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90、第九十章

    【他噩夢醒來, 眼里滿是孩子般的無措,他沒告訴我夢到了什么,只是緊緊地握著我的手。(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那一刻, 我真實感受到了心臟傳來的疼痛。】

    一場戰爭酒喝完, 李泰在房間里躺了一天兩夜,期間吐了三回, 顧小天則躺了一天一夜,吐了兩回。

    用李時昂的話說就是他贏得了里程碑般的偉大勝利。

    “來吃晚飯吧。”

    “謝謝阿姨, 阿姨我幫你端菜。”

    “不用不用, 你坐那等著就行啦,昨天晚上喝那么多酒肯定不舒服吧?”

    顧小天靦腆的笑,“好多了。”

    黃月琴一邊煮湯一邊道, “到底是年輕人新陳代謝快,你叔叔到現在都起不來,一起身就迷糊惡心。”

    顧小天連忙表示歉疚, 態度誠懇的如同上門女婿面對岳父岳母, “是我的錯,不該和叔叔那樣喝。”

    而黃月琴通過昨晚那頓酒, 現在對顧小天是一百個滿意, 覺得這小孩喝醉之后不作不鬧, 聽話又乖巧,人品也肯定錯不了,就有點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的架勢, “他那是自作自受,和你沒關系,你要是不喝他肯定借題發揮,不如一次喝個夠,讓他再也不敢和你提酒杯,一勞永逸嘛。”

    顧小天心想,還真是一家人,李時昂也這么說的,用詞都差不多。

    飯菜紛紛端上桌后,李泰扶著墻從房間里出來了,他屁股還沒在椅子上坐穩當,就聽李時昂陰陽怪氣道,“爸,要不再喝點酒透透啊?”

    別說李泰了,顧小天聽了都犯惡心。

    兩個人面若黃土,一聲不吭,表情極為相似,黃月琴看了忍不住發樂。

    這頓飯因李泰的萎靡不振,吃的倒是風平浪靜。

    飯后,李時昂悄悄對顧小天道,“回房間去換套衣服,待會和我媽一起出門。”

    “啊?那你爸呢?”

    “聽我的沒錯,快去。”

    不知道李時昂怎么和黃月琴說的,讓黃月琴拋下了渾身難受的丈夫,和他們一起出門了。

    s市的商業區堪比一線城市的繁華,哪怕天色已晚,仍有不少人在逛街買東西。

    李時昂很雞賊,聲稱要買點當地特產回去給員工,卻一個勁的把黃月琴往各種高端奢飾品店里帶,黃月琴從未進過這種店面,看到那些兩三萬的包包和鞋子都不敢伸手去摸,可女人嘛,對這類東西毫無抵抗之力,李時昂拿給她,她就忍不住要試了。

    而緊跟潮流前線的柜姐們無一例外的認出了顧小天,一口一個顧先生,對黃月琴的態度也相當熱情,把黃月琴哄的簡直飄飄然了。

    “您運氣真好,這款包是今年春夏的最新款,全球限量五百件。”

    “全球限量……那肯定很貴吧……”

    柜姐笑的甜極了,“您的氣質這么好,只有這樣的包包才能配的上您呀。”

    顧小天可太舍得給站在他們這邊的“岳母”花錢了,“您不用在意價格,喜歡就好。”

    黃月琴正欲拒絕,就聽柜姐道,“有這么孝順的兒子,您可真是太有福氣了,我到您這個年紀,有百分之一就滿足了。”

    黃月琴半輩子在工廠上班,每天都要在流水線上待十二個小時,一直羨慕這些年輕又體面的柜姐們,沒想到有一天自己居然會被羨慕,這種地位上轉變大大滿足了她作為女人的虛榮心,而這一切都是憑空冒出來的“大兒子”所帶來的。

    黃月琴拎著那款全球限量的包,徹底淪陷了。

    回到家,黃月琴興奮的把今晚血拼的戰利品拿給丈夫看,左一樣右一樣的鋪了滿床,光是那些奢侈品的包裝袋就壘的比人還高。

    被擠下床的李泰那個憋氣啊,可黃月琴這些年為他受盡委屈,還給他養育出一個如此優秀的孩子,他對黃月琴是不敢怒也不敢言,只能打碎牙齒往肚子里吞。

    “看看,這是小天給我買的護膚品,光這一瓶面霜就三千多呢,還有這個包,全球限量五百件,你猜猜多少錢。”

    “我不猜,愛多少錢就多少錢,你可真禁不住誘惑,為了這點東西,孩子的后半生就不管了?”

    黃月琴充耳不聞,自顧自的用手機拍下滿床奢侈品,“我發個朋友圈,你給我點贊啊。”

    李泰瞪大了眼睛問,“你要發什么!啊!”

    “我樂意發什么發什么,你管不著。”她打字速度可快了,三兩下就編輯好內容發了出去。

    與此同時,聽到他們對話的李時昂打開了朋友圈。

    媽媽:兒子對象給買的,一口氣花了五十多萬,哎……現在的孩子花錢真是大手大腳

    李時昂點了贊,把手機拿給顧小天看,“這就是我媽的弱點。”

    “那你爸的呢?”

    “擺平了我媽,他就是秋后的螞蚱,蹦跶不了幾天了。”

    主臥里傳來了視頻通話的聲音,黃月琴接起來,笑的合不攏嘴,“小慧啊,怎么了,我在家呢,剛才和孩子們出去逛街了,沒看到你發的微信,嗯!時昂對象來家里了。”

    “誰呀?”

