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090】暴殄天物

    因為宋離月體質特殊的緣由,自小學的武功都是至剛至陽。(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呃……

    女孩子學這種武功,據她自己所知,應該也是獨一份。

    女子體質屬陰,學這種至剛至陽的武功事倍功半,沒人愿意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來。

    對于練武之人來說,大多數都是抱著速成的心理,恨不得一口吃成個胖子,最好是今天拜師,明天打遍天下無敵手。而宋離月因為體質特殊的緣故,學起來卻是事半功倍。不過,她不是天生的這種體質,自然也不能所有好事全都占盡。

    酷夏對于宋離月來說,極其難熬,猶如置身火籠之中,血液都變得灼熱,皮膚更是疼痛難忍。

    好在凌白山有寒潭,剛開始那幾年她幾乎都是泡在寒潭不愿意出來。隨著年齡的增長,武功的精進,再加上爹爹那位醫者圣手的調理,情況已經好了很多。最近幾年只要平心靜氣,不在外面瞎晃悠,酷夏已經不那么難熬了。

    只有驚蟄那天……

    宋離月收回手之后,睜開眼睛看著面前昏迷的男子,怔愣著。

    到那個時候,她的那個樣子會不會嚇到他……

    算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吧。

    等了片刻,徐丞謹的呼吸不再像方才那般虛弱,變得沉穩用力,宋離月這才算松了一口氣,給他喂了些清水,沖淡他嘴里的血腥味,她才伸手撫了撫他的發髻,感慨萬千地說道,“小徒弟啊,我可是救了你兩次了。爹爹常說施恩莫望報,你呢,本來就是我的人,我也不獅子大開口了,等回到凌白山,后山那些地可就都交給你了。“

    精神一松懈,宋離月才感覺自己很是疲憊。

    抬手捶了捶累得酸痛的后背,宋離月搖頭晃腦地說道,“那些地以前都是我一個人翻的,你說我一個漂漂亮亮的小姑娘,生生被我爹那個胡子一大把的老頭當成長工使,真是暴殄天物。”

    看了看腕間的傷口,還在流血。宋離月忙伸手在傷處按壓了一會,見再無鮮血流出來,她才隨手扯過旁邊的帕子胡亂擦了擦。

    搬來一個椅子,放在床榻邊,宋離月斜斜地靠著椅背,隨手在方才趙修端過來的點心盤里抓了一把瓜子,悠哉游哉地嗑著,不時還慢悠悠晃著二郎腿,耐心地等著。

    果不其然,就在宋離月一把瓜子嗑完的時候,就瞧見徐丞謹那長長的睫毛微微一顫,人就醒了。

    “離月……你還在……”

    徐丞謹輕咳幾聲,才慢慢睜開眼睛。

    剛剛醫者需要施針,內室多了好幾盞燈燭,室內恍若白晝,即使眼前覆著黑色的綾帶,眼睛還是微有刺痛感,只一瞬間,徐丞謹又蹙著眉尖閉上了眼,“我昏迷了……多久……”

    “沒多久……”宋離月把掉落在衣裙上的瓜子皮全都拍掉,又拍了拍手,這才懶懶地丟了幾顆瓜子滅掉燈燭,瞬間內室只有遠處還有一盞燈燭散發著幽幽的光。

    伸了個懶腰,宋離月晃悠悠地挪到床榻這邊坐下。

    光線驟然變得幽暗,徐丞謹再次睜開眼睛,方才宋離月那一番舉止被他全看在眼里,不禁輕聲嘆道,“你出去……不要說跟著崔嬤嬤學過……規矩……”

    崔嬤嬤以前是嬪妃進宮前教導禮儀的姑姑,當初聽到她要來凌香水榭,一向穩重寡言的玉虎竟是激動到一夜未眠。崔嬤嬤教的那些,宋離月學了個表面功夫,玉虎倒是學會了十成十。
甘肃一定牛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