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94、第 94 章

    紀晚正式醒后拒絕看了孩子, 沈縱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留在老宅陪他, 臂彎里笨拙的抱了個稚嫩嬰兒, 本來打算親自抱到紀晚身邊給他看, 寶寶柔軟可愛,紀晚一定會喜歡。(m.k6uk.com手機閱讀)

    可他沒料到紀晚居然鐵著臉色拒絕看他自己辛苦生下的寶寶。

    沈縱原本對omega寶寶感情不深, 寶寶這兩天才睜開眼, 濕濕潤潤的眼睛, 第一天看沒仔細看,如今細看,寶寶眼角下有一顆跟紀晚差不多大的淚痣,因為顏色太淺淡, 貼著膚色才不好認出來。

    這么一來,沈縱更加喜歡omega寶寶了, 寶寶招他跟老爺子疼,唯獨最該疼他的紀晚卻說不見。

    “為什么, 你生了他打算不要他?”沈縱抱著小寶立在門外執意不肯馬上離開,老將軍聞聲也過來,看著寶寶又看緊閉不肯開的房門,臉色也不是那么的好看。

    “紀晚, 你想清楚你在做什么,寶寶長得隨你,眼睛像,跟你相同的位置還有顆淚痣,他是你的孩子, ”沈縱心一冷,“難不成你還指望我對他像對你一樣?”

    沈縱說完這話,老將軍第一個變臉色。他想呵斥沈縱,他們不養寶寶他會養,但現在是沈縱再跟紀晚說話,兩人的感情他不方便插手。

    老將軍到如今心境也是發生變化的,意識到不插手,以前卻不會有這種想法。干涉沈縱和紀晚的,長時間以來最大阻力就是他。

    紀晚聽了沈縱的話,握緊手上的床單,語氣冷淡:“隨你怎么對他,只要沈家一口餓不死他,總是能活下去的。”

    沈縱對外宣稱孩子是他的,哪怕不知道真相,名義上做了沈家的孩子,不都得對孩子好。

    紀晚放心把孩子交給沈家,他只管盡管養好身體,之后趁沈縱歸隊,總能找機會離開。老將軍心思都放寶寶身上了,對他的管束不如以往嚴密。

    紀晚在心底盤算好一切,唯一要做的只有等待。

    他不見孩子,沈縱跟他犟上,時不時抱孩子出現在門外。或者趁他睡下帶著孩子進去放在他身邊。

    一天紀晚醒來,手邊就躺著寶寶,他渾身僵硬著不動,視線很快也移開了。

    不見寶寶時情緒波動不大,此刻見到,綿綿軟軟的孩子,使得他心思一動,差點沒忍住伸手觸碰。

    紀晚縮回手,移開視線,對著空氣說:“不是我不愿意抱你。”

    趁沒感情前斷了這份割舍,總好過以后會傷心。

    沈縱就在門外透過門縫看著,紀晚當真狠下心,一點沒碰寶寶。

    他進去抱走孩子讓傭人看護,看著背對他側躺的紀晚:“我算知道你的心有多冷,連孩子都不愿意碰。”

    沈縱不再糾結此事,因為他就要歸隊了,意味著長大幾個月見不到紀晚。

    “總之你記住一點,不要妄想逃開,孩子會永遠留在沈家,你走不掉的。要是敢走,紀晚,我說真的,你要敢生出逃走的念頭,給我逮到,就把你雙腿打斷,永遠只能留在我身邊。”

    “你廢了殘了,我認,會一直照顧你。”

    沈縱頓了頓,聲音沉緩:“我一會兒就走,有事你跟爺爺說,他現在不會為難你。”

    聽完,紀晚無聲彎了彎嘴角,笑意不達眼底。

    他生了個孩子,這些人倒不再為難他,實在有點諷刺。怎么以前的那幾年不見他們軟化,如今也不過短短的幾天,態度開始轉變了。

    “嗯。”紀晚淡聲應著,眼前一暗,沈縱的身影籠罩在他身前,火熱的體溫席卷著他。

    紀晚剛生產完身體還虛弱,以往的掙扎手段在沈縱面前本來就不堪一擊,此時更使不出一絲力氣,任由沈縱緊緊擁著,并不濃烈的龍涎香淺淡的縈繞在周身,沈縱不出聲,淡淡的信息素氣息輕觸在鼻間,生出幾分違和的溫柔繾綣。

    沈縱說:“下次回來你要是不養胖一點。”他摸了摸懷里咯手的骨頭,威脅的話咽在嘴邊,已經不能如以往可以隨口脫出威脅的話。

    真的變了。

    沈縱內心有一絲的悵然,稍縱即逝,很快平復。

    “我走了,等我。”

    沈縱頭也不回地推門離去,紀晚臥在床上不動,身體虛弱,不久重新陷入沉睡。

    隨著沈縱的歸隊,紀晚的生活一成不變。老將軍倒是變化大,人年事頗高,最近卻異常的活躍。早上一醒,東西沒來得及吃就要圍在omega寶寶旁邊看,天天看,時時刻刻看,經常茶泡了一半就下意識轉去嬰兒房,看看寶寶有沒有睡醒,要不要讓人過來喂奶。

    紀晚見老將軍整顆心系在寶寶身上,挺滿意。那天下樓,老將軍見著他,就說:“都一段時間了,你還不去見寶寶?”

    紀晚嗯一聲:“不見。”

    可把老將軍氣到了。

    沈老將軍沒有輕易的讓紀晚如愿,叫家里會拍照的阿姨給寶寶拍照,巨大的相框里裝著寶寶的照片,掛得客廳滿滿當當,各處書架,角落的裝飾,都擺了寶寶的照片。

    紀晚越不看,老將軍就讓他處處看到,沒有地方避開。

    老將軍一天到晚的說寶寶睫毛長,會笑了,皮膚軟,專門挑在紀晚的面前說,紀晚讓老將軍一天天說得心里煩躁。

    他也覺得自己十惡不赦,連孩子都能忍心不看。

    童青鶴來看寶寶,寶寶跟他非常親,每次都把童青鶴激動的臉蛋通紅,跟寶寶說許多寶寶尚且聽不懂的話。

    他對寶寶說紀晚的難處,知道紀晚不看孩子,心感難過,但沒有老將軍這般固執的做法。

    一天看完寶寶,紀晚私下跟童青鶴說:“我最近這段時間就走。”

    身體恢復得差不多,老將軍心思全在寶寶身上,多留一天,看著寶寶的照片,紀晚怕自己走不掉。

    童青鶴緊張,他追問不出什么話,紀晚拍了拍他的腦袋,嘆氣。

    “具體哪天我就不告訴你了,免得你心理有負擔,之后跟老將軍交代起來,你確實是不知情的。老將軍喜歡你,不會對你發難。”

    童青鶴眼睛紅著:“真的走嗎?”

    紀晚點頭:“非走不可。”

    他前天夜里夢到自己的父母,雙親的音容笑貌停留在腦海,夜不能眠。

    該做的他都做完了,剩下最后一件事,總歸是留給生他養他的父母。

    至于沈縱……

    他幽幽望著童青鶴的眼睛:“沈縱如果追究你,你就說是我的意思,老將軍對你好,也不會給他為難你的機會。要是他打感情牌……就叫他忘了我,告訴他我對他沒感情,不值得。”

    作者有話要說:  待修,謝謝大家!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