如此決定一定有自己的道理,我們更不能改變什么,若是岳丈大人覺得泠徹做的不周的話,就可以向圣上稟明,這幾天父皇的身體不錯,若是看見您,父皇一定會心情愉悅的。”

    蕭泠徹故意把“心情愉悅”和“岳丈大人”幾個字尤為加重了語氣。

    陌正恒的臉色明顯變了一個顏色,為了緩解氣氛,尷尬的咳嗽了兩聲,道“既然齊王沒辦法定奪這件事的話,那老臣就只好趁著空余的工夫去問問皇上了。”

    “好。”蕭泠徹滿意的點了點頭。

    眾人皆知,皇上如今病重,哪個不長眼的會去跟蕭擎之稟報這些事情啊!

    陌正恒站在下面,估計又在合計著什么事情。

    “岳丈大人像是有什么事情沒有說出口的樣子,不如說出來如何?”

    陌正恒見蕭泠徹既然提了,那自己當然要說,于是說道“太子最近被幽禁在府,不知齊王有何見解啊?”

    蕭泠徹覺得陌正恒似乎是老糊涂了,這些事竟然能搬上來說,看來這是要讓自己難堪到底了。

    還沒得自己開口,孟楚就已經率先開口了“齊王監國,陌大人如果有什么國事的話,說就是了,太子之事因為什么,你我甚至是皇上齊王都心知肚明,你現在在朝廷之上提這件事,是不是有點不妥啊?”

    孟楚好不容易等到了太子被幽禁的這一天,陌正恒如此,孟楚自然是不愿意讓別人提起太子,為太子求情,對于他來說,把太子蕭暮玨關一輩子才對。

    而陌正恒也不退讓,自覺得有理“太子關系江山社稷,是繼承大統之人,怎么就不是國事了。”

    “真是可笑。”

    孟楚只是嘲諷似的一笑。

    “行了,既然本王解決不了陌大人的事,那就去問問皇上好了,看看皇上愿不愿意為陌大人解決這些事情,估計陌大人是時間長不見皇上了,有些念了吧!”

    陌正恒不語。

    “那既然這樣的話,不如就讓陌大人每天去陪陪皇上,國事獨到的見解也讓他和皇上說一說,畢竟本王資歷淺,不必陌大人,在朝的時間已經快要比本往的年齡還要大。”

    蕭泠徹這話一出,陌正恒聽著不對勁兒,馬上跪下“老臣知錯,還請齊王殿下責罰。”

    他只是想給齊王一個下馬威,讓他知道這江山還是蕭暮玨的,可是沒曾想蕭泠徹卻不上套

    自己要是真的被迫遠離了朝堂的話,那自己就真的沒了希望了。

    看著陌正恒如此跪在自己的面前,蕭泠徹并不能說什么,只是淺淺一笑道“下朝。”

    陌正恒待蕭泠徹走了之后才敢在大臣們的攙扶下緩緩起身

    “這齊王,沒大沒小,好歹也是你也是他的岳丈,怎么能如此對你啊?”

    “就是啊。”

    大臣們現在紛紛附和著,剛剛一群不敢說話的,現在也敢說上兩句了。

    陌正恒不語,只是站起身來,走了出去。

    齊王府。

    陌清妤還在跟鐘離在練武功,這些天,雖然只是一些三腳貓的功夫,不過卻還是有些用處的

    見蕭泠徹回來了,馬上跑上去問候“怎么樣,今天上朝順利嗎?”

    蕭泠徹若無其事的回答道“除了你爹之外,其余的都挺順利的。”蕭泠徹自然而然的躺在床上,這些天上朝還真是累了夠嗆,回到王府就想睡覺。

    “你等等。”陌清妤一把拉起了蕭泠徹,不讓他躺下去,蕭泠徹就這么硬生生的被拉起來了

    “你干嘛啊?”

    “你起來。”

    “怎么,你要陪我睡啊?”

    “你去偏殿睡,這里別睡了。”陌清妤看著想要隱藏什么一樣,還有些不好意思。

    可是蕭泠徹畢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解的看著她,問道“你怎么了?,難不成背著我在這藏了人啊?”

    “沒有,你就不能不問嗎?”

    “總要個理由啊?”

    蕭泠徹也不知道陌清妤究竟是哪跟筋不對了,眼神上下看著陌清妤。

    “那個,我把床弄臟了,忘記換了,本以為你今天不會這么早就回來,誰知道”

    “哪里啊?”蕭泠徹還是沒發現到底是哪里臟了。

    “這里。”陌清妤指了指自己身下的位置,那一抹嫣紅有些刺眼

    蕭泠徹微微皺了皺眉頭,摸了摸臟的地方

    “你該不會是來月事了吧!”

    “是啊,所以你能不能移駕一下啊!我把這里處理一下子。”

    陌清妤越說越難為情,她知道在古代這些基本是不能說的,只是蕭泠徹的逼問,不然的話她是不會說的。

    “沒關系,你人沒事就好。”

    蕭泠徹這話像是陌清妤受了多大的傷一樣,聽得陌清妤有些尷尬。

    “我人沒事,你別再說下去了行嗎?”

    “怕什么?害羞?”

    “嗯。”

    難得她還有害羞的時候。

    “那你痛不痛啊?不然我給你揉揉啊?”

    “不用了。”陌清妤連忙拒絕。

    “你去偏殿就好了,別污了你的身子。”陌清妤現在真想找個地縫轉進去,雖然是熟悉的他,可是卻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