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31章 不要告訴她

    “姐姐是情緒不佳嗎?”鐘離實在是忍不住這沉寂的氣氛,張口問道。(看啦又看小說網)

    陌清妤這才知道自己這一路上都沒有說話。

    “也沒什么,就是覺得這世間的人和事,總是那么的變化無常。”

    甚至于下一秒會發生些什么,陌清妤都不知道。

    鐘離并不明白這其中的意思。

    “不過好在,姐姐的母親,終于可以入宗廟了。”

    陌清妤并沒有覺得這件事情多么讓她高興,反而覺得在外漂泊了這么久的母親,這才終于能夠有了個位置,說來也可悲。

    結果是好的,其余的似乎奢求不來。

    “今天真無聊,陪了你一天,還要面對你那個會咬人的姐姐。”

    鐘離站在王府的門口,摸著肚子,明顯就是在提醒著陌清妤,自己已經一天都沒有吃飯了。

    陌清妤當然知道著是什么意思。

    想來自己今天也餓了一天了,這個時候回王府,還要讓膳房現做,不如出去吃。

    “哎,要不,咱們倆去吃面吧!”

    “也好,就等你這句話呢!”

    姐弟二人走到了常去的面攤兒,因為很晚了,人也走得差不多了,老板本來打算收攤了,誰知陌清妤這位老主顧來了,老板就延遲了打烊,特意給他們兩個下了兩碗面。

    天色漸黑,老板點起了個小白的燈泡,整條街上,只有面攤這么一家店在營業,只有二人再這吃面,離遠一看,到還是有些詭異了。

    老板端上了兩碗熱氣騰騰的面。

    “嗯,聞著味道就不錯。”

    鐘離細細的聞著味道,說道。

    “快吃快吃,這家的面,超好吃。”

    陌清妤催促道。

    鐘離是餓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開始吃面,倒是陌清妤,今天還是沒什么胃口。可能是白天的事情對自己的沖擊太大了,所以至今心思都不在這里。

    也不知道蕭泠徹那邊怎么樣了,連封信都沒有

    鐘離看著出神的陌清妤,敲了敲桌子

    “哎哎哎,干嘛呢?面都涼了。”

    陌清妤一愣。

    “知道了。”

    “我怎么總覺得你有心事啊?”鐘離看著陌清妤這個樣子,問道。

    陌清妤直接放下想要夾起面的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也不算是心事,蕭泠徹都去了好多天了,可是一直都沒有消息,我有點擔心,之前我一直說要去,但是被這些事情耽誤了。”

    “你想去嗎?”鐘離問道。

    “想。”

    “可我覺得他并不想讓你去。”

    陌清妤不言語,垂下了眸子。

    她理解蕭泠徹的做法,但是他卻沒了解自己的心

    “姐姐,我有件事情一直很想問你。”鐘離不解的看著陌清妤,像是問題困擾了他好長的時間一樣。

    “你問。”

    “王爺那么愛你,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他真的問鼎了天下,難道還會從一而終嗎?我雖然不懂總這些,但是覺得愛一個人就要一心一意才好啊!”

    鐘離歪著頭說著,這些都是他自己的疑惑,他不懂愛一個人究竟是什么樣的感覺,但是卻覺得一心一意才是真

    這些陌清妤從沒有想過,今日一提倒是問住了她。

    是啊,如果有一天,真的會有那么一天的話,那他還會堅守著這一份本心嗎?

    陌清妤只是微微一笑,道:“我也不知道,不過你說得也對,從一而終是最好的。”

    “那要是有一天他背叛了你呢?”

    “他不會的。”陌清妤連想都不用想的就回答了出來。

    “假如呢?”

    鐘離一再的追問下,陌清妤無奈。

    “他背叛了我,你會不會也背叛我啊?”

    “當然不會。”

    鐘離回答的也很果斷。

    陌清妤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就已經變成了鐘離心中唯一的親人。

    親人怎么會背叛親人。

    “反正呢,背叛我的人,永遠不會有好下場,知道嗎?”陌清妤拍了拍鐘離的肩膀,玩笑似得警告著鐘離。

    “等等。”鐘離抬眼,看向了遠處,陌清妤背對著,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不明所以的問道:“怎么了?”

