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nfvsie.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49、第一百四十九章 二更

    陳玉嬌和俞錫臣在展家住了一晚上才走的, 紅星和紅兵擠在一張床上, 空出了一個房間給他們,

    晚上吃完飯, 俞錫臣和紅星出去逛逛,應該是有話要說,陳玉嬌也沒管,而是留在家里跟展嬸子聊天, 說自己近半年在泰安縣的情況。(m.k6uk.com手機閱讀)

    聽到陳玉嬌在婦聯大顯身手時,展嬸子臉上還帶了些得意,“你這丫頭到哪兒都能吃得開,小俞娶到你真是有福氣了。”

    在她心里,陳玉嬌他們就是心善有本事的一家人, 到哪兒都受歡迎。

    陳玉嬌抬了抬下巴, 毫不謙虛道:“那可不。”

    “阿臣自己都說娶了我肯定是上輩子做了大好事。”

    對比一下胡小云,她覺得自己哪兒哪兒都是優點,當然,好的她就不比了,至少跟差的比較來她是很了不起的。

    展嬸子聽了笑, 眼里還帶了一絲羨慕。

    忍不住想到自己兒子,也不知道這輩子他們倆個能不能成家?

    不過,隨即又想開了, 現在這樣就很好,人不能太貪心了。

    像陳玉嬌俞錫臣他們兩口子,那是命中帶福氣的, 是難得的一對金童玉女,不是誰都能比得上。

    陳玉嬌和俞錫臣第二天吃完早飯離開。

    紅星從單位借來了車送他們,擔心他們回去太晚了不安全。

    路上倆人還在聊大事,什么高考,什么政策風向有點改變,陳玉嬌聽得一知半解,不過俞錫臣臉上神色卻格外嚴肅,似乎對此事十分在意。

    展紅星直接將他們送到里面去,車票是昨天下車后買的,也沒等多久就看到了火車。

    這次小丫頭沒讓紅星抱了,可能是因為紅星今天衣服的扣子不像糖。

    不過走之前,紅星卻主動伸出手捏了捏寶珠的小手。

    似乎很喜歡她。

    也不知道什么緣故,這丫頭雖然脾氣大,但特別招人喜歡。

    說了幾句話,還是到了告別的時候,揮了揮手,轉身上了火車。

    俞錫臣回到縣城第二天就去上班了,陳玉嬌要過兩天,婦聯相比較與其他單位要輕松一點。

    畢竟大過年的時候,沒什么人會跑到婦聯這里鬧,萬一惹了晦氣導致一年都不順那就慘了。

    雖然現在提倡什么科學,但有些封建思想還是根深蒂固。

    陳玉嬌樂的輕松,天天在家帶孩子玩,俞錫臣早上走之前會把早飯煮好悶在鍋里,陳玉嬌則和孩子睡到自然醒,起來吃吃喝喝,然后出去逛逛菜站,也就差不多中午了。

    煮好午飯,她和孩子先吃,然后再把俞錫臣的那份送去。

    兩個孩子也跟著,下午他們就在俞錫臣辦公室里玩,等他下班一起回去。

    陳玉嬌就坐在旁邊,一邊做衣服一邊看著兒子寫作業,天要暖了,俞錫臣衣服上都是布丁,畢竟他現在是書記,總不能穿著破破爛爛的樣子出去開會吧?

    小丫頭無聊,喜歡跑到哥哥那里搗亂,見哥哥不搭理自己,還跑到爸爸辦公桌子前玩,有次趁人不注意,把桌子上的墨水瓶倒在了手里,小手烏漆嘛黑的,直接跑過來在哥哥已經寫好的作業本上又蹭又畫。

    陳玉嬌瞥到后嚇了一跳,忙站起來看,看到桌子上文件好好的,心里松了口氣。

    還好這丫頭沒在她爸桌子上亂畫,不然還不知道闖了多大的禍。

    小丫頭無知無覺,繼續在哥哥作業本上造作,小家伙也察覺到了,頓時氣得眼睛發紅。

    “這是我的寒假作業!”

    抬起頭看陳玉嬌,一臉委屈。

    陳玉嬌拽過閨女抱住,沒好氣的戳她腦殼,“你欺負哥哥干嘛?看吧,都被你氣哭了。”

    “咋那么調皮呢,哥哥以后不跟你玩了,看你怎么辦?”

