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九十五章 大戰23

    一聽到這消息,裴羽的第一反應是他來這里了。(www.nfvsie.live)第二個反應是他出什么事了。

    王琛的反應很快,一聽到消息他就立馬放下碗,站起來大步朝外走去。臨出門口時,似乎想起了什么,停住了步伐,回頭對裴羽說道“你不要擔心,我去看看什么情況,回來告訴你。”說完便邁步走了出去。

    等王琛趕到裴大將軍所在的地方時,他已經失去了意識。軍醫早已趕到,對他進行了救治。但是奇怪的是,幾位軍醫都看不出裴大將軍是出了什么問題。可裴大將軍這癥狀確實又是有問題的,眾人一時束手無策。

    王琛看了看裴大將軍的的臉色,繼而又問了軍醫一些問題。軍醫如實把把脈的結果,觀察的結果告知。聽完之后,王琛問了一句“這會否是中了毒,諸位可用銀針試過?”軍醫回答說試過了,但并無中毒痕跡。

    在眾人一籌莫展時,裴大將軍忽然口吐鮮血,而且似有止不住的趨勢。軍醫連忙切脈,這次的診斷結果與之前大為不同,看這樣子,似乎是中了劇毒。可之前確實沒有察覺到任何痕跡。

    軍醫還算是有技在身的,連忙命人將裴大將軍扶起,對其施針救治。經過他的一番救治,總算是不吐血了。而后再次切脈,用銀針再次檢查,得出來的結果令人震驚。

    那軍醫告訴王琛“將軍,裴大將軍中的是一種慢性毒藥,之前沒有發作,所以察覺不出。等發作的時候的方可發現,只是這個時候為時已晚。”

    王琛微不可察地蹙起了眉,他追問到“難道真的無解?可有什么辦法延緩毒素的進一步擴散?”

    軍官搖了搖頭,表示無能為力,并向其告罪。王琛沒有為難他,揮手讓他下去。其它軍醫也一同下去了。在場的其他將領陷入了一片死寂,也不知眾人心中此刻所想為何。

    王琛看著躺在床上的裴大將軍,一時不知該怎么辦。這毒解不了,那么裴大將軍最后的結果也可以預見。只是,他如果真的去了,對于整個南國朝野來說,無疑又將是一場大的動亂。除了日后可預料的事情,現在該如何處理也非常之棘手。

    王琛命人取來紙墨,他即刻寫了一封奏折,并命人快馬加鞭送回朝廷。隨后召集了裴大將軍帶來的將領,調查裴大將軍中毒的相關事宜。這件事,需要有個結果,也需要有個交代。

    裴大將軍身邊的將領得知他中毒的那一刻起,個個都亂成了一鍋粥,生怕這罪責歸到自己頭上。好在這個時候還有個王琛穩定大局。他們聽令下去調查裴大將軍中毒的原因,而王琛則守在了裴大將軍身邊。

    在王琛守了一個時辰后,裴大將軍醒了。只是,他的情況非常不樂觀。王琛沒有隱瞞,將其中毒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知。裴大將軍聽完后陷入了短暫的沉默,而后無力地笑了笑。

    也是,對于他這樣一個位高權重的人來說,最后居然是這個下場,想來也是極諷刺的。如果可以,相信他更愿意戰死沙場,至少那樣來的更為榮耀。

    不知道裴大將軍在這短暫的沉默中想了些什么。等笑完,他吩咐王琛扶他坐起來,并扶他到桌邊坐下,為他研墨。王琛知道他可能是想囑托些什么,便照做了。

    在王琛研墨的時候,裴大將軍以微弱的聲音問他“你可知道我兒裴羽,他現在是你的一員隊長。”王琛回答知道。

    裴大將軍點了點頭,繼續問道“他近來表現如何?”

    王琛回答道“非常好,殺敵英勇,立下了不菲戰功。”

    裴大將軍滿意地笑了笑。王琛給他磨好墨后,裴大將軍說道“你去把他叫來見我。”

    王琛領命,出去的時候吩咐外面的人時刻注意里面的情況,他則去帶裴羽來見裴大將軍。

    裴羽在王琛去的時候便陷入了沉思,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形容自己現在心情。有那么一點擔心,擔心那個人是否出了什么大事。同時也有嘲諷,嘲諷自己沒權力去關心那個人,現在這所謂的擔心又有什么意義呢?

    雖然這么想著,但是到底還是擔心占了上風。無法否認,那個人是她的血親,還是她少時一直崇拜的人,怎么可能不擔心。

    可是王琛這一去再不見人影,她又行動不便,只能這么擔心著。期間也叫過外面守衛的士兵,向他們打探情況,但是他們也不清楚。這就更加令人無計可施了。

    終是等不住了,她忍著背上的劇痛,掀開被子坐了起來。這一番動作,已讓她臉色煞白。下一步便是把腳落到地上,這又是一番無比艱難的過程。

    等她成功把雙腳落到地上,已是滿頭大汗。正打算把腳伸進鞋子中,便有人掀開簾子走了進來。她一抬頭,便看到了王琛。他的臉色不太好,看來,是有大事。

    王琛也沒有責怪裴羽不顧傷口自行坐了起來,他只是走過來幫裴羽把鞋穿上,并幫她擦了額頭上的汗水。隨后嚴肅地開口說道“你父親情況不太好,他中了毒,恐怕……我帶你去見他。”

    裴羽聽完這消息便頓時六神無主了。她正在竭力消化這消息。中毒?怎么可能,那人怎么可能中毒?軍醫有沒有看過,怎么會救不了?這其中是否有隱情?……

    王琛見她這樣,也沒再說什么,只是抱起了她,朝著裴大將軍在的地方走去。

    等他們趕到的時候,裴大將軍已經寫好了自己想寫的東西,并命人裝封好。他則再度坐回了床邊。裴羽趕上了見他最后一面。

    在王琛抱著裴羽進來的時候,裴大將軍挑了挑眉。王琛解釋說裴羽受傷了,行動不便。之后便把她放在一旁的座位上,自己走出去了。

    這是時隔幾個月,裴羽再次見到裴大將軍,她的父親。他比上一次見到時衰老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望著這樣的父親,她一時不知所措。

    裴大將軍也在觀察著裴羽。她比之前黑了,也瘦了,不過倒是多了幾分氣概。看著這樣一位“兒子”,他很是欣慰。他咳了幾聲,開口對裴羽說道“我不后悔當初把你趕到軍營。你如今這樣,也算是不負我這些年來的教誨。”

    頓了頓,他繼續說道“希望你以后能繼續…繼續報效家國。我很開心,能見你最后…最后…一面。我……你……”

    裴大將軍最后一句話沒有來得及說完,他又開始不停地吐血。

    裴羽在他吐血的第一秒,便即刻站了起來,朝他奔去。她此刻忘記了自己身上的傷,只知道前面坐著的這個人是誰。她堪堪接住了即將裴大將軍倒下去的身子,喊了一句“父親”。

    裴大將軍聽到這句話,最后沖她笑了笑。隨后,便合上了眼睛。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裴大將軍對著裴羽笑。

    裴羽看著面前的裴父,第一次,感受到了切膚之痛。淚水瞬間沖破阻礙,放肆地流著。可是她沒有哭出聲,她的悲傷是無聲的。

    等王琛進來的時候,見到的便是永遠閉上了眼的裴大將軍,以及暈過去的裴羽。裴羽背上的傷口又開裂了……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