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卷 孤雪劍圣 第一百四十一章 聚寶樓拍賣

    時間徐徐而過,四人在客棧內避而不出足足十來天。(www.nfvsie.live)

    期間南宮歌舞也已成功煉化孕靈踏入煉脈層次,蕭劍歌等人身上得傷勢也恢復了七七八八。

    今日南宮歌舞在外面打探了些情報回來。

    “盲僧無心沒有追殺過來嗎?”蕭劍歌對南宮歌舞問道。

    “沒有,這十來天我已經打探得差不多了,并沒有人搜集我們得情報,而且不見盲僧得蹤影。”南宮歌舞緩緩說道。

    “看來此人行蹤不定,所作所為透露著詭異,還是要小心為上。”段玉然說道。

    “算算時日聚寶樓得拍賣會也差不多快開始了,咱們傷勢也恢復得差不多了,可以動身了。”蕭劍歌笑道。

    “確實,此行若是能得到凝級功法提升修為再好不過,正好借此機會可以一行蠻荒山脈去獵殺妖獸,再去鬼神谷參加鬼神劍比。”朱聞眼神閃爍,提出建議道。

    “嗯,有理,既然鬼神劍比各路劍客都是為了十八層地獄圖而來得定然修為皆是再在凝神境一到三重天左右,如此只要能在鬼神劍比開啟之前完成煉體便可有一爭得機會。”蕭劍歌點頭道。

    “既然如此此行拍賣會若是遇上心儀功法不管用何手段也得搞到手。”段玉然瞇眼道,眼中精芒閃爍。

    四人齊齊動身,往聚寶樓而去。

    路上,蕭劍歌估摸了下自己得家底,自己目前手上有著兩本地級武學秘籍,北冥神掌,九天十地一劍行,還有一些中品靈器,丹藥七七八八已經這段時日用了不少,至于靈石則是見底了,先前留宿客棧還是朱聞結的賬。

    這么一盤算蕭劍歌發現自己身上的家當著實堪憂,除了兩本地級武學拿得出手外其他倒確實沒有可拿來參加拍賣會的資本了,至于情緣情殤兩把半步法寶級別寶劍和武癡劍法更是不會拿來參與拍賣。

    當下目光投向段玉然,段玉然心有靈犀,微微一笑,表達出自己的囊中羞澀。

    南宮歌舞更不用說了,估計也沒好到哪里去。

    “咱們可是有家底參加拍賣會?”蕭劍歌頓時問出了重要性問題。

    眾人齊齊一愣,段玉然微笑的搖了搖頭,南宮歌舞更是拍了拍乾坤袋,表示身無分文。

    緊接著,三人心有靈犀飽含深意的看向了朱聞。

    朱聞微微一笑,剛要攤手表示自己同樣結果發現三把寒劍已然懸空對著自己,頓時不禁無奈一笑。

    “好吧,吾攤牌,吾有,只要不是太過離譜吾能拿得出手的東西還真不少。”朱聞笑道。

    蕭劍歌,段玉然,南宮歌舞點了點頭,很滿意這個答復。

    “此賬日后回報。”蕭劍歌緩緩說道。

    “我會記著,日后奉還”段玉然同樣笑著說道。

    “汝呢?”朱聞饒有興趣的看向南宮歌舞笑著問道。

    “我啊,我我,我看情況,要是多的話我就以身相報,還是不可能還的啦”南宮歌舞頓時扭捏道。

    “好,吾記住此話了。”朱聞微微一笑,不按常理出牌。

    “你!你還真要我以身相報啊”南宮歌舞頓時急道。

    “哈,看情況”朱聞笑而不語。

    “呸,死流氓”南宮歌舞踹了腳朱聞。

    眾人談笑間便緩緩來到聚寶樓前,四人皆是斗篷覆身,籠罩身形,透露著神秘。

    映入眼簾的是熱鬧的街坊,一座高樓聳立而起,金碧輝煌,上有一道牌匾,牌匾之上刻有三個大字,聚寶樓!

    樓前黑色大門敞開,兩邊各有一座石獅屹立,一左一右,宛如一對門神,自兩道石獅中間一道道白石階梯蔓延而下。

    只見方圓百里當以此地最為熱鬧,武者匯聚,向著聚寶樓門內魚貫而入,各色各樣的武者參雜其中。

    有著黑衣刀客,白衣劍客,有一兩名老奴陪伴的富家公子,還有一些異域武者及些許年過半甲的老怪。

    更有大批商人及武者眼中透露著精明之色,紛紛在聚寶樓周圍擺攤,生意可謂是異常火爆。

    蕭劍歌等人混雜于人海之中緩緩而入。一進入聚寶樓便是有著一排排的柜臺映入眼簾,柜臺乃木制而成,上方有著一層透明的玻璃覆蓋,里內擺放著丹藥,靈器,武學秘籍,殘卷,草藥等等,樣目繁多,撩人眼目。

    進入聚寶樓便有著一名聚寶樓老者前來帶著眾人緩緩進入拍賣行。

    “諸位,我是聚寶樓負責接待的管事,諸位是來拍賣物品還是出售拍賣物品。”老者身穿白袍,胸口繡著聚字,乃為聚寶樓專門接待客人的管事。

    “來拍賣物品”蕭劍歌緩緩說道。

    “好,我們聚寶樓拍賣行有著四處落座選擇,一者便是拍賣會大廳,二者是天地人三種貴賓房,貴賓房有著陣法布置,可隔絕四方的窺探。”老者緩緩介紹著。

    “諸位可是要選擇哪處落座?”老者笑問道。

    蕭劍歌,段玉然,南宮歌舞皆是把目光投向朱聞,等他決定,一有如此消費場所朱聞自然而然成了四人的主心,通俗的來說就是請客包場的冤大頭。

    朱聞神色無奈,一群損友,心頭暗罵道,“當然是最低級的貴賓室,要不坐大廳吧,視野好。”朱聞嘴角一翹,邪笑道。

    “嗯,先前斷江亭上一戰還未有結果,拍賣會完了該給他劃上個句號”蕭劍歌頓時笑道,對著朱聞眨眨眼。

    “耶,朱兄修為深厚,我倒是不介意助劍歌一臂之力。”段玉然微笑道,和煦中帶著奸詐。

    “朱哥哥”南宮歌舞自然不想跟人下餃子混大廳,哪怕是最低級的貴賓室也好,頓時熱情的摟著朱聞的手臂撒嬌道。

    朱聞頓起一陣雞皮疙瘩,好一群家伙,又是威逼又是撒嬌的,當真是無所不用極致,任由南宮歌舞摟著自己的手臂,胳膊上傳來一陣酥麻之感,柔中帶軟,朱聞心神一蕩。

    這妮子,朱聞不禁頓感無奈,但卻不動聲色偷偷的享受著。

    “天級貴賓室吧”朱聞笑著對老者說道。

    老者聞言精神一震,來了個大款,頓時臉色恭敬了起來。

    “十塊中品靈石”老者恭敬的對朱聞說道。

    朱聞大手一揮,一個乾坤袋飛向老者,老者接住,神識一查頓時心滿意足收下,眼中光芒一閃。

    “諸位隨我來,我帶你們前往。”老者頓時恭敬說道。

    “管事,今晚的拍賣會可有多少本上古凝級功法現世?”路上,蕭劍歌緩緩向著老者問道。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