    鐘離不語,只是緊緊的盯著遠處,陌清妤見狀也回頭看了看,只見遠處來了十幾個精兵,昂頭挺胸,高大威武,身匹盔甲,目光呆滯看向前方。

    奇怪。

    怎么會突然在夜晚的街道出現了精兵?難道宮中有變

    可是這些精兵和尋常的精兵似乎有些不一樣,不知道哪里不一樣,反正就是覺得怪怪的,等到他們走過,鐘離才開口說道:“太整齊了。”

    陌清妤這才意識到,沒錯,就是太整齊了

    幾乎想是機械一樣,連步伐都一樣,幅度都一樣

    似乎真的有些奇怪,陌清妤在心中劃了個問號。這大晚上的,到還是挺詭異的。

    她實在是有些忍不住,將面錢拍在了桌子上,拉起了鐘離就跑,臨走和老板說了一聲:“錢放在桌子上了!”

    鐘離的面還沒吃完呢,就被陌清妤突然的拉跑了,自然是蒙的狀態。

    “你這又是怎么了?”

    “跟我來。”陌清妤拽著鐘離,眼看著就要追上了那波精兵了。

    “你想要干什么?那是兵啊!”鐘離小聲的勸阻她,陌清妤一路帶著鐘離追上了那波人

    精兵還在向前行進,走路的姿勢還是一樣的怪異。

    “跟上他們,我有點好奇。”陌清妤一邊走,一邊小聲的對鐘離說道。

    鐘離沒有說話,只是和陌清妤兩個人跟在了這些人的身后。暗夜的風冰冷刺骨,外加上無人的街道,還真是有些驚悚的意思。

    這群人走過了一條街又一條街,穿過了一個胡同接著另一個胡同,最后停下的地點

    竟然是太子府!

    蕭暮玨現在尚在禁足,若是著兵是皇上的人的話,會是什么意思啊?若不是皇上的人馬,是蕭暮玨自己的人,那這深夜里,蕭暮玨究竟在干什么?

    無限的疑慮在陌清妤的心中一點點的多了起來。二人躲在遠處偷看,只見其中一個士兵,像個木頭一樣走上前,敲了敲太子府的門,過了不久有人來開門,開門的人并沒有停頓,直接開門嚷這些人進了去

    這就證明是太子蕭暮玨的人,根本就和皇上沒什么關系

    “你看出了什么嗎?”鐘離問道,他倒是沒看明白什么,只是覺得這些兵的狀態有些奇怪罷了。

    “你覺不覺得有些奇怪,為什么這么晚了,太子府還回來一群兵呢?”

    鐘離搖搖頭。

    沒頭沒尾的,也想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時間也不早了,陌清妤和鐘離兩人回到了王府里。

    轉眼間和陌正恒約定的日子已經到了。

    陌清妤大清早的就等在了陌家宗廟的門口,等待著陌正恒的到來。

    約好的時辰都已經過了,但是陌正恒卻遲遲的沒有來。

    她知道陌正恒心中是百般不愿意的,但是他必須要來

    實在不行,她決定找人去催一催,話音剛落的功夫,陌正恒就帶著自己的人來到了宗廟。

    陌清妤的娘死了太長時間了,尸骨都不知道在那里,所以陌正恒只能先命人帶來了牌位而已。

    陌清妤定睛一看,上邊寫著的:“陌家二夫人杜氏靈位。”

    簡陋極了。

    陌清妤第一次知道原來這個女子姓杜

    陌正恒態度嚴肅的看著回過頭,對自己的手下說了一聲:“將牌位立到大夫人的旁邊,之后就全都出去吧!”

    “是。”

    幾人忙忙碌碌,進進出出的將靈位擺放好,就全部都去外面等著了。此刻這里只剩下陌清妤和陌正恒兩個人。

    “父親如此言而有信,女兒佩服。”

    這話聽了像是在嘲諷。

    陌正恒怎么會聽不出來

    然而他不以為然的看了一眼陌清妤,答道:“我已經履行了我的承諾,希望你也能夠信守你自己的承諾,這件事情過去就讓它過去了比較好。”

    陌正恒雖然態度云淡風清,但是語氣里卻帶著一些警告的意思。陌清妤知道這是什么意思,無非就是讓自己不要再繼續抓著這件事情不放,給他留一條活路罷了。

    但是陌清妤卻覺得陌正恒似乎忘記了什么。

    “父親覺得,只是立個牌位這么簡單嗎?”