    小丫頭眨巴著大眼睛看陳玉嬌,似乎也是知道自己闖禍了,低著頭看自己烏漆嘛黑的小爪子,又看了看旁邊生氣的哥哥。

    直接往陳玉嬌懷里一躲,開始裝死。

    “……”

    這丫頭真是人精。

    最后沒法子,只好拿了新本子出來重新寫,陳玉嬌怕兒子難過,干脆拿過本子來幫他寫。

    “沒事,媽寫字快,一會兒就幫你寫個大半出來,晚上再讓你爸給你補。”

    “反正你也快寫好了,不算作弊。”

    “嗯。”小家伙焉噠噠的點頭。

    不過看到寶珠時,立馬又氣呼呼瞪她。

    覺得自己妹妹一點都不乖。

    ……

    俞錫臣這幾天都是在開會,主要是關于接下來一年泰安縣的目標和具體實施。

    這次態度難得強硬起來,第一件事就是關于教育問題,除了適齡兒童的教育普及,甚至還提到了在泰安縣插隊的知青,這些知青大部分都是本省的,戶籍也遷到這里來了,就算以后考上大學差不多畢業也會被分配回這里。

    所以都是人才。

    現在突然做出決定,把這些知青安排到公社各個學校工作,每天上半天工,幾個人上下午換班,一天按十工分算。

    晚班不用上,讓他們自己看書。

    這一點俞錫臣是對知青管理部門說的,沒向外透露。

    但光前面那些動作,還是讓整個泰安縣為之一震。

    畢竟知青在公社里的地位向來不是很高,干活總是拖后腿,縣委書記突然間提高知青待遇,肯定是有事要發生。

    泰安縣窮鄉僻壤的,什么消息都比較落后,而新來的縣委書記不一樣,人家從省城過來的,路子廣,肯定是聽到了什么好消息。

    難不成知青是要回城了?

    可感覺又不怎么對。

    有些人聰明,想不通就懶得想,覺得跟著俞錫臣走肯定沒錯,聽到這個消息后,對家里在讀書的孩子立馬勸道:“好好讀書,可能有好事發生在你們頭上了。”

    這還只是第一步!

    俞錫臣想的比較深,回家還對陳玉嬌道:“聽紅星的意思,恐怕高考就在這一兩年要放開了。”

    紅星跟著的副市長是從帝都那邊調過來的,經常陪著他出去開會,帝都那邊也是常去的,對上面的風向比較敏銳。

    “我在想,如果高考要放開,那是不是這種掙工分的集體經濟也要沒了,還有供銷社這些。”

    在大學那幾年,他看過不少書,對于目前的這種社會狀況,覺得要發展必須得打破。

    腦子里突然想到胡小云,記得大伯以前說起過,說她倒賣東西被人發現,不僅不覺得驚慌反而理直氣壯,還說過幾年政策就會變。

    大伯說她真是臉皮厚,但現在在泰安縣她依舊敢這么做,到底是仗著周志軍地位高能護著她,還是打心眼里覺得這根本不算什么嚴重的事?

    胡小云只是生產隊的一個姑娘,怎么會有那么大的膽子?

    像陳家人,哪怕在隊里天不怕地不怕,但讓他們干這種犯法的事,卻是給他們十個膽子都不敢。

    是胡小云比別人多知道些什么?

    還是有預知未來的本事?

    如果有預知未來的本事,那是不是也就是說他的猜測是對的,過不了幾年,倒賣東西不是違法的事,那時候供銷社也就不會一家獨大了。

    如果是這樣……

    俞錫臣都不敢深想,感覺整個胸口砰砰直跳。

    陳玉嬌還以為他是為工作的事煩心,聳了聳肩道:“這事我就不太清楚了,不過我覺得供銷社遲早要沒了,買東西至少要貨比三家吧,就一個供銷社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這種用多少給多少,自然窮了,你看古代,哪個朝代富裕的時候商業不發達?”

    就是她以前那個姜國,士農工商,商雖然排在最后,但也沒敢全部抹除,畢竟商業沒了,整個國家也就窮了。

    里面的道理她不知道怎么說,就是覺得應該不能這樣。

    俞錫臣點了點頭,伸出手在桌子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供銷社什么時候沒了,國家什么時候允許私人倒賣東西了他倒是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怎么在這四年多的時間里把泰安縣發展起來。

    四年時間太短,要做出成績,必須得搶占先機。

    這才是他考慮的問題。

    所以他現在要解決的是,做好應對問題的前提工作,當政策一下來時,他就可以直接甩開手干。

    作者有話要說:  求預收文《女配搞事手冊[快穿]》收藏!么么噠~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琛琛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吃瓜群眾 20瓶;河 10瓶;y 5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甘肃一定牛快三