    李時昂解釋道,“我二嬸,以前就老擠兌我媽,明里暗里說我媽是第三者插足。”

    顧小天一顆心又提到了嗓子眼,“那怎么辦?她知道我們倆的事……”

    李時昂安撫性的揉了揉他的手,“噓,先聽她怎么說。”

    電話那邊的二嬸扯著嗓子酸溜溜的問,“多大歲數啊,長得不能怎樣吧。”

    黃月琴的笑意一下子削減了幾分,“你這話說的,長得不好看能入我們家時昂的眼嗎,他多挑剔你又不是不知道。”

    “呦,那可真不錯啊,條件好長得又好,和時昂怎么認識的啊?”

    “時昂不是開了一個工作室嗎,倆孩子通過工作認識的,差不多大,又有共同愛好,就越走越近了。”

    “哦……在你家呢嗎?”

    “在時昂房間呢,住兩宿了,這孩子就別提多乖多有禮貌了,我做飯就在廚房給我打下手,出去逛街也腳前腳后的跟著我,一點沒有不耐煩,還說等我和你哥歲數大了,就和時昂一起照顧我們,每周末都帶我們出去玩。”黃月琴最初是想故意氣她,可越說越覺得顧小天好,拋去性別簡直堪稱完美。

    那頭更酸了,“說了你就信,等倆人結婚有孩子,誰還知道你是誰啊,過自己的小日子還來不及呢。”

    提到結婚有孩子,黃月琴不吭聲了。

    她不吭聲,更助長了二嬸的氣焰,“不是我給你潑冷水,你真不應該收人家那些東西,如果倆人分手了,人家往回要你怎么辦?再說就算結婚了,還有離婚呢,現在這花花世界,什么人都有的……你說對吧?”

    傻子都能聽出二嬸話中有話。

    李時昂攥緊拳頭,起身往主臥走。

    他剛到門口,里面就傳來李泰的罵聲,是李泰,一輩子要臉面李泰,“閉上你那張破車嘴吧!倆孩子在一塊好好的,你說什么分手離婚!反正你遲早要知道,我不妨直接告訴你,時昂的對象是個男的,你趕緊拿著大喇叭滿世界宣揚去吧,也省的我挨個通知了!”

    電話那邊的二嬸傻眼了,電話這邊的黃月琴也傻眼了。

    唯有李時昂,一副意料之中的淡定模樣。

    夜里顧小天問他,“你爸怎么轉變的這么突然?”

    “想知道?”

    “嗯!”

    “我二叔家條件好,我媽結婚以來大半委屈都是我二嬸給的,我爸為這事愧疚多少年了,現在她又提起,算是導.火索,這叫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著滅亡。”

    “……我沒切合實際的理解,這和我們有什么關系?”

    “我爸知道我認準了一件事就不可能回頭,再加上你這么有名氣,我們家親戚早晚要知道我倆的事。”李時昂摟著他的肩膀,笑道,“說白了,就是破罐子破摔。”

    顧小天恍然大悟,“所以你帶阿姨去買東西,是知道她一定會發朋友圈炫耀,你二嬸壓著阿姨這么多年,看到朋友圈肯定嫉妒。”

    “還有時機也很關鍵,我爸現在處于不理智的階段,等他冷靜下來,就是另一個結果了。”

    “哇喔……”顧小天不由敬佩,“厲害!優秀!”

    李時昂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他的夸贊,“早點睡吧,我爸這里還需要在鞏固鞏固。”

    顧小天虛心求教,“怎么鞏固,帶叔叔去買東西嗎?您能和我具體說說嗎?”

    “每個人的弱點不一樣,對付我爸得換個方式。”

    “我求求你了,你別吊我胃口!”

    “求人要有個求人的態度。”

    顧小天懂了,可李時昂家隔音不太好,“先欠著行嗎?等回去的。”

    李時昂笑,“那我就回去和你說。”

    “……”

    翌日中午,顧小天正陪黃月琴做午飯,李時昂忽然把他叫到了客廳,“給你看點東西。”

    “什么啊,神神秘秘的。”

    “媒體剛發出的新聞。”

    顧小天滿手面粉,不方便拿東西,李時昂就舉著手機給他看,加粗放大的標題一目了然。

    【顧氏集團前總裁陪伴男性友人母親商場血拼,消費近百萬元。】

    配圖是昨晚他們三個在商場的照片。

    顧小天皺了皺眉,其實昨天晚上對著他們三個拍照的人不少,可他沒想到會有媒體堂而皇之的發到網上,甚至沒有給黃月琴和李時昂的臉打馬賽克,“這會上熱搜吧?要處理掉嗎?”

    “我無所謂,你介意?”

    顧小天果斷搖頭,“我當然不介意。”

    李時昂從茶幾上抽出一張濕紙巾,慢條斯理的擦干凈他手上的面粉,“那就隨它去吧。”

    作者有話要說:  零訂閱的盜文狗,還要在免費章節每章打一個負分,這叫惡意刷負,這叫無恥下流,這叫惡心透頂,我不得不罵人,而且我還要在作者有話說里再罵一次,nmsl,請你回家奔喪。

    哎,其實你們的評論我都有看,有些讀者對哥哥弟弟有意見,希望是be結局,但我想說,人無完人,哥哥弟弟不完美,我同樣也是,我自認自己每一章都絞盡腦汁,寫的合情合理,如果你們不滿意,我真的沒辦法,真的盡力了,還有兩章就完結了,我也不可能從頭開始改。

    連載期間,評論區對我影響非常大,我每次卡文都是因為各種對我劇情提出不合理意見的評論。

    我畢竟寫了幾年了,有經驗也清楚該怎么安排劇情,真的不需要有些讀者來指導我,或許這是好意,但只會讓我思緒混亂。

    生平第一次在作話里說這么多,感覺長舒了一口氣,其實我是不愿意在這宣泄情緒的,很對不起,讓你們做我的垃圾桶。

    最后兩章,希望能順順利利的寫完。

    晚安。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