    “那還有什么?”

    “你之前答應過我,要在我娘的靈前磕三個頭,給你自己贖罪,難道你自己已經忘記了嗎?”

    陌正恒其實根本就沒有忘記這件事情,只是不想這么做罷了。

    陌清妤的不依不饒,讓陌正恒沒有辦法,無奈,只好百般的不愿意的跪下了,磕了三個頭,嘴里還在說著:“芙娘,對不起,我負了你。”

    一旁的陌清妤眼神淡漠的看著這個在靈前贖罪的男人,絲毫沒有一點的悔意,真正可憐的,只有陌正恒負了的這個人罷了。

    陌正恒磕完了三個響頭之后,馬上起身,直接就走了出去,他不想再留在這個恥辱的地方,甚至他不想承認這個女子是曾經與自己同甘共苦的那個她

    陌正恒走了之后,陌清妤一聲嗤笑的看著遠去的陌正恒的背影。

    作為人,陌正恒是失敗的。

    她緩緩的跪在了她母親的牌位前,輕輕的磕了個頭,對這牌位說道:“雖然我沒見過您,但是看著您女兒的樣子,應該您也是個絕色的女子,只可惜所托非人,今時今日,雖然我用了您女兒的身體,不過請您放心,我已經給您一個交代,希望您在九泉之下可以安息了。”

    陌清妤覺得自己做到了,她成功的給自己的親人一個交代,她終于做到了。

    無愧于心。

    瘟疫村。

    事情奇怪極了。

    村民們全部都鬧騰了起來,起因是因為自己家里的男子全部都不見了

    不光事這點奇怪,近些日子,瘟疫像是被風刮走了一樣,一點點的減小了肆虐的程度。

    而且更加讓人難以接受的是,哪怕是一些病入膏肓的人全部都痊愈了。

    到底的是太醫們齊心協力的結果,還是說是另有隱情

    無從追查。

    太醫們一時間安撫不了內亂,全部都將這件事報給了蕭泠徹,可他也沒有法子。

    “我們現在的物資還剩了多少?”

    “不多,只有剛剛來的時候的三分之一。”清九回答道。

    “反正也要回朝了,拿出一半,安撫一下村民,至于人,是一夜之間都失蹤的,還是一點點的失蹤的啊?”蕭泠徹這些日子在月如歌的幫助下,身體上好了許多,不過還是有些虛弱。

    “據打聽,不是一起失蹤的。”

    蕭泠徹眉間皺了皺。

    “這就奇怪了,誰會病好了就離家出走呢?”

    “殿下查查?”

    “無從查起,現在最重要的是安撫村民,之后馬上回朝。”

    “是,我這就去辦。”

    “等等。”蕭泠徹突然叫住了清九,清九還以為有什么事情,蕭泠徹緩緩開口:“把趙翊給我找來。”

    過了不久,趙翊來到了蕭泠徹的面前。

    “殿下找我有什么事情嗎?”

    “你過來坐。”蕭泠徹示意趙翊過來坐下,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對趙翊說,趙翊做到蕭泠徹的面前,他才肯開口。

    “這次瘟疫的事情,多虧了你在前面頂著,不然的話,本王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的確,趙翊這些日子忙前忙后,倒是比其他的太醫積極的許多。

    這也是趙翊年紀輕輕就能夠在御前當太醫的原因

    趙翊也只是微微一笑。

    “殿下說笑了,這是我的職責而已,不足掛齒。”

    “既然如此,我拿你當朋友,有件事情你要幫我。”

    “殿下這話言重了。”

    趙翊微微皺了皺眉頭,他不知道蕭泠徹所托何事,若是朝中的紛爭之事,趙翊本是不想參與的。趙翊的這些顧慮,蕭泠徹都盡收眼底

    “你不用太擔心,是我的私事。”

    “殿下請說。”

    “我這次生病的事,你不可以告訴陌清妤,一個字都不要提。”

    趙翊并不能理解蕭泠徹的做法,他原本打算把這件事告訴陌清妤之后,兩人一起探討,看看是不是哪里出現了問題

    “為什么?我倒覺得,告訴她比較好。”

    “照做就是了,不要告訴她。”

    蕭泠徹說道。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