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四十三章 嬤嬤

    在這之后,他便開始想要為徐州揚做些什么,來彌補他曾經的過失,甚至還想方設法將徐州揚帶到了永州。(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因為不知為何,他總有一種永州會是他最后的歸宿的感覺,所以他怕最后不做些什么,就來不及了。

    所以說他是真心悔過,也是真的很在意徐州揚,就連徐邵樊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他在意的都不是徐邵樊會不會有什么事,而是這件事會不會牽連到徐州揚。

    在發現事情失去控制之后,他也是想盡辦法要保下徐州揚,不讓徐州揚受到牽連。

    一方面是因為他對徐州揚有些愧疚,另一方面,其實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他明白徐邵樊到底犯的是什么的最,又會受到怎樣的刑罰。

    于是他想著徐州揚是他唯一的子嗣,也是徐家最后的苗,因此徐州揚絕對不能折在這里,否則他和整個徐家就絕后了。

    反正他自己肯定是逃不脫的了,他也放棄了掙扎,但徐州揚卻還是有機會的,只要現在先想辦法將徐州揚送出去避難,等到幾年過后徐州揚長大了,模樣也會變,不會有人認出他來的。

    而那時候事情也都過去了,漸漸不被人提起,那么徐州揚的危險也會小上許多,他的這條血脈就算是保住了。

    但他卻不知道在他狠心離開的這些年,徐州揚都經受了怎樣的折磨,就算他現在做得再多,也永遠彌補不了徐州揚的這些年。

    也是出于這樣的想法,在確認了歐陽琴虐待徐州揚這件事是真的過后,徐州青的立場其實是完全偏向徐州揚這一邊的。

    因為對于徐州青來說歐陽琴已經帶給他足夠多的麻煩了,但徐州揚可是要延續他的香火的,他對徐州揚會感到愧疚,對歐陽琴已經卻沒有任何的感情了。

    所以在尋卿表示想要從他這里了解一下,歐陽琴為何會這樣做的緣由之后,徐州青也是很認真地開始思索這個問題,一直努力地回憶著過往的點點滴滴。

    不過徐州青倒是不知道,尋卿其實之前已經在心里暗暗地將他和徐州揚對比了一番,而且還表達了一番對他的鄙夷。

    而徐州青看不穿尋卿的想法,從尋卿的角度來說,她自然也是不知道徐州青在想些什么的。

    若是尋卿知道了徐州青之所以如此竭力相護徐州揚,不只是因為想要彌補對徐州揚的虧欠,其實更多的是他想要保住自己唯一的血脈的這件事情。

    本來就看徐州青不順眼的尋卿可能會直接動手,暴揍徐州青一頓也說不定,畢竟這些年來,她解決問題的方法是越來越簡單粗暴了。

    尋卿對此一無所知,在她看來,徐州青只是在一臉認真地在思考著,她也跟著思索著一切有可能的緣由。

    而片刻后,徐州青突然開口道“我記得回府之后,見到揚兒我心里有些感觸,想起了一位曾做過我奶媽的老嬤嬤,我娘走得早,是兩位嬤嬤將我帶大的,另外一位嬤嬤已經不在了,只剩下這一位。

    我想著幾年前我離開的時候她還留在府中,便抱著試試的心態,派人去打聽了一下那位嬤嬤的消息,不過卻聽人說她已經離府養老去了。

    不過后來我在街上辦事的時候,竟偶然遇到了那位嬤嬤的孫子,因為曾與他見過一面,這人長得也極為特別,所以我一眼便認出了他,還上前同他交談了兩句。

    在說起嬤嬤的時候,卻從那人的口中得知,嬤嬤她幾年前便在回故鄉的路上意外身亡了,算算時間,大抵就是我離開后的第二年。

    而那時候他們全家都因為都在京中做事,忙得脫不開身,于是托了幾位關系好的親戚去接嬤嬤,誰知這些人連同嬤嬤,都遭受了意外,竟無一人生還。

    官府的人也只是走了個過場,趕過去收個尸罷了,并未如何仔細去查,親屬去鬧了也沒用。

    因此至今也沒人知曉那一日到底發生了些什么,為何會突然之間有這么多人喪命。

    仔細想來,我覺得此事頗有些蹊蹺。”

    徐州青這話倒是讓尋卿一下來了興致,她想了想,對徐州青回道“你是懷疑,這是靜安郡主所為?”

    徐州青點了點頭,說“雖然這嬤嬤的事情,的確也沒有什么切實的證據能夠確認些什么,不過聽聞郡主身邊經常有人發生‘意外’,突然消失,是死是活都沒人知曉,因為就算是死了,也都找不到尸首。

    此事府中之人皆有所耳聞,不過因為郡主的身份,也沒人會多說些什么,而且聽說在我離府之后,這樣突然消失的人便越來越多,不過對此就連父親他仿佛都不大好插手。”

    尋卿眉心微蹙,嗯了一聲,說“若真是如此,那這手法的確有些像是靜安郡主所為,在京城附近能夠一下子解決掉這么多人,還不怕被人查出些什么來,并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做得到的。”

    對于尋卿的推論,徐州青也表示認同,開口道“其實我在剛得知這些事情的時候,也對此有過懷疑,不過那時候我是以為那位嬤嬤應當是哪里得罪了郡主,才會落得如此下場,而我也做不了什么,便沒有再深想下去了,現在看來,此事怕是沒有那么簡單。”

    聽到徐州青這話,尋卿思索了下,隨后略帶疑惑地對他開口問道;“難道說,那位嬤嬤有什么獨特之處,所以你才會認為郡主對她出手的原因不是那么簡單的嗎?”

    “的確如此,也是因為方才說到了我和揚兒長相有些相似的事情,我才突然想起來的。

    既然那位嬤嬤曾做過我的奶媽,那么我想她定然是很清楚我從不定她從來都沒有忘記過,甚至因此有些懷疑我和揚兒的關系,而不知為何又被郡主給察覺到了,所以郡主才會對她出手。”

    聞言尋卿點了點頭,事關人命,她的神情有些凝重,開口道“這倒也說得通,所以你是覺得,既然靜安郡主都因此對那位嬤嬤出手了,那么徐州揚的確很有可能與曾經的你非常相似,而靜安郡主也是因為這樣才會虐待徐州揚的嗎?”

    “正是,我是認為雖然大多數人都不會覺得我和揚兒有什么特別的關系,但在有心人眼里,或許我和揚兒還是頗為相像的,所以會不會郡主也是因為覺得揚兒太像我了,所以才會這樣對他的呢?”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