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七十七章 逃回

    白生醒了,見自己的貼身內侍小輕站在床邊一臉緊張的盯著自己,便知道自己現在應該是“剛醒過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到底發生了什么,他努力想了想,卻發現腦子里的記憶零碎的很,他只記得月泱,他看到了月泱,后來月泱說她要走,他好像做了什么,但他想不起來了。

    “殿下,太醫剛走,您現在還有哪里不適嗎?要不要奴才把太醫叫回來?”白生坐起來,搖了搖頭“不用了,月公子現在在哪里?”

    小輕連忙過去扶白生,聞言回道“月公子昨晚要出宮,被侍衛發現,抓了起來。”

    白生蹙眉“誰讓他們抓人的?月仙現在在哪兒?”

    小輕突然臉紅了起來,他站起來,側過身,向旁邊看了看,白生不解地看過去,便看見了一身紅衣,坐在窗邊,正在看書的月泱。

    白生突然緊張地縮了回去,他一把拉住小輕的前襟,低語道“她一直在這兒?”

    小輕也低聲回道“您不是下了命令,不允許他人慢待月公子嗎?侍衛抓到了他就把他送到您這兒來了。”

    白生很是煩悶地粗喘了幾口氣,之后見小輕還被他拽著,一把推開了他。

    “殿下,要不要洗臉更衣了?”

    白生坐直了“馬上叫人來,本宮要洗漱。”

    “是。”

    見小輕出去了,白生偷偷朝月泱看了看,月泱坐地端正,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嘴角還含著笑。白生有點好奇,便努力探出身子,想看清月泱手里的是什么書。結果沒控制好,整個人連著被子一起滾到了地上。

    這聲音在這樣安靜的早晨可謂是巨響了,月泱也被驚到,她忙放下書,走過去,白生整個人被被子纏著,動彈不得,看起來又可憐又滑稽。

    月泱動手,幫他拉開了被子,白生一見月泱,立刻綻開笑容。月泱面容溫和,將白生拉了起來。

    “沒事吧?”

    白生扯了扯身上的中衣,點點頭,“沒事。”

    小輕回來,服侍白生洗臉更衣,月泱退到一旁,站到窗前,無聲而立。

    白生一直看著月泱,直到洗漱完了,還盯著月泱不放。小輕臉又紅了,“殿下?殿下?”

    “什么?”

    “要是不需要奴才,奴才就先退下了。”

    白生想了想,他是該和月泱好好談談,“退下吧。”

    小輕離開,將門輕輕帶上。

    白生走到月泱身后,看著月泱的背影,一時之間不知如何開口。

    “殿下如果已無礙,可不可以放在下離開。在下還有事要處理。”

    “你……”

    月泱轉過身,靜靜地看著白生。白生忍住想觸碰她的沖動,用盡了全身力氣,才控制了自己的情緒,他只聽到自己艱難地吐出了一個字“好。”

    月泱躍上高處,突然看到遠處一盞精美的蓮花燈,唇角勾起,向著那處,極速躍了過去。

    之魚正在擦蓮花燈,突然一陣微風拂來,吹起來她頰邊的一縷頭發。之魚轉身看過去,便見月泱淺笑著,翩翩瀟灑地立在她身后。

    “月,月,月!”

    月泱忍俊不禁“之魚姑娘,好久不見,別來無恙。在下的名字什么時候改成月月月了?”

    之魚這時才反應過來,驚喜地揚起燦爛的笑,隨即便往房內跑去。月泱聽見之魚的尖聲大喊“公主!公主!月公子!是月公子!”

    月泱莞爾一笑,一撩下擺,翩然走進房內。

    相思正在寫字,此時那一桌的好字都被打翻了的墨水浸透了,相思的雙手衣裙上都染上了墨跡,但她卻似沒發現一般。

    她看著月泱,月泱亦看著她。不知多久過去,月泱輕輕拱手作揖道“見過公主殿下。”

    相思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臉色較差,但此時,臉色卻更蒼白了。月泱的目光逐漸變得擔憂起來。只有之魚看見了相思那紅的就要滴出血來的耳朵。

    相思的身子突然矮了下去,月泱見狀立即沖過去扶住她,卻見相思的耳垂正在滴血。

    “這是?”

    之魚緊張地面色慘白“公主前幾天扎了耳洞,一直沒愈合,總時不時的往外滴血,一滴血,公主就會渾身無力,頭暈目眩,太醫來看了好幾次,卻說看不出問題。”

    月泱微微蹙眉,她湊過去,仔細地看了看那小小的耳洞,倏忽間看到了一絲紫氣在其中穿過。

    “是妖氣,那個狐妖的妖氣還沒有散盡,此時應是都附在了公主的耳朵上。”

    之魚聞言大驚“那怎么辦?”

    月泱扶著相思到床邊坐下,輕輕轉過相思的身子,之魚見此架勢,便以為月泱是要給相思療傷什么的。

    相思此時半昏半醒,她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卻無法徹底清醒過來。

    月泱看了相思的耳朵,指尖磨了磨連巧珠,瞬間指尖就冒了寒氣,月泱想用冰拾將那被妖氣污染的耳洞愈合,可她的指尖一湊向相思的耳朵,相思就疼地顫抖。

    耳朵太嬌弱,冰拾到底是寒氣太強,這樣的話,恐怕會傷到她。

    月泱想了想,沒再猶豫,舌尖輕輕蹭了蹭連巧珠,沾染上微微的寒氣后,便向相思的耳垂湊了過去。

    舌頭溫度高,應該可以中和冰拾的寒氣。

    之魚見狀,臉快紅的燒起來了。

    月泱溫柔地舔舐相思的耳垂,相思雙手漸漸緊握成拳。

    月公子,月公子在,這種感覺,好,好奇怪……

    “好了。”月泱松了口氣,相思的耳垂已經徹底痊愈。月泱剛要幫她將余下的妖氣吸出來,相思突然軟綿綿地攤在了月泱的懷里。

    “公主……”

    相思微微仰頭,看著被她靠在身后的月泱,雙眼含水,臉色微紅,看起來好像是種奇特的渴求姿態。她想要什么……月泱不得解。

    “公主,你沒事吧?”

    月泱試著扶起相思,卻沒想到相思突然轉過身一把抱住了月泱。

    月泱一驚,直接僵住了。

    之魚早已退下,月泱不知所措地掃視了一圈,發現真的就只剩他們二人了。

    “公主,還是放開在下吧,若被人看見,恐對公主的清譽不易。”

    月泱輕輕拍了拍相思的手臂,相思卻還是緊抱著不放手。

    月泱在心里嘆了口氣。

    “你怎么會突然回來?我一直在等你。”

    “我……”

    “月仙,你娶了我吧。”

    什么!

    “公主,這……我……不行。我,我不能娶你。”

    月泱即刻推開相思站了起來,連退了好幾步,方才站定。

    相思幽幽看著她,緩緩坐起了身。

    月泱不敢直視相思的目光,干脆轉身背對她。

    “你難道真的不明白,我對你的心意嗎?”

    月泱有些無措地微微低下了頭,沒有回答相思。

    “月仙,我知你不喜歡皇宮,我愿意跟你走!”

    月泱這下是真的被嚇到了,月泱推開窗子,直接跳了出去。相思不敢置信地看著這一幕,之后立刻推門追了出去,然而此刻,已看不見月泱的身影了。

    之魚看著相思流下淚來,心中十分難過。之魚走過來,輕輕扶起相思,相思任由她拉著她進屋,已無力掙扎。

    月泱踏珠飛出了皇宮,直到一口氣飛到了月寺廟,方才停歇。

    然而直到此時,月泱的心還在砰砰地用力跳個不停。她真的沒想到,她會害的相思傾心于她。月泱低頭看了看自己這身裝扮,決定換回女裝,再也不誤導他人。

    月泱回了月寺廟才發現師父和月九一直沒有回來,師兄們也不知他們去了哪里。紅綠師父一直在外進行功德門的修行,月泱也聯系不上他們。

    晚上,月泱坐在房間門口,看著外面的夜色,思索下一步她該怎么做。要不要去找拂閑大師他們,但一想到蝴蝶,月泱還是決定不去找了,等蝴蝶不再對她有心思了,再說吧。

    夜色很美,明月銀輝皎潔無雙,夏夜獨特的靈秀在月色中,更顯爛漫。月泱穿著白色的僧袍,拿著扇子,慢悠悠地給自己扇風。遠處的山脈如幕,不知那山后是什么地方。

    其實,直到現在月泱都有點恍惚,她那一世已經死了,借著這一世的身份繼續活著,已經讓她不知道她到底是誰了。對了,梅谷!

    月泱突然精神一凜,度曲,度曲說不定還在梅谷。她這一世,夢見的那些畫面,都是度曲!找到度曲,說不定,就能知道她現在該怎么做。

    東徠山,只要找到東徠山,就能找到梅谷。還有青鳥,他是否已經回去了。。

    月泱站起來,振奮地踏珠飛起,向那遠山如幕飛